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塵緣的草稿儲藏室

嘗試以寫作維持存續的人類厭惡者,不需要社交的非群居人類 塵緣的門牌簿:https://linktr.ee/chen_yuan_book_house

新手村

塵緣的時空碎片-0.8.3~13

「歡迎來到『世界』,您的帳號中沒有任何角色,請問您要進入論壇還是創建角色。」一個略帶稚嫩的女聲在純白的空間中響起。

「好久不見,荷斯提雅,我要建立新的角色。」就算是林嵐澤在面對荷斯提雅的時候也做不到保持冷硬的面具,這也是荷斯提雅的設計目的。

「好的,請問您的角色ID要取為什麼?角色ID限制為五個以下的漢字或是十五個以下的英數字,不得包含特殊符號,不得包含侮辱性詞彙,無法更改。」

「我的角色ID叫……愚者,塔羅牌的第零張。」愚者是他特意留下來的ID,他在系統中做了個小手腳讓除了他之外的人都無法使用這個ID,原本隨手留下的暗門此時竟然用到了。

「角色ID愚者,請確認是否為異體字。」隨著荷斯提雅的話語,兩個字出現在林嵐澤面前。

「字體沒有錯誤,麻煩你了。」林嵐澤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用力甩了甩頭。

「好的,角色建構完成,進入臉部調整。」話音未落,一個赤裸的男體出現在林嵐澤的面前,其樣貌、體態都和他完全一樣。

「不用更改。」林嵐澤的嘴角微微勾起,光是這個完全相同的體態就讓記者問了十幾次,他是怎麼用一個頭盔掃描人體的,從來沒有人想到可以利用建構過程中使用者的情緒變化來判斷是否接近本體的樣貌,以此進一步修改體態。

「好的,進入角色屬性加點設置,『世界』一共有六種基本屬性,分別是力量、敏捷、體質、智力、精神、靈魂,您有33點基本屬性,30點為所有玩家都會擁有的基本屬性點,額外3點是您在週年活動時獲得的獎勵,每次升級時將獲得同等的屬性並依照相同的比例加點,請問需要我為您介紹各種屬性對遊戲的影響嗎?」

「不用,各一點,剩下加精神。」如果此時有任何一個稍微有點經驗的『世界』玩家肯定喝茶噴茶,吃飯噴飯。

原因很簡單,十五年來沒有任何一個全精神加點的角色封頂,從剛剛開始的50級封頂時代到現在的百級封頂、渡劫登神的時代,因為純精神加點太弱了。

精神屬性主要會影響詠唱魔法的時間、魔法的冷卻、寵物數量和對於精神攻擊的抗性,在魔力充足、魔法攻擊力足夠的情況下非常重要,但純精神加點一來魔力總量稀薄,二來魔法攻擊力低下,而依賴精神攻擊的怪物、玩家都不多,所以會有以精神為輔助、甚至主力加點的流派,但是純精神加點的流派從來沒有真正的出現過。

曾經有人想用高精神練寵物流,結果完全練不起來,一來寵物數量就算是愚者的二十八點基礎精神也只有十九隻寵物,還是靠四捨五入,如果是無條件退位就會變成十八隻寵物,而頂級寵物又難獲取,養還要花時間花精力提升親密度。

「好的,角色設置完成,歡迎來到『世界』。」荷斯提雅的聲音最後一次響起,一道強烈的白光吞噬了林嵐澤的視野,當他的視線恢復之時自己已經站在了一個小村莊外。

林嵐澤,應該說愚者此時正站在離村莊兩百多公尺的一座山丘上,舉目望去數百棟木屋散落在田埂間,穿過村莊的溪流帶動水車緩緩轉動。

「花了一年多設計的景,我想我已經十年以上沒有看了。」愚者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喚出了自己的個人面板,這些使用者介面只要用意念就能召喚出來了。

「果然。」愚者看著技能面板上的東西,露出淡淡的笑容,此時他的技能面板上有三個技能。

『世界』不需要職業的原因就在這裡,『世界』的職業是由玩家創造的,只要滿足特殊條件,比方說特殊的加點方式、特別的任務或是完成特定成就,就能獲得技能,六種單一加點都會有自己的技能,不同比例的加點也有自己的技能,開服初期甚至有人刪了十幾次帳號想要找到最多技能的配點。

三個技能分別是精神面紗、精神擾亂和精神感知,精神面紗只有開啟跟關閉兩種狀態,開啟後會增加精神力的抗性,同時精神力不如使用者的對象在觀看使用者的臉部時只會看到一片模糊,同時會遮蔽他人對使用者的身份探知,僅切換狀態時消耗魔力。

精神擾亂,攻擊技能,對生物施放後一定機率造成暈眩與一定數值的傷害,傷害與暈眩機率和雙方的精神力差距成正比。

精神感知,感應技能,發動後會感應到一定距離內的一切物體軌跡和性質,感應距離和精神力成正比。

精神面紗唯一的功能就是當刺客,問題是純精神加點爆發有餘輸出不足,又缺乏高速移動能力,精神擾亂雖然有攻擊力但經過實驗,造成的傷害會以目標當前生命值的一定比例來計算,學過數學就知道理論上這招永遠打不死人,精神感知則是純輔助技能,沒有實際戰鬥功能。

愚者伸手從眉心往下一抹,一道無形的面紗覆蓋在了他的臉上,精神面紗發動,林嵐澤由衷的感覺到十五年前的自己有多麼的中二。

同時林嵐澤預留給玩家驚嘆的時間已經到了,一個輕柔的女聲在他的耳邊響起:「你感覺到一陣頭痛……」

「跳過劇情。」愚者輕聲說,一個被發現許久的指令中斷了女聲的話語,取而代之的是視野邊緣的一行字:「失去記憶的你決定前往眼前的村莊一探究竟,任務目標:前往村莊,任務獎勵:一百點經驗值。」如果他的記憶沒有問題的話,這裡會是一段單人劇情加新手教學。

愚者邁開步伐,以緩慢的速度向山丘下走去,不慢不行啊,因為根本快不起來,敏捷就一點。

走了十餘步,眼前的草地上突然傳來一陣細微的碰撞聲,幾秒後一個身高大約一百八十公分的骷髏出現在愚者的面前,骷髏的脊椎佝僂、雙手如爪,空洞的眼眶中飄蕩著灰色的靈魂之火。

這東西可能是某種類人生物被轉化成亡靈生物,精靈、矮人、獸人等常見的類人生物及其亞種大概超過三千種,就算是愚者也認不出來骷髏的原主人。

骷髏抬手一爪橫掃,在精神感知的輔助下,愚者在骷髏上臂骨骼開始移動的時候就已經預判出了骷髏所有可能的揮動路徑,在極致的預判下愚者用輕巧的側身閃過了骷髏的攻擊。

愚者被精神面紗遮蔽的雙眼亮起一道金光,精神擾亂發動,骷髏眼中的靈魂之火瞬間爆散為點點火星。

亡靈生物就這缺點,靈魂殘缺且外露,低階亡靈生物對精神系攻擊的的抗性根本就是負的。

愚者看了眼倒在地上重新變成一地骨骼的骷髏,在骨骼堆旁坐了下來開始撿拾骨骼,剛剛開了三秒精神感知和一下精神擾亂就耗盡了他的魔力,低下的靈魂又影響了他的魔力恢復速度,最後就是他這可憐的魔力儲備都要半小時才能恢復。

不過這半小時林嵐澤也沒讓愚者閒著,他趁機把骷髏重新在草地上拼成了人形。

拆下骷髏的爪子當匕首切開自己的手腕,愚者用新鮮溫熱的鮮血在骷髏的骨骼上劃下一系列小巧精緻的符號。

如果有一個高階亡靈法師在這裡,立刻就能看出他正在繪製一系列操縱亡靈的魔法符文,在沒有輔助技能的情況下。

『世界』的物理攻擊可沒有同隊免疫這一說,放出來的血液距離死亡量越近就扣越多生命值,還好是依比例扣,若是依定量扣,以愚者那可憐的十點生命值早就沒了。

「希望沒畫錯。」愚者抹了把額頭上的汗珠,雙手在棉質上衣的衣襬上抹了抹汗水,最後伸出一根手指點在骷髏的額頭上。

魔力凝聚於指尖,愚者渾身的魔力一口氣灌進了骷髏眉心的符文中,莫約十幾秒後骷髏的雙手突然一動,隨後骷髏眼眶中燃起了新的靈魂之火。

「恭喜玩家愚者領悟技能:亡靈召喚。」『世界』最有名的自創技能系統被觸發了,無論是魔法操控還是體術、武技只要有一定程度的自創成分就可以被判定為自創技能,如果自創成分不夠,則會被判定為領悟技能。

「恭喜玩家愚者達成成就:自學的亡靈法師。」和自創技能系統同樣有名的成就系統怒刷存在感,還塞給了愚者兩百點經驗值,讓愚者的身上亮起三個代表升級的光圈,從一級來到了四級。

「起身。」愚者雙手結印,此時等級太低了,沒辦法用亡靈法師慣用的精神操控,只能用基本的演算符文進行基本控制,剩下的只能靠手印和咒語了。

隨著他的指令,骷髏從地上爬了起來,隨後愚者用指令測試了一下各個關節的狀態,組裝時如果有什麼問題此時就會反應出來,幸好他的手藝沒有退化,為了弄出骷髏兵而去醫學院待了半年還捐了一大筆錢果然沒錯。

「保護我。」愚者下達了一個新的指令,一人一骷髏一前一後走向村莊,三級的屬性點給了他三倍的魔力,依然不多,但足夠支撐一些小戰術了。

這次沒有遭遇任何干擾,愚者在村莊邊緣對骷髏下達了待機的命令,又做了一點保險機制才踏入了村莊,預設中能接受亡靈的村莊比例很低,帶骷髏進去有百分之九十會被打出來,百分之九直接被綁上火刑柱BBQ。

單人劇情的具體內容原本是用多個劇本相互拼接出的隨機劇情,後來『蓋婭』功能完善後就變成完全的隨機劇情,每一個人體會到的劇情都不同,所以就算是林嵐澤也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劇情。

愚者才走進村中不到十秒,一旁的房屋的木門突然被撞開,一個女孩滾了出來,一個渾身疤痕跟縫線的壯漢緊隨其後,手中插滿鐵釘的木棍當頭揮落。

與此同時任務也變成了:探詢村莊的真相,任務獎勵也從一百經驗變成了三百。

女孩連滾帶爬的躲過木棍,趁著壯漢重新舉起木棍的空檔躲到了愚者身後,女孩抓著愚者的褲管,口中「荷荷」的叫著。

「嘖,最高難度嗎?」林嵐澤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結印,伏在草叢中的骷髏四隻落地,以一種詭異的姿態發力,眨眼間就擋在壯漢和愚者之間,以一種如貓般的姿態對著壯漢作出威嚇的動作。

「殺了他。」隨著林嵐澤的指令,骷髏四隻同時發力,繞著壯漢疾奔,如鬼魅般撲咬,骨爪在壯漢身上留下一道道傷痕。

詭異的是傷痕中並沒有血液流出,反而是泛黃的脂肪帶著腥臭的氣味湧出並堵住了傷口,壯漢的動作不快,棍棒一次次揮出,一次次的落空。

「嘖,開場就給我一隻憎惡,監察室那群小混蛋沒動手腳我就去維修部打一年零工。」林嵐澤一邊喃喃自語,一邊一個精神擾亂讓憎惡的腳步變得不穩,憎惡被手中的棍棒慣性帶的身形一歪,骷髏抓到機會一口氣扭下了憎惡的頭顱,憎惡倒地。

擊殺憎惡後愚者身上又亮起了一個光圈,十級之前的升級速度一直都這樣令人髮指。

正當林嵐澤無視了正在啃食憎惡屍體的骷髏,蹲下身要試著從明顯是啞巴的少女溝通時,少女已經搶先一步白眼一翻,失去了意識。

「媽的。」林嵐澤忍不住罵了句髒話,轉頭對骷髏說:「過來,保護她。」

 骷髏一個縱躍撲到了女孩身旁,暫定不動了,林嵐澤想了想,還是折了根樹枝在一旁的泥土牆上寫了幾行字交代情況,一般來說除了劇情需要所有NPC都能聽說讀寫所有現存的人類語言,至於後台的幾個小混蛋會怎麼亂搞就不是他擔心有用的範圍了。

愚者在處理完女孩醒來後需要的東西之後,他開始向村子更深處前進,不深入一點後台那群小王八蛋怎麼整他呢,系統的任務額度到了自然會強制收尾,而且他們不知道後台干涉後的任務,獎勵會提高百分之二十。

這次路上倒沒有什麼阻攔,愚者直接來到了村莊中央的廣場,廣場中央有一口井,廣場四面則有四條向外的道路,四條道路之間分別是村議會、教堂、市場和冒險者公會,至少從建築和招牌上判斷是這四棟建築。

「井?」愚者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走到井邊,雙手搭著井沿往下看。

「果然。」井中根本沒有水,甚至沒有井底,透過井,愚者的視線可以直接看到一片血紅的天空,血紅天空中一朵朵黑雲飄過,淡淡的硫磺味和血腥味從井底傳來。

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井,這是一個穿透兩個世界的通道,甚至井的形式都是投影過來的,簡單來說就是另一個世界一個井型態的通道穿透了世界間的障壁來到人界投影出了愚者面前的這口井,而他的任務八成……

想到這,愚者視野中的任務又變了:切斷異界的通道,任務獎勵則飆升到一千經驗。

林嵐澤在心中冷笑了一下,雙手結印,魔力在相較之下極度龐大的精神力壓縮之下成為一束,向不遠處射去。

原本呆立在昏厥的女孩身旁的骷髏,突然一抬頭,停滯了一秒後,彎身將失去意識的少女扛在肩上,邁開大步向愚者離開的方向走去。

骷髏將少女扛到了愚者面前,隨手將少女拋下後就停下了動作呆立在原地,愚者摘下了骷髏的一根爪子當匕首。

先用自己的血在少女的額頭上畫了一個抑制疼痛的符號,隨後劃開少女的手腕,開始用少女的血在井邊繪製符文。

遠方的監察室,諾大的辦公室裡只有兩個人,一個坐在電腦前,另一人站在對方身後的竟是當時通知林嵐澤被開除的女子,兩人的眼睛都緊緊的盯著電腦螢幕。

「他在畫什麼符文。」女子問。

「這……我不太確定,我是亡靈法師,不是陣法師,我能看出來的只有一些代表獻祭、召喚的符文,但是這裡。」男子指著螢幕上的其中一個符號:「這是召喚用的符文,但是畫法是鏡像的,我從沒見過這種畫法。」

「鏡像的召喚符文……」女子眉頭一皺,似乎在回憶什麼,她開始後悔自己沒有花一點時間在『世界』中。

「你還能做什麼?」女子想了一陣子後放棄了回憶,轉頭對男子說。

「我看看。」男子轉頭在另一個螢幕上輸入一串符號後說:「不行,權限用完了,再動手腳會驚動『蓋婭』。」

「該死,我就不應該讓他弄什麼平衡任務系統。」女子狠狠的在電腦桌上槌了一拳說:「我明早還要開會,你記得安排人盯著他,每天把他的情況整理成文字給我,寫在紙上,不要留電子紀錄。」

「是,我知道了。」男子點了點頭,拿出手機訂了一打筆記本,這棟大樓除了獎狀跟特別印出來給林嵐澤看的文件外,大概有五到十年沒有任何紙張了。

「呼。」愚者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坐倒在地上,這個符文陣可不小,還逼得他幫少女加了一個治療符文,否則少女的血根本撐不到他畫不完。

從上空俯瞰,符文陣的線條勾勒出一個八字形,一邊的大圓圓心是那口井,另一個小圓中央則是一個人型空缺,愚者扛起少女放在人型空缺中,把少女的四肢擺成了人型空缺的樣子。

最後小心地跪在少女身側,骨爪一揮,少女的喉嚨被切開,鮮血噴出,這些鮮血在空中化為點點紅光,紅光又被符文陣瞬間吸收,符文陣開始散發出劇烈的魔力波動。

一股難以言喻的壓迫感和龐大的風壓從井中噴湧而出,附近的所有事物都開始被吹飛,但符文陣上方卻泛起一陣紅光阻擋了強風。

「去死吧。」苦苦支撐的愚者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擊飛,少女緩緩飄起,頸間如某種詭異笑臉的傷口瞬間恢復,破爛的棉衣無風自動,一柄巨大的黑色鐮刀憑空出現在少女的手中。

「終於肯醒啦?」愚者微微一笑,伸手一招,骷髏解體後骨骼相互融合,最終成為一對骨爪依附在愚者的雙手上。

自創技能系統響起:「恭喜玩家愚者自創技能:骷髏轉化。」同時愚者的視野右上角亮起一個小小的骨爪符號,旁邊還有一串數字30:00:000,隨後開始倒數29:59:999。

「你是怎麼發現的。」少女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話,她顯然完全不著急,她身上滂薄的魔力展示了她的自信來源。

「我沒有發現,我只是善用所有資源而已。」愚者勾起一抹沒人能看到的冷笑,一甩手,骨爪飛出。

少女舉起鐮刀一挑,骨爪飛了出去,在少女的注視下深深的嵌入一旁的建築中,當她轉回視線,卻發現愚者已經消失了。

「小羊兒,別跑了,你跑不過真正的的大野狼的。」少女冷笑著飄開,不急,符文陣至少要十分鐘才能關閉通道,十分鐘足夠她把村莊翻過來了。

當少女飄過一個路口,愚者的身影突然從符文陣邊緣出現,他大口喘著氣在符文陣邊跪了下來,用骨爪切開自己的手腕開始添加符文,如果不是消耗將近八成的魔力強行將精神面紗升階為精神斗篷,他早就被砍死了。

忍耐著因為過度消耗精神力而來自大腦的深層刺痛感,愚者在符文陣邊緣加上了一整圈新符文,直到他身後傳來一陣勁風,愚者才向旁邊滾開,下一秒鐮刀狠狠地斬在紅光上,少女站在二十步外伸手一招,自己飄向了鐮刀。

少女用力拉著鐮刀,但鐮刀依然被紅光黏著,她展開高分貝的怒吼:「你做了什麼?」

「我不需要跟披著人皮的惡魔解釋。」愚者拋下骨爪,倚著一棵枯樹坐了下來,這個改動讓關閉通道的時間翻倍,但如果成功的話,就會很值得,少女身上的魔力開始如泉般湧向符文陣,通道的關閉速度暴漲,少女則開始快速地老化,最後在通道關閉的同時化為枯骨。

「任務完成,任務絕對難度:S;任務相對難度:S+;任務完成度:85%;任務獎勵:唯一性可成長裝備一件,經驗3000,10000金幣,裝備已放入您的信箱,金幣已匯入您的帳戶。」系統的提示響起,隨著系統的聲音,愚者身上亮起了一圈圈代表升級的光圈,三千經驗一口氣讓他的等級衝上了十一級,達到了脫離新手村的標準,免除了前往新手村的惡夢,現在新手村可是人滿為患,不過那是給新手任務難度不夠或完成度不足的玩家去的地方。

所謂任務絕對難度是指『蓋婭』根據數據演算出所有同級玩家進行該任務時感覺到的任務難度之平均值;而相對難度則是執行任務的玩家所擁有的屬性進行該任務的難度;林嵐澤預設情況下教學任務的難度應該在F到D之間,差不多是最低的三個等級,而S相當於第三高的難度等級,S+則表示介於S和SS之間偏低。

「歡迎來到『世界』」隨著系統的提示聲,一陣白光吞噬了林嵐澤的視線,當白光消散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繁華的廣場,廣場大約呈圓形,無數攤販駕著涼棚或推著推車在販賣食物或藥物,一共有十二條鋪著石磚的道路向外伸出,十二條道路間是十二棟高大雄偉、風格各異的建築。

十二棟建築分別是:自然、光明、黑暗三大神殿和戰士、法師、弓箭手、刺客、牧師、騎士六大標準職業的工會加上市議會、傳送殿和冒險者工會,其中三大神殿的位置正好將廣場外緣等分成三份。

愚者所在的位置是傳送殿,兩側一邊是法師工會,另一邊是牧師工會,正對面則是黑暗神殿,愚者用他那無可奈何地緩慢速度踏出了傳送殿。

所有打算趁著週年活動拉一波新手的玩家公會在看到他的臉之後就自動離開了,不是嫌他醜,是看到了他的精神面紗,作為公認的廢加點,沒有人會浪費時間拉攏他,甚至會賭他多久之後會刪角色。

愚者就這樣頂著『拉攏免疫』光環慢悠悠地走進了法師工會,法師工會的壁紙很有趣,是書,法師工會用滿滿的書櫃填滿了公會大廳足足有三十公尺高的挑高牆面,連櫃檯後的NPC服務人員都統一戴著眼鏡,低頭看著辭海厚的精裝書籍。

「你好,我要登記成為法師。」愚者敲了敲大理石櫃檯,喚醒了待機狀態的服務人員。

是的,他們根本就不是人,甚至不是生命體,他們只是一排魔像而已,一種用魔力驅動的雕像,本質和機器人沒有兩樣,他們甚至沒有獨立AI,為了用魔像還是用精靈,林嵐澤和同事吵了整整三個月。

「好的,請完成這份登記書。」魔像用公式化的笑容和甜美的聲音迎接每一個客人,除了登記書是她當場用羽毛筆寫出來的之外,和現實中的店員機器人如出一徹。

登記書的內容很簡單,稱謂、等級、屬性、加點方向,甚至只要用拇指在最下面的指紋框一按就可以瞬間完成所有填寫,大部分的玩家和愚者都是這樣做的,只有想要隱藏身份的玩家會用手寫。

「完成了嗎?那麼……」魔像停了一下說:「請給我看一下您的樣貌,工會需要登記您的長相。」

愚者伸手在臉上一抹,收起精神面紗,一秒後重新施展。

「好的,這是您的魔法師徽章,憑本徽章可以進入法師工會第一層,法師工會提供圖書館、拍賣行、冥想室和公開講課等服務,請您繳納100金幣作為手續費,未來將根據你的等級調整會費。」魔像一隻手把徽章壓在大理石桌面上,另一隻手推過一個鋪著紅絨布的盤子。

愚者喚出個人介面,將一百枚金幣實體化,他的手中立刻多了一個絨布袋,將絨布袋放上盤子,魔像立刻放開了手,任由愚者取走徽章。

「謝謝。」愚者將徽章收起,轉身離開了法師工會,魔像則重新低下頭盯著書。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失去神權的至高主神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