陈奇

爱,而后有真知

抱歉,该爆粗口时就得爆

發布於

1.

看了赫兹实验室写的关于缪可馨事件的一篇文章,我很喜欢。他把我内心所有想骂人的话都说出来了。这种文章当然是不讨喜的,因为里面充满了情绪。

现代网民对激进的表达简直是厌恶至极,对别国人游行的厌恶,对他人关于“矫正正义”、“政治正确”这类言论的愤怒简直就像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不过要说明的是,在“激进的表达”前面要加个“别人”,厌恶的是别人的激进表达。而自己在网络上肏爹骂娘的话则容不得任何人来指责。

我自己看到不公的新闻时也时常有激进的表达,有些表达充满了情绪。这时,有人就会跟我说,你要控制自己的情绪,要讲道理,这样才能说服我。

这话听上去是挺有道理,就像现代人要讲文明讲礼貌,不能随便骂人。但我仔细想了想,这话听上去就像什么呢,别人踩了我一脚,我当下的反应是艹。但你跟我讲,你先憋着别叫,要做个文明人好好讲话。我想对这种人说,艹你大爷,被踩的不是你,谁TM想说服你。

我们当然要讲道理,但讲道理是等到有感受之后才讲。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在那瞎逼逼要求别人别有情绪,只讲道理,这类人就是非蠢即坏。而这类非蠢即坏的人是一类什么人呢?有一个专有名词来形容这类人,叫“理中客”。

“理中客”对别人游行时的“打砸抢”行为进行强烈的抨击;“理中客”对别人过激的追求正义的行为嗤之以鼻;“理中客”只要看到一点点“过度”的苗头就激动的不得了,连一点点“想法”都不行。

这么说来,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过激了。

在赫兹的这篇文章下面,就有这样的“理中客”。这位“理中客”大概看到情绪的表达就觉得“偏激”,一句“难道老师还能大力鼓励孩子去写这种作文吗?”更是让人哑口无言,只是其中的逻辑简直滑到姥姥家去了,“不应该批判‘负能量’“就等于是在“大力鼓励‘负能量’”?而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过度呢?


由此可见,“理中客”们并不是真的讲道理、没情绪,而是假借理性客观之名行己之事。


2.

在这篇文章的下面还有一个评论,这个评论的第一句话是“没太细看,笔者有点煽动情绪的行为。”


先别说作者了,我看到这类评论都想骂娘,没看懂还硬要评论,看到情绪化表达就说是在煽动情绪,这不就跟鲁迅说的,“一见短袖子,就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这段话也送给那些在“矫正正义”还没开始,就大喊:要警惕过度矫正导致更大不平等的“理中客”们。)

这个评论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如果这个孩子跟笔者有什么关系,我理解。如果没关系,那就讲不通了。”也就是说,如果跳楼的是我小孩,我有资格愤怒。如果跳楼的是别人家的小孩,我要是这么愤怒就说不通了。

现代人的共情能力简直让我愕然。难道一个人就没想过发生在缪可馨身上的事也可能会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吗?难道那些点赞的家长没想过自己的小孩也可能是下一个缪可馨吗?难道“理中客”们就没想过如果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讲的出理性吗?

昨天和朋友聊天,他说就是这种操蛋的教育体制让他选择做丁克,因为把小孩生在这个操蛋的社会,简直就是害了ta。

这也是为什么我看到这类不公正的事件时,感觉像是被人踩了一样,因为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事会影响我们自己做决定,而这个决定往往是更难的。

人被踩了就会有情绪,有情绪就得表达,不管是讲道理还是情绪化表达,都是一种发声。而我个人也认为,只有这种发声才是真诚的发声,只有在真感受之上的表达才是真表达,才是真理解。

怀特海在《思维方式》里阐释了一种独特的思维方式:在“理解”之前先有“表达”,在“表达”之前先有“重要性感受”。怀特海关于什么是“重要性”是这样解释的,“当你感到非表达不可的冲动时,你感受到的,通常是重要的。”

也就是说,“被感受到的重要性,通常伴随着渴望表达的激情。”这种激情,是一种情绪,是从事物中感受到的情绪,而不是道理。这当然需要有足够敏感的心灵,也就是要有足够强的共情能力,要有真关心,才能有重要性感受。

这也是我一直认为的,说理固然重要,但如果光说理没有感受,没有情绪,那说的是假理,是假表达,也是假理解。


3.

昨天写的文章下面有这么一条评论,“谎言讲一千遍成真,道理讲一千遍却还要再讲。”

这段话我是很认同的,但是我觉得放到当今的互联网环境,谎言用不着讲一千遍,谎言只需要讲一遍就有人相信。

比如最近HBO下架《乱世佳人》这部电影的新闻,国内有多少媒体连国外报道的标题可能都没看完,就用“《乱世佳人》被被禁”这种字眼报道,就连反派影评这种还算正派的公众号都用“当《乱世佳人》成为禁片”的字眼吸引眼球,煽动群众。还有另一个类似的新闻国内报道说,“《老友记》制片人被逼哭道歉,没能让《老友记》有黑人主角。”

一看到这两个新闻,一大群没什么脑子的人就在那边激动的喊:美国焚书坑儒啦,美国要搞“文革”啦。真不知道这群人激动个啥劲,是要向主子邀功么?还是要让人家来“抄作业”?天天喊着要让人家来抄“防疫”的作业,自信的不得了,现在连自己搞过“文革”都TM自信了?

至于这两个新闻的真实度,有点脑子的、懂点外文的就劳累一下翻个墙出去看下信息源,没文化、不懂英文的闭嘴就好了。(没文化、又不懂英文但硬是想了解的话,可以看这篇文章“《乱世佳人》根本没有被禁”)


4.

当今的谎言往往披着“道理”的外衣,混淆在一切道理之中。“青年大院”这种公众号说的条条是道,但这些道理背后是什么呢?宣传、欺骗、逐利。

在道理泛滥的时代,当代人需要区分的不是道理和谎言,而是真道理和假道理,而没有“真关心”和“重要性感受”的道理都是假道理。

作为一个读者,要辨别的不是写作者是否偏激,而是这种偏激的情绪是否是真情绪,是否是真感受、真关心。

道理如果没有情感支撑,讲一千遍也只能是假道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别再苛求一个完美受害者了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