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8 篇作品累積創作 49380 
陈奇

抱歉,该爆粗口时就得爆

1. 看了赫兹实验室写的关于缪可馨事件的一篇文章,我很喜欢。他把我内心所有想骂人的话都说出来了。这种文章当然是不讨喜的,因为里面充满了情绪。现代网民对激进的表达简直是厌恶至极,对别国人游行的厌恶,对他人关于“矫正正义”、...

陈奇

别再苛求一个完美受害者了

刚刚带着悲痛的心情看完缪可馨妈妈写的文章《缪可馨的妈妈:请不要再给孩子泼脏水了!》,心里五味杂陈。关于“缪可馨坠楼身亡”事件我在上周事故发生不久就已经有关注,那个时候相关的帖子还不断被删,直到最近事件发酵到无法瞒住的地步,才被大众所知。

陈奇

活着与活力|关于香港与六四的思考

说来惭愧,我是从去年才开始真正关心政治,也因香港的反修例运动了解到31年前发生在大陆的六四学运。一年前对香港运动的了解是粗浅的,只是明白“反送中”的来龙去脉,了解“五大诉求”的合理性,以及200万人上街游行的震撼。后来示威游行分成了“和理非”和“勇武派”两个阵营,“勇武派”的一...

8
陈奇

不妨去“真关心”一下

上篇文章是吐槽,情绪多过观点。本来是发在微博的,但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发不出去。这也恰恰说明了,连言论自由的权利都没有,还去关心别人的游行,似乎没什么道理。当然,互联网和全球化让这种关心变得可能,也让这种关心变成键盘战。

陈奇

少管闲事,多摆摊

互联网上污浊的讨论只会加深个人的偏见和仇恨,因为互联网这种媒介的本质如此。最近的美国种族平权运动让人想到去年的HK,其中最中心的一个讨论是关于暴力。关于暴力的争论有很多,就像去年HK一样。有些人说和平抗议是好的,但有暴力就不行。有些人试图反驳,暴力不是病根,而是症状。

陈奇

生活在别处

米兰·昆德拉在《生活在别处》中描绘的诗人雅罗米尔是一个充满幻想和激情的人,在诗人母亲对诗人绝对的爱上,诗人也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有着特别的写诗的天赋。然而在这种脱离现实的对自己的欣赏上,雅罗米尔在现实生活中却是一个胆小懦弱,缺乏男子气概的人。

6
陈奇

被割裂的人

前两天和朋友聊到“刻奇”时,她提到她朋友的一个例子。在武汉疫情期间,她的这位朋友看到电视里和网络上武汉医护人员和病人的情况倍感伤心,于是她向慈善机构捐了一些钱以表示自己的同情。然而,现实中,见到小区里的武汉人,她总是避而远之,甚至流露出一种厌恶的情绪。

陈奇

我们与“刻奇”的距离

虽然米兰昆德拉的“刻奇”最为大众所知,但“刻奇”一词并非起源于此。“刻奇”(kitsch)一词最早源自德国慕尼黑的方言,一个解释是指在三明治上涂抹一些精美的东西,用来抚慰孩童;另一解释是指收集和保留一些破烂,作为人生中某一时刻的纪念。这两种解释都暗含一种廉价和矫情的情绪。

18
陈奇

灵魂的虚肿症

去年国庆阅兵之际,面对网络和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激动、赞美与热泪,我写了一首诗,里面有这么一句,“厚重的蚕茧将万物包围,太阳被虚假点亮,眼泪、歌声、信仰,被紧紧把握”。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来描述这种虚假的崇高感。直到上个月在米兰昆德拉的书里读到一个词—刻奇。

10
陈奇

没有困惑的时代

《翻转电台》最新一期问答节目《面对现实,大家都几乎博学到不可能读书了》解释了现代人为何不再读书,小李老师提到最主要的原因是现代人都不再困惑了。这是个非常反直觉的观点,乍一听,现代人不应该是困惑重重吗?1. 我们总是需要各种各样的道理来生活、行动、做选择。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