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茻

異端思想研究者。無牌教育者。創作歌手。與點堂堂主。 工作相關寄到信箱:[email protected]

白日依山盡

我問學生:既然太陽都要下山了,為什麼還要強求,想看得更遠呢?

新學期,有些舊故事還在斟酌要不要在課堂上講,想著想著秋天就來了。

季節一換,有些回憶湧上來,只因為季節的味道似曾相識。但畢竟與過去不同了。

最近跟學生重讀〈登鸛雀樓〉,這詩大家都會背,也會隨口解釋幾句。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

那太陽要下山了,黃河流入海。有人考出這山叫中條山,就是它擋住了太陽,所以白日依山盡。而黃河入海口是在很遠的地方,所以這是詩人想像之筆。

後面兩句讀來勵志,是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想看到更遠的地方,總不能停留在現在這裡吧,要就往上爬,才能看得更遠啊。

這詩就這樣被解讀成一首很勵志的詩,人要更上層樓,好好努力。因為時間不多呀,所以更要把握,看看那要下山的日頭,看看那一去不返的河,孔子說逝者如斯啊,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我問學生:既然太陽都要下山了,為什麼還要強求,想看得更遠呢?

我的意思是,那白日要就要隱沒到山的後頭了,天就要黑了,人的視野只會越來越小,最後夜色茫茫,什麼都看不見了。

但弔詭的是,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才會在天色黃昏時想要看看千里遠?

或者我們該想想,就算太陽還在,天氣好視野佳,那欲窮千里目的人,只多上一層樓,這樣夠嗎?

一層不夠,那要上幾層才夠呢?

或者是說,欲窮千里目,本身就有那麼一點荒唐。

某日讀這首詩時,我忽然想起了過去讀到的那個故事:

那年小龍女與楊過都身中情花劇毒,已知命不久長。在絕情谷裡,眾人剛經歷了一場惡戰,夜裡都沈沈睡去。

隔天一醒來,楊過身邊空空的,小龍女不見了。懸崖邊放著一朵紅花,是小龍女很喜歡的那種花,後來楊過把它取名叫龍女花。

石壁上刻著幾個字:

「十六年後,在此重會。夫妻情深,勿失信約。」

這是小龍女留給楊過的,就那一夜,小龍女飄然離去,沒人知道為什麼,只留下十六個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字。

可那字確確實實出自伊人之手,夫妻情深,勿失信約,一別就要十六年。

楊過傷心欲狂,卻也莫可奈何,只能默默等待。為了等過這一十六年,楊過吃下斷腸草,忍痛解去體內的劇毒。

爾後,他浪跡天涯,身邊常伴一隻巨鵰。人們開始默默流傳神雕俠的事蹟,說有一人如何行俠仗義、武功蓋世,說有一人臉上總帶著面具,喜怒不形於色,但眼裡透著一點憂鬱的光。

有人說,曾看見神鵰俠在海邊佇立不動,像是在等什麼人。

小龍女消失那年,楊過二十來歲。

十六年過去,少年被江湖歲月催老了。他還在等那個人回來,鬢已星星也。

如果金庸當初再狠一點,早早告訴讀者,小龍女早已躍下那萬丈深淵,那我們看著楊過孤身一人走闖江湖,又在海邊癡癡守候,又會是什麼滋味呢?

如果再狠心一點,不要有奇蹟,更像這個人間一點,小龍女從此一去不回了,那這十六年的等待又算什麼呢?

十六年轉眼過去了,楊過早早回到了絕情谷懸崖邊,心裡卻忐忑不安了起來。

小龍女到底會不會回來呢?

他不知道,懸崖上的大字仍在,眼裡模糊看去,彷彿伊人仍在崖邊,白衣勝雪。

三天,兩天,最後剩下一日,相約的日子終於到來。

十六年,整整十六年過去了。

太陽升起的時候,山谷裡鳥語花香,小龍女沒有出現。

日正當中,山谷裡依然靜的令人發慌。

一轉眼,太陽開始往西邊沈下去了,楊過依然盯著懸崖邊,目不轉瞬。

夫妻情深,勿失信約,那是她當年親手寫下的字,如今已過了十六年,她應該要回來,應該要回來。

終於,太陽快隱沒在山的那一邊了。

楊過心頭一震,這天就要過了,小龍女還沒出現。

他發足往更高的山頭奔去,心想,站得再高一點,那夕陽就會再晚一點落下。

夕陽還沒落下,這一天也就不算結束。

最後,他站上了那個山谷裡最高的山顛上,眼睜睜看著火紅的落日,隱沒在山的那一邊。

那日子終究走了,悄悄溜走了。

白日依山盡。

再高一點,太陽就會再稍稍停留久一點,但終究是留不住的。那個想看得更遠的人啊,真正需要的不是再高一點。

他需要的是那太陽往回挪一點,需要的是時間就此停留。

但畢竟沒有如此,這世界從不可能如此。

白日已盡,黃河奔流不回。

更上一層樓,直到無路可走。千里目窮,人卻又該到哪裡去?

有學生也會問,那,還有明天啊,太陽依舊會升起,那個時候,再去看看遠方吧。

那是充滿希望的話語。只是,對很多人來說,那一天結束了,一切也都結束了。

人的生命只有一個方向,每一個日子都佔去一個重要的位置,走了就走了,走了就不回來了。

花會再開呀,只是,已是不同的花了。

像那黃河,你說他一直在流,但那水啊那河沙啊,其實都與過去的不再相同了。

學生說這首詩怎麼細細一讀,竟然如此悲傷。

我跟他們說那也沒什麼,人也許都有那個不肯認命的時候,再傻一點,就會以為我們真的能夠更上一層樓,望向眼前錦繡河山。

但詩人沒說完的是,欲窮千里目,那就更上一層樓吧,也只能如此了。

因為這一天就也只剩這麼一點時間了,詩人要追的從來不是更高更遠的視野,只是那所剩無幾的一點時間。

快上樓吧,這天色還能延遲一點,時光還能稍稍停留一下。

也只能停留那麼一點,靠著人的一廂情願。

然後就走了,走了就不回來了。

原文發表於2018年9月27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無限飛行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