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奇

爱,而后有真知

不妨去“真关心”一下

發布於

上篇文章是吐槽,情绪多过观点。本来是发在微博的,但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发不出去。这也恰恰说明了,连言论自由的权利都没有,还去关心别人的游行,似乎没什么道理。当然,互联网和全球化让这种关心变得可能,也让这种关心变成键盘战。


上篇文章想说明的也不是不应该去关心他人的事,只是在互联网环境中,这种关心只能演变成一种充满偏见和仇恨的表达,因为如今互联网环境已污浊不堪,不理性的声音远远盖过理性的声音,讨论必然走向人身攻击。我的情绪化表达也只在于此,感慨于互联网讨论如此艰难。但无论如何,我们已走到这一步,无法回到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所以面对这滩浑水,我们更需要理性的声音。



人人都“关心”


在过去的文章中,我一直倡导每个人都该去关心时事,关心世界,因为我自己从中获益颇多,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认识到了自己。但似乎现代人不缺乏关心时事的闲心,在互联网上似乎每个人都能关心时事,但也正是有了互联网,每个人都可以对这些时事随意下结论。


从今年年初的疫情开始,到最近的美国种族平权运动,这半年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但因着互联网信息的时效性极其短暂,上周的“离婚冷静期”的新闻热了没几天之后立马被“黑人George Floyd被警察暴力致死”的新闻刷屏。我们真正关心一件事情的时间远远跟不上新事件发生的频率。如果只是急于在热点新闻上发表看法,这并不是真正的关心,因为真正的关心建基于理解和同情。



“关心”的开始


就拿最近的美国反种族歧视运动举例来说,如果一个人真正的关心这个新闻,就不会面对游行中的暴力事件轻易下结论,“打砸抢是不对的”。用对错来给暴力定性是懒惰的表现,而这种懒惰反映出的是不关心,因为暴力只是抗议中的表象和症状,它无法脱离整体语境单独拿出来分析,要挖掘的是暴力的根源,为什么他们会诉诸暴力?这个问题才是真正关心的开始。


在看过George Floyd被警察暴力致死的视频之后,我想每个人都是能感到愤怒的,对于美国民众因此上街游行这件事大部分人都有基本的共识。唯一分歧的点在于暴力游行,暴力是否有其合法性?如果了解一些美国历史和文化的人,大概都知道种族歧视问题在美国是一个重大的议题,黑人在美国所面临的现状极其严峻,白人警察对黑人的暴力执法过去发生过无数次,也因此形成了一种社会风气,黑人在面对警察时总是承受着生命权受侵犯的可能。



在George Floyd事件后有一个黑人主播与白人主播的对谈,

黑人主播问白人主播,“你看不出白人在美国受到的待遇更好吗?”

白人主播回,“我们都遭遇过不公的对待,我被解雇过9次。”

黑人主播问,“你会因为开好车被警察拦住搜查吗?”

白人主播回,“我的车被人划过。”


这就是白人与黑人在同一体制下受到的不同待遇,黑人随时面临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恐惧,而白人至多受到的是财产上的损失。很明显,这是体制失效的表现。在经过很多次的抗议游行后,这种失效的体制仍未得到法律的矫正。所以在面对自己生命随时可能受到威胁这一事实上,抗议游行走向暴力是完全可理解的。


对于现代社会,我们有一个基本共识,生命权高于财产权。这也是现代文明区别于奴隶社会的一大特征,过去有奴隶,而奴隶是一种财产,奴隶的生命是低人一等的,且可以被随意买卖。如今我们讲人权,人人生而自由且平等。尤其是在美国这样一个人权大国,民众对公民权利的敏感度必然更高。由此,对体制的反抗必然更强烈。一言以蔽之,在黑人的生命权与暴力抗议中“打砸抢”所造成的财产损失之间,我必然更关注生命权。


我不鼓励暴力,但在一个体制权力侵犯到公民权利的社会,当权力机构首先撕毁与公民签订的社会契约,公民还有什么理由去遵守它?从来就没有“正确”的抗争,因为抗争本身就是因为“正确”的缺失;暴力也无所谓合法,因为法律本身就被暴力占据


所以,我理解暴力的产生,也斥责那些仅仅谴责暴力而不对暴力来源多加了解的人,斥责那些因其中的暴力因素就否定整场运动的合理性的人,这些人在我看来无异于当权者的共谋。


真正的关心就是去了解暴力的根源,回应和解决根源性问题,单纯的谴责和压制暴力并不能完全消除暴力。


真正的关心是去理解他者,因为理解对方的同时我们也在更好的理解自己。在看到他们作出那样的选择时,我们在思考为什么他们会那样做的同时,也在思考自己的生活的合理性,我们谴责他人是因为他人那样做不合理吗?还是因为自己的生活没有合理性,所以也嫉妒和否定他人的合理性?最后就会问到“自己的生活是否就是合理且良好的?”这个问题。而这是困惑的开始,也是改变的开始。



进一步“关心”


美国的这次抗议游行让人不得不联系到去年香港的那场运动,尤其是其中的暴力因素。我想,这是一种很好的关心,因为这种联系把世界拉近到我们自己身上,让认识世界与认识自我的关系进一步显现。


如果理解了美国的这次抗议游行中的暴力因素,对于去年香港运动中的暴力因素,或许也可以有更好的理解。都是社会契约被当权者撕毁,诉求得不到回应,暴力成为唯一的手段。但与这次美国的游行很大的一点不同是,美国的游行还是建立在自由民主之上,protest是他们的传统,反抗根植于文化之中,所以无论如何反抗,都基于美国的自由民主精神之上,这一点并未受到任何影响。上面那张图里显示的美国历来暴力示威后的股市反应都是上涨的,也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但香港不同,香港面对的是根本价值受到侵犯,是更严峻的考验,因为这也可能是香港人的最后一次protest。这已经不仅仅是生命权和财产权之争了,而是自由与奴隶,文明与野蛮之争。在我看来,暴力已经有其合理性。在港版国安法通过之时,我想这是文明的落败,也是权力的胜利。



假关心是无知与傲慢的表现


如果再把“关心”拉近一步,我们可以看到在野蛮势力下的自己。从疫情的爆发、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到最近的“离婚冷静期”提案的通过,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公权力是如何一步步紧逼,侵蚀着我们的私人空间,压缩着个体自由。


这些社会新闻背后的逻辑都是一致的,当一个人真正地关心时,就不会出现在李文亮医生去世时在朋友圈发“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却在港版国安法通过时拍手称好这种矛盾现象。


这种矛盾就是假关心的表现,且只有在一个人无知时才会出现。


而无知并非灭亡的开始,无知且傲慢才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少管闲事,多摆摊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