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猪

我是在澳洲的华人土猪,一个软件工程师,平时无聊就写写博客,折腾屋子和代码玩。

铺草坪后第一次剪草

距离前院铺草坪已经有2个月零20天了,正常情况铺完草坪后前两周应该每天至少浇水2次,接下来一周每天浇水1次,这样可以让草皮的根充分湿润并且让草根在新的土壤里生长,这是墨尔本的冬天雨季,自从我铺好草坪后几乎就一直下雨,所以我几乎不用怎么浇水,老天爷帮我呢。 其实我已经算是对草地很关心了,不远处一个邻居,他们家门口一块草坪差不多跟我一样时间铺的(当然他是找人铺的),但是他从来不过问,我也从来没见他浇过水,他家草坪上到处是从另外一个邻居家飘过去的落叶,他也不管,这样落叶遮住了阳光,被遮住的地方就容易变得枯黄,所以他家草地非常枯黄,好像他也不是很在意。


我就不一样了,这块草坪可是我一手build from scratch,就像自己生出来的宝宝,需要精心呵护。从一开始,如果不下雨,我就早晚浇一次水。检查有没有草皮之间缝隙,用garden soil给补上,这样草皮不至于裸露在空气中没有营养,可能过犹不及吧,有些地方我把土给补得太多了,阻挡了草地生长,所以有些地方就成了一块秃头,估计需要用耙子把这里土打打松,让草可以钻出来。


经常看着自己一手铺的草坪慢慢生长,各个草皮之间的缝隙越来越小,慢慢缝隙也都被草所掩盖了,看着这个过程,感受大自然的生命力之强大,所谓“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虽然这不是春天,可是草照样涨势喜人,我时不时的给草地拍个照,制作一个它慢慢成长过程的视频:




最近我看到草长得有些高了,如果不修理,那么它会遮盖其它的草,会导致很多草的根部枯黄,我老宅的草地就经历过这种情形。所以我决定把它们修理一下,但是第一次不能把草剪得太短,因为毕竟草根在我家土地上驻扎才2个多月,而且还是冬天,立足未稳。 打草机也很久没用了,里面的汽油都挥发掉了,于是我装了些汽油,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它启动起来,这是我17年时候ALDI买的汽油打草机,每次长时间不用,再启动就会非常费劲,去年一度启动后关闭不了,犹如脱缰的野马,最后我只好采取把火花塞拔下来这种粗暴的方式才让它停下来,好歹在保修期内,找了个地方免费给修好了。以前后院除草时候总是尘土飞扬,苦不堪言,这次前院新铺的草坪,除起草来就是一种乐趣了。


这次除草,我把各种工具都用上了,上次一个朋友在我这里寄存的修边的工具,我也用上了,学名叫做”grass edger cutter“,这个还是电动的,非常好用。


如此除草后,再用耙子把草坪上的树枝落叶耙干净,确保它们不要遮住草地的阳光。


这次我发现草坪上还有很多秃头,有些地方的缝隙是被我把土铺得太厚实了,草钻不出来,接下来需要用钉耙把这些地方的土打一打,让草可以有空隙能钻出来。 还有就是上面长些杂草和小蘑菇,要趁它们还少的时候给拔掉。

最后来些题外话,维州的防疫措施又升级了,现在不能去所住区域以外地方买菜,不然罚款1600刀,从下周四开始,出门必须带口罩了,不然罚款200刀,除了跑步,跑步停下来就需要戴口罩,学生上课去也要戴口罩,老师跟同学面对面教学就要戴口罩,现在学校里出来新病例也越来越多,而且很多华人区也沦陷了。 州长说要5周内控制住疫情在维州的扩散,我今天去买了趟菜,戴口罩的人明显增多,连大部分西人都戴上了,所以这个还是需要政府的宣传,而且澳洲人比美国人怕死,所以我相信应该可以控制得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