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薰

金融業的我 斜槓人生 面對未來,換一種心情 面對工作,换一種思維 面對自己,誠實以對 面對別人,輕鬆以對 新的年度,新的目標

短篇小說│髪妻|獻給我最親愛的媽媽

發布於
我決定拋開膽却的心,勇敢學著我的母親,面對困難從不退縮,終於我把這篇小說獻給我的母親,這是以母親的故事為雛形,紀錄這生命中永難忘懷的回憶。
短篇小說《髮妻 》 作者:si薰


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想寫部小說,獻給我的母親,一直放在心裡,雖在早期寫了一些,但總是放著不甚滿意,總是有藉口,讓自己不積極,不管寫得好不好,我想跟著老媽的腳步好好回顧過去,也讓自己得到她的那份勇氣,面對困難從不退縮,最近因為阿母(伯母)驟逝,讓我有無限感傷,未能在父母身邊守候,心裡總有滿滿的愧疚,早早結婚離家,每每回家,爸媽總把自己最拿手的菜餚端出,彷彿怕自己的女兒,在外面没有得到照顧,媽媽總是說,我已經很好命了,比起她,她的心酸史可寫成一本書。


這句話,在我腦海裡盤旋很久,我喜歡看書,喜歡寫文章,是老媽的影響力,小時候,總看見媽媽在寫日記,尢其那段老爸經商破產,被迫與孩子分離北漂,到台北打拼,那日記是媽媽想我們時的出口,那些日記本,被老媽收在一個抽屜中,因為耳濡目染,我小時候也有寫日記的習慣,無形之中促成我寫下這部短篇的小說,以老媽的故事為雛形,紀錄這生命中永難忘懷的回憶。


短篇小說: 髮妻


💗故事的簡介

是什麼緣份,讓人感受愛的濃烈,不管遭遇多少磨難,兩個人依舊不離不棄~



第一回 命中注定的相遇


  • 初相見的一瞥

保生是苗栗鄉下的老實年輕人,在家排行第四,上有二個姊姊,三個哥哥,下有一個弟弟,平時幫著父親在田裡忙進忙出,並幫忙從事洋菇生產,雖然身高不高,但深邃的五官,黝黑的皮膚,顯得十分陽光帥氣,他自小聰明,功課也名列前茅,但哥哥們都沒有唸書,自然他也無法升學,那個年代,大家都很貧困,物資都很匱乏。


十五歲的他陪著爸爸上台北和外國人簽約,那時的他,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爸爸都緊張到手心冒汗,他卻十分的沈穩,當翻譯人員把ㄧ份簽約書及簽約金交付給他們,得要用ㄧ個大布袋來裝,當時通用貨幣最大面額是100元,這段故事成了他心中的驕傲。


2016-02-05 15:09 聯合新聞網 神拉一筆圖片來源/ wikipedia當時流通的貨幣


因為洋茹的生產,到隔壁村莊收貨時,認識一位大叔,大叔家中養了很多的鴨子,是名符其實的養鴨達人,他倆相談甚歡,在言談中,看見了大叔家的閨女-寶云,白皙的肌膚,把那清秀的臉龐,襯托的更精巧,嬌小靈瓏跟保生十分的登對,保生看著看出神了,那個年代,那愛意總是放在心裡口難開,没有任何的對談,只是兩人,兩眼相對,四目交接,彷彿認識很久的感覺。


  • 錯過的心情


保生離開大叔家,這一別就好幾年,當初種洋菇是台灣政府推展農產品加工外銷主力,造成農村當時家家戶戶種洋菇,到處可看見一間一間的洋菇室,後來逐漸的勢微,往台中、南投聚集,他也開始在台電擔任電線桿的維修人員,時常在外檢修,這皮膚更加黝黑,有天來到大甲辦事,保生想起了大叔,便想去看看大叔,怎知想去的時候,臨時又收到通知,同事阿志因為施工不慎墜落,造成癱瘓。


因為農忙,保生被叫回家幫忙,阿志的受傷,讓母親覺得這台電維修工作,爬上爬下,又高壓電,實在太危險,這生死一瞬間,希望保生換個工作,保生遂離開台電,在家幫忙農務。


一別之後,又過了幾年,保生已二十幾歲,在60年代,那可得娶妻生子,在父母親的催促下,聽了媒人婆的建議“相親”,在那個年代,是極普遍的,就這樣去拜訪隔壁村的相親對象,一去才覺得眼熟,原來是大叔的大女兒,即當時看到的寶云,一問之下,才知大叔生病過世了,兩人重逢,這樣深的緣份,串起了這兩個人的姻緣。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最難忘的一件童年事| 弟弟出生了

我的父親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