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猪

我是在澳洲的华人土猪,一个软件工程师,平时无聊就写写博客,折腾屋子和代码玩。

面对霸凌

發布於

霸凌,就是英文“bully”翻译过来的词,中文意思就是“欺负”。这个事情从小孩到大人都会经历。不同人有不同的处理态度和处理方法,结果也不同。在澳洲的学校里,老师对孩子的教育是:不要打回去,要告诉老师,如果你以暴制暴,就跟欺负你的人一样了。 这个教育把我气得够呛!我实在不敢苟同。要知道,我娃娃刚来澳洲的时候,可是一只小老虎,曾经力战两个西人小鬼佬,把对方打退,如今被教育成了一只小绵羊,在学校老被欺负!!


我们不止一次跟她说,一定要打回去,或者骂回去,但是她总拿学校老师的教育来抵制。我们跟她说,老师那仅仅是一个工作需要做的事情,她不可能说让你打回去,你看这么多年来,你去告诉老师,结果如何?她承认没什么用,只能暂缓被欺负,然后接下来还是会被欺负,老师甚至认为,被欺负证据不足。这个使我联想起来澳洲有些华裔被歧视了,总找警察,结果也没什么大用。 特别是她读了圣经新约后,更加绵羊了,上面说,对方打你左脸,你要把右脸也伸出去给人揍!但是旧约上可不是这么说的呀,旧约说: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既欺负过别人(我没有直接参与),也被别人欺负过。 我刚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的时候,开始总是有些人来找茬,我对待他们的态度,就是打,慢慢他们就远离了我,甚至有些人还听我的话,变成了好人,大家一起在校园里惩恶扬善。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就是我初中的时候,有一个家伙经常在班级里欺负人,当然也会时不时来惹我,我认识他,知道他小学时候是个打架的家伙,看他样子挺横,我不敢肯定是否打得过他,所以经常躲避了他,但是他就有一个阶段,总是来惹我,让我很烦。

那段时间,我爸爸有个同事,他儿子读初二,成绩一塌糊涂,在学校里就是个打架王,我读初一,因为我成绩比较好,所以他那个同事非要我跟他儿子在一起,教育他儿子,所以我们就在一起成了好朋友,主要是我时常去他家,他抽烟喝酒,我就看着,反正他也不干坏事,经常有不懂题目我教教他,他除了找些青春期教育书给我看看,还教我一些打架的方法,其中有一招就是被别人抓住了衣领怎么处理,就是一手抓住对方手腕,冷不防把对方手臂扭过去,另一只手按住对方的手臂,同时用膝盖压住对方小腿,大概就是下面的视频的样子。



我拿他练习了几下,觉得掌握了,于是想找个人来实践一下,我觉得他久经沙场,教我的招数应该是非常实用的,我选择相信他。终于有一天,那哥们又来惹我了,这次他倒霉了,我故意让他抓住我的衣领,然后就这一招,就制服了他,他很震惊,对我服服帖帖。我让他不要去欺负别人,他居然也做了,还开始认真读书了,多么神奇啊,我觉得我做了一件大好事。这种度人的感觉,仿佛让一个坏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把这件事告诉我孩子,但是她觉得以暴制暴不是好注意,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仔细想了想,她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我说的不是以暴制暴,而是“展示你的力量”,show your power,不管用什么方法。 我跟她认真分析下bully人的心理,一般谈到bully,那一开始的动机并不是致人死地,而是寻求一种快感,如果被欺负的人一味软弱和躲避,就会增强bully者的快感,他们会盯着不放,甚至失手造成人命,他们也会从其他人身上寻求bully的快感,所以,如果被欺负的人总是躲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被欺负的人也是恶人,因为你纵容了这种恶,并且让这种恶发扬光大,而且让这种恶发生到别人身上,你就是bully者的帮凶!

霸凌的人总会寻找群体中的弱者,但是如果发现这个弱者并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就失去了欺负人的快感,如果这些霸凌的人被你用任何方法征服,比如你的武力,你的智慧,他们就会服从于你,这时候你劝服他们从善,才有意义,才有效果。告诉老师,只能缓解被霸凌,最终解决不了问题,自己问题还得自己解决。你看耶稣,佛陀,度化众生,为什么众人听他们的话?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说得有道理吗?NO!!因为他们展示了自己的神迹,人们看到了他们的神的力量,才服从他们的!为什么学校里学习特别好的同学相对不容易被欺负?甚至班级里那种“小坏蛋“还会主动凑上去跟他们套近乎?因为智慧,也是一种力量。当初我孩子写戏剧脚本的时候,那些喜欢欺负她的女孩子们就非常老师,非常尊重她,为什么,因为她们写不出来,她们看到了你在这方面的力量,她们得依靠你的脚本去演戏。


所以,不管是打回去,还是骂回去,或者你有别的技能,展示你的力量,让bully的人从内心尊重你,恶的力量才会被遏制,善的力量才会呈现,这样她们才会听你教化。 否则,从事实上,你只能沦为她们的帮凶。

还有一件事,是我大学时代的,我一个朋友到我宿舍里诉说他工作后的不幸,总是遇人不淑,他走后,我宿舍一位历经江湖,重新回学校深造的朋友跟我说:”我说句不客气的话啊,你这位朋友身上有被人欺负的基因啊。“ 说实在话,我当时听了以后心里很不爽,但是因为这位老兄弟是我同舍的朋友,所以我静心听他进一步说明。他说,我那位朋友说话轻声轻气,非常不自信,眼神朴树迷离,说的话总是让别人感觉他很弱势,展现给别人的,就是告诉人家,我是可以被欺负的,这就是一种容易被恶狼盯上的气场。我仔细想了下,绝对他虽然说得很直,但是说得很客观实在。

此文最后,来一段名人名言,来自火星人马斯克,一个从小到大被人霸凌的人,经验丰富。

这给了我一个教训:与仗势欺人者打架就不能手软。」马斯克坚定地说:「你要对準着那恶棍的鼻子狠狠地来一拳。恶棍们找的是那些不会反击的目标。如果你让自己看起来不好惹并且对準他的鼻子狠狠来一拳,他当时可能会勐烈地还击,但你再也不会被打第二次。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