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琪 财税背景的企业公益人,前环保人,关注流动儿童教育(让教育实现梦想)、环境教育和白色污染。

回首向來蕭瑟処(全程無瓜)

我年少時是很愛寫這種東西的,現在縂覺得過於矯情了。想要吃瓜的朋友大約要很懊惱,我這篇并沒有什麽瓜可以吃。在這裏很想跟那些關注著我鼓勵我的朋友說聲感謝,我沒有退縮,只是官司還未結束,我們讓子彈再飛一會兒吧。

自從去年被邀請注冊,一直也無所出,每每想起都覺得不好意思。事情過去三年了,我在#MeToo的發聲也過去十個月了,當時當日的情緒、焦慮以及宣泄都也已經過去了。我已經重歸與平靜。

最開始和律師溝通這個案子的時候,時間綫、故事綫、調查、社交媒體、權力鬥爭,林林總總五花八門,我每次去見律師還會因爲緊張而腹瀉。那時我剛剛停掉了草酸艾斯西酞普蘭,驚恐、羞恥、憤怒、絕望每分每秒都在交替著上演。還記得第一次開庭的時候,趕來應援的熱心網友和法官發生爭執一定要參與旁聽庭審,在休息室上演了一場鬧劇,我近乎崩潰;我默許來旁聽的記者朋友也讓我的律師無比的難做,因爲我們的策略是關注案件本身,并未約定雙綫作戰。直到現在,想起那個時候病急亂投毉、和律師完全打不出配合,反而讓自己無比的被動,我還是會覺得很抱歉,如果當時局面沒有穩定下來,大家的努力都白費了。就案件本身而言,我已經很被動,可控的除了律師就沒有 100% 的事情了,我卻給不確定的事情增加了更多的變數。在這裏想和其他在案件裏的朋友說一句,請相信你的律師,確定打法之後保持專注,并且把不可控的事情降到最小。無論過去發生了什麽,我依然感謝每一位關注和支持(過)我的人,謝謝你們。我不是一個控制狂,不過我自己的臨場發揮非常不穩定。

12月初庭前調解就可以看出來。那個時候我自己沒什麽主見,以律師為主。我是相信司法公正的,我相信程序的正義,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會被解決。所以,調解程序我很認真地配合,不觸及底綫的話,和平解決也是可以的。不過,努力了一下午還是一場空。在那之前,我瘋狂地發郵件和微信給所有知情的人,希望大家給予一些證詞。在這裏就真的要感謝那些願意幫助我的朋友,雖然最後并未采用任何一個人的反饋,真的,願意幫我的人都是沒有太深私交的,鞠躬 90° 向你們致敬。我的律師跟我講,“你不應該向外求,應該向你自己求”。求錘得錘哪有那麽容易,何況從後來的證據看,真真假假讓人心寒。

好在後續申請到了一些調查令,獲得了一些進展。非常感謝法官和法庭,真的很給力。至於和單位那邊的聯係,來回來去關於那份“報告”的結論措辭縂在變,最後,12月中旬,開庭前兩天我總算隨著傳票見到了那份心心念念的“報告”,作爲對方的證據出現了。那個微信和我講了兩句話就橫空出世的新聞稿也作有戲碼。是的,它們都是作爲對我不利的證據出現的。所以我後來謝絕了各位記者朋友的邀約,稿子一個一個去駁是需要成本的。

第一次庭審結束之後,我很 frustrated,就算結局不會比心裏預期的結果更差了,還是覺得很喪。那天開始我謝絕了所有的媒體,一一謝過了所有的網友,給自己放個長假——回歸到忙碌的工作中。期間大家的關心我都有看,微博雖然不再發聲,也有回應絕大多數關心。可能很多人發現從那次開庭之後,我就再也不“説話”了。微博不再更新,微信每天一條左右,無關痛癢。也不通過誰傳話,傳進來的話也不了了之。

二月份,我扔掉了那盒離整件事最近的紅糖。生活還要繼續的,旁觀者想要吃瓜、想要實錘,只是當事人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除了等,我想不出有什麽更好的方案。

那時候,大家都感嘆我們這些人後來都涼涼了。就算是 4 月份,#我也不是完美的受害者 tag出來,我也沒有説話,編輯好了一堆,然後刪掉。不為什麽,我知道自己大約很快要被通知二次開庭,在塵埃落定之前,我不想太作。期間也瞭解到大家的事情似乎都沒有什麽進展,對於我的以及她們的和他們的案子,是不是都被划到了 #MeToo 裏面,我不確定。這種有意或無意的集體拖延,給了我足夠長的時間去喘息。直到一周多以前,律師聯係我。

(這裏沒有第二次開庭的事情)

感謝我的律師們,最後的發言,至少在我莫名感到很燃。用星座運勢常用的話說,一直關注的事情,下個月就會有結果。

性騷擾137MeToo Archive116
6
6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