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猪

我是在澳洲的华人土猪,一个软件工程师,平时无聊就写写博客,折腾屋子和代码玩。

澳大利亚维州成为众人嫌

物极必反,亘古如斯;适度的人生,才走向成功:人在顶峰,迈步就是下坡路;身在低谷,抬足就是步步登高。

曾几何时,澳大利亚的维州(就是墨尔本所在的州)可是澳洲的抗疫标兵,一枝独秀,在大量测试的情况下,每天确诊人数几乎快要清零了,维州州长深受群众爱戴。可惜,自从维州爆发了工党议员弄假身份证伪造议员人数来投票的东窗事发后,维州的运气似乎开始走下坡路了。最近,维州连续8天两位数病例增长,一开始主要是海外回来的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都是什么人呢?印度,巴基斯坦来的,你懂的。但是这些人回澳洲,不好好隔离,有170多个人在酒店隔离,但是警察上门去查,只有13个人在老老实实隔离着,其它都出去玩了。隔离酒店有员工被感染上,至于他们出去玩,感染了多少人,不得而知。

而现在维州出现了社区内传播,主要是一个家族庆祝开斋节引爆了墨尔本的一条传染链,搞开斋节的,就是穆斯林了,这个民族的特点就是喜欢玩命生孩子,所以把两个小学都传染了,还把当地超市给传染开了,所以这个事情就麻烦了。今天有33个案例。看看澳洲整体情况吧,就知道这个数字多严重:


基于这个情况,维州政府再次将封锁政策紧缩,将允许进入同一屋宅的人数减少到5人,此前已放宽至20人,此外,维多利亚州政府又将紧急状态延长了一个月。别的州州长都明确说明不欢迎维州人,其中,除新州外,其它州已经对维州封锁,连高速公路都增派警员看守。昆州州长说,我不想看到昆州有第二波的新冠疫情,我们昆州各社区的居民们都非常担忧,维州的新冠疫情会不会在在昆州重演?



新州州长警告说不要让维州人进你的家门。她对新州居民说:“请不要欢迎打算从维州过来的朋友进入你的家门。”


尼玛,这是赤裸裸的歧视啊。但是呢,咱能理解。现在身在维州的人,算是身同感受了年初国内的武汉人所遭遇的“歧视”。土澳人本来对这种“歧视”言论是很敏感的,但是到了这个生死的节骨眼上,大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要知道在西方世界里,土澳人算是非常怕死的那种了,不比加拿大,美国,英国,人家疫情那样,还全面开工呢,我知道一对加拿大的华人老夫妻,马上还要千里横穿加拿大,半个月驱车住酒店呢,不像咱,想住个airbnb还瞻前顾后,最后还是没去成,怎一羞愧形容。

看看这地图,目前维州已经基本被澳洲定位疫区,人嫌狗不爱,四面围困,没人欢迎你去。


州长安德鲁斯从人见人爱的好领导,到被众人抨击领导不力,才短短数月,真是天上地下啊。但是我还是认为他是个好领导,只是这回运气不太好,这玩意,防不胜防啊,国内那么防,结果还是在首都北京再度爆发。

我们公司本来打算7月份逐步回去上班,现在看来又遥遥无期了。我孩子学校里老师已经给她们打了预防针,说这学期结束后,可能下学期又要在家上网课了。大家在家都憋坏了,我孩子的Instagram上甚至有一些美国人跑过来诉说自己的情史,我孩子非常奇怪,于是有下面一段奇怪的对话:

“sorry, do I know you?" "No".

”So do you know who I am ?" "No".

"So, why you come to speak weird words?" "This fxxx corona virus restriction makes my life crazy!"

她一个小学同学也跑到她的Instagram上开骂,说你发那么奇怪的照片,难怪没啥人follow你。我孩子回: ”Excuse me, I know this corona virus restriction makes your life sad." 对方沉默了。许久才说,他因为弟弟患有哮喘,最怕呼吸道疾病,所以不能去学校上课,连带他也无法去学校,在家呆那么久,实在太郁闷了。这种因为兄弟姐妹患慢性病,连带着不能去上学的可不止他一个人。以前去逛商场,总是一种享受,但是现在总想匆匆买好东西就回家。随着时间推迟,真的感觉我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必须得适应这种变化。

接下来,维州要加大测试力度,还从联邦政府要了1000精兵,来维持隔离秩序,还要挨家挨户测试。看来我们今年也许只能维州内旅游了,最好的打算是能去乌鲁鲁,最糟可能就是呆家里了。最后来一张年初的夏威夷照片,回忆下美好时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