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薰

金融業的我 斜槓人生 面對未來,換一種心情 面對工作,换一種思維 面對自己,誠實以對 面對別人,輕鬆以對 新的年度,新的目標

短篇小說《髮妻》第八回

只要家人在ㄧ起,家就在那裡,我最大的快樂,就是全家平安健康,走在自己的開心農場,看看那些植物,坐在屋外,和家人聊天,看著夕陽,吹著晚風,就是幸福的滋味。



看著夕陽的變化,一切都是那樣平淡


結髮一輩子

命中注定的緣,是將兩人緊緊相繫的姻緣線,在如此多的苦難中,考驗著兩人的心,若非如此深的緣,如此深的愛,如何能遇到那麼多的事,還能攜手渡過這麼多個年頭,從年輕到髮蒼蒼,老伴兩個人肩並肩,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前期提要:保生經歷人生跑馬燈,人生就像風中殘燭,這人生的歌讓寶云,深有感觸,未來又如何呢?


保生的三進三出醫院,對寶云而言是很大的考驗,對心臟的負擔可想而知,家裡除了兩家,守護在家鄉,小孩都在台北工作,二個兒子、一個女兒,只有么兒未婚,其餘都結婚了。


她最掛心的就是么兒,他的心臟也不好,常常捧著心在疼痛,在家修養也能陪陪兩老,這么兒個性最像保生,都是有想法不易妥協的人,她常常夾在父子間,像石磨心,在中間折騰為難。


保生與么兒的溝通,本就先天不良,在么兒小時候,他整天忙著工作,甚至ㄧ段時間在日本,當他身體微恙後,這么兒卻外地求學,這相處更少,這溝通鴻溝更深,倆人的相處,總是水火不容。


就保生而言,這男兒志在四方,怎能在家中,從未對孩子肯定,總是恨鐵不成鋼,他希望孩子可以飛翔,不該守在家中,或許心裡明白孩子的心,但卻無法用言語,給孩子温暖的語言。


在么兒的視角,他的心情鐵定難受,他曾經有大好的前程等著他,一份赴韓工作的契約,但當時老爸正在加護病房與病魔挑戰,在當下,他選擇放下,留在台灣,若非留在台灣,遇上公司發上大火,煙霧彌漫造成身體機能受損,這人生從高峯向下墜落的時刻,他接受著這人生的不順遂,但他心裡委屈極了。


在寶云眼底,這父子倆的命運,怎麽如此相同,眼前這優秀的孩子,整個換了樣,父子倆總上演相愛卻相愛相殺的戲碼,可謂相愛容易相處難,而她卻無以為力,她站在任一方,都引發埋怨,她從未如此無力。


人生總上演著,你無法預期的事,么兒的好同學,好兄弟,在最精華的年紀,因心肌梗塞,走下人生舞台,他在過年前,因心肌梗塞在公司發病走了,這樣的結果,在么兒面前,真的難以接受,平日健康的他,不時叮嚀么兒要注意心臟,這個消息打擊著么兒。



我的好兄弟、好同學,就這樣走了,無法想像,心像被挖了ㄧ個洞,我非常寂寞,跟哥哥差了十二歲,我都是ㄧ個人渡過,而他是自己人生最重要的知己,猶如親兄弟,無論發生什麼,他ㄧ定兩肋插刀,這麼好的兄弟,我封閉了心,直到那天去兄弟以後安居的塔裡,心彷彿被兄弟給喚醒,我存在,我不該消極的在渡日子,我該把兄弟的份一起過日子。


突然之間,很多事看透了,我用該寬廣的心,來看這人生,我的人生,自己負責,一向都是自己的原則,留在家裡,父母的身體愈來愈差,陪他們倆,走這最後的一段時光,是我的任務及使命。


看見么兒,走出那段低落的時光,心裡甚是安慰,這轉眼之間,自己已白髮蒼蒼,還有多少歲月能過,這人生的路,走得艱辛,一路上坑坑洞洞,我和保生這一生,也是磨合中渡過許多的日子,有酸、甜、苦、辣,各種不同的滋味在心頭。


女兒問我,有什麼想做的事要去完成,其實平安、平淡、健康,就已是最大的幸福,我的幸福從未改變,只要家人在ㄧ起,家就在那裡,我最大的快樂,就是全家平安健康,走在自己的開心農場,看看那些植物,坐在屋外,和家人聊天,看著夕陽,吹著晚風,就是幸福的滋味。


THE END



幸福的滋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短篇小說《髮妻》第七回

短篇小說《髮妻》第六回

短篇小說《髮妻》第五回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