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nghebus

從島嶼出發,往西方飛,再往西方飛,最終回到了島嶼,回到了我的城市,路上經過被怪獸汙染的農田,與怪獸奮鬥的人。沒戰鬥力的自己,只能拿起筆,開始紀錄被城市遺忘的人。有養一隻貓兒叫酷妹。

八月六日 - 五月一日 (二)

發布於
修訂於
時間是12月5日。我跟H約定好在板橋一起看剛上映的電影《同學麥娜絲》,源起是因為我們在聊音樂時發現彼此都喜歡林生祥的作品,接著聊到《大佛普拉斯》,於是約好之後要一起看當時即將上映的《同學麥娜絲》,這是我們第一次的碰面。在這之前,我們約定了兩次見面的機會,但最後都因為她臨時有事而改期。

時間是12月5日。我跟H約定好在板橋一起看剛上映的電影《同學麥娜絲》,源起是因為我們在聊音樂時發現彼此都喜歡林生祥的作品,接著聊到《大佛普拉斯》,於是約好之後要一起看當時即將上映的《同學麥娜絲》,這是我們第一次的碰面。在這之前,我們約定了兩次見面的機會,但最後都因為她臨時有事而改期。

一走進板橋車站旁的麗寶百貨,我就看到站在大廳柱子旁的她,似乎剛到不久,雖然從未真正見過,但當時的我卻相當肯定,於是走向前,「小姐要買黃牛票嗎?」她愣了一下,然後笑著說:「好呀,你要賣給我嗎?」

有趣的是,《同學麥娜絲》除了是黃信堯導演早期紀錄片《唬爛三小》的延伸,裡頭卻不只談友情,也談了理想與現實,其中,納豆飾演的罐頭在偶然機會下遇到了自己學生時期的夢中情人,麥娜絲,開始了一連串的追求行動,但最終發現她是性工作者後,幻想也就破滅了。愛情片亙古不變的主題,似乎是冷酷現實的美化和美好浪漫的幻滅。

比起《大佛普拉斯》,《同學麥娜絲》真的天差地遠,原本說不再拍攝關於人的紀錄片的黃信堯,卻又拍了這部關於人的商業劇情,劇本還是改編自影響他自己最大的《唬爛三小》,等於是間接消費了自己死去的同學與被攝者。

映後,她帶我到她的秘密基地,萬華龍山寺。因為是古蹟修復系,所以時常進出龍山寺,暑假也在那實習,基本上是她第二個家,她說了一些關於龍山寺的東西,也說了自己未來想當陶藝修復師傅,我們沿著龍山寺的階梯坐了下來,從中庭抬起頭來可以看見湛藍的天空,我們聊聊彼此的理想與煩惱,直到好像沒什麼可聊的,而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於是起身一起返回板橋,回到各自的家。

那是興奮的一天,對於信奉真實的我,以為自己離真實更靠近了而感到開心,但或許也是當天的我確確實實地享受與H的對話、龍山寺來來去去的信徒、寺廟虔誠的氣味。我回到家後又跟她分享了黃信堯在口湖拍過的紀錄片,韋恩颱風過後的漁村,這是《唬爛三小》後的作品,可見導演沒什麼放入人的鏡頭,充斥著口湖淒美的災後地景。她也看到了裡頭有拍攝牽水藏,我驕傲地說自己有參加到今年的牽水藏,那確實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祭典。


時間是12月8日。我跟她分享了自己要養貓的消息 (她暑假也養了一隻流浪貓),而跟她約定好,等貓咪狀況穩定,她可以來我家一起玩貓。

在那之後,我們斷斷續續地分享彼此的日常,她卻在十二月底開始失聯,沒有回覆我的訊息,跨年的祝賀也是。一直到一月底,我才得到她的消息,原來這陣子她狀況不太穩定,當時她沒主動說,我也就沒追問背後發生什麼事,想必她有不說的苦衷吧,又或者沒必要對我說那麼多,後來嘻嘻笑笑地回覆,一切好像又正常了起來。


時間是2021年2月21日。今天是值得紀錄的一天,因為在我的記憶裡,一切在今天明朗了,或至少我以為是如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日記|八月六日 - 五月一日 (一)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