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薰

走過焦慮的無聲侵襲,用文字抒心,寫書法療癒,畫畫來抒壓,分享生活點點滴滴及溫暖的文字

讀「以我之名寫給獨一無二的自己」之感觸

我相信許多人都是踏著破碎的自己,慢慢長大的, 都是靠著荒涼人世間, 偶然相遇的溫情與善意, 勇敢走過來的。 _____張曼娟


我最近連續看了張曼娟老師的二本書,有了許多的感觸,也許同為我輩中人亦為家庭照顧者,在人生上半場,承擔了太多不屬於自己的意志-以父之名,以母之名-不知不覺中失去了自己的意志。


書中的一段話,我非常認同,做為一個大人,應該以我之名,為自己做決定;承擔責任;享受生而為人的快樂。與久違的自己重逢,感謝自己受過的傷、流過的淚、堅持的夢想。


看到此,心有戚戚焉,這不是我現在所尋找的自己嗎?召喚自己,一起踏上未來之途,真正擁有了永恆的靈魂伴侶。


當過往的憂傷已成過去,未來的焦慮無濟於事,才覺醒現在才是真實存在,唯一擁有,為了不讓今日成為未來的遺憾,只有盡力做到最好,這句話也是自己鼓勵自己的話,人生的道路上,只能自己面對一切,喜、怒、哀、樂、酸、甜、苦、辣。

在照顧現場,照顧者感受到自己內心的曲折,無法喘息的壓迫,願意為照顧者遞上一句問候、一杯水或是送上一個擁抱的人,都是品格高尚的贵人,身為家人主要照顧者的自己,真的非常感恩一位大姐的幫助,時常給予我心靈的撫慰,否則面對病人的情緒勒索,像個無法休息的捕手,長時間的疲憊,身心的撕裂應該更為嚴峻,那年的自己也才三十出頭,同學們還在遊戲人間,而自己卻已提前嚐到幼兒嗷嗷待哺,婆婆中風卧床的人間難題。

也許走過最嚴峻的考驗,我深深體會照顧者的辛苦及無助,一個鼓勵真的猶如甘霖,因為不知道盡頭,那路途的遙遠令人心生畏懼,我這些年學會的事,就是看淡,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控制,我們只能把自己情緒抽離,試著聆聽、感受,用悲憫之心,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練習,練出臂力,練出耐力,也練出慈悲力。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