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ming

護理師,我最驕傲的職業 AI博士,我最期待的未來

【醫院不會冷02】難以忘記的吐血畫面

在剛擔任護理師的時候,有一天早上10點左右,推著護理車走出自己主護的病房,聽到遠方學姐大叫,一堆醫師護士正急速衝進去某間病房,這種時候,如果手上沒有緊急事情,一定要跟著衝過去,肯定有事情發生,需要人手幫忙。

我把護理車推到走道邊,趕緊跑過去,一站到那間病房門口,我嚇到不知道該做什麼事⋯

眼前是那位年輕警察,躺在病床上,正大口大口的吐血⋯。

真的在吐血⋯

他仰躺在床上,眼睛撐大,直直的瞪著天花板,嘴巴一直呈現張口的狀態,血出來的太快,每呼吸一次,就嗆到一次,每嗆到一次,嘴裡滿滿的血就像湧泉般噴發出來一次

接著,那湧泉血立刻沿著他的嘴邊、枕頭邊、床邊,啪的流到地面上,這才看到,地上有一條血河,好長一條…………。

那時我的經驗值實在很低很低,除了不知道該做什麼,第一個想到的是我的同事,今天這床的主護是跟我同期的同事,她還好嗎?

在人群中,發現她小小的身影,當菜鳥的病人有狀況時,學姐都會叫我們去床尾站,因為那裡視野佳,是紀錄者的指定位置,學姐知道我們會不知所措,讓新人當紀錄是進入狀況最快的方法,同事的臉色蒼白,眼神和病人一樣無助

我的思緒好亂…

病床邊被十位左右的醫護人員包圍,護理師們急著量血壓、打靜脈留置針、移掉床頭板、移動病床讓出急救空間、推急救車來、給高濃度氧氣、準備抽痰用品要抽口中的血、聽醫師指令打藥、備血、安撫家屬⋯,醫師們急著評估狀況、準備急救的S-B tube、抽動脈血、壓制躁動不安的病人⋯。

還沒定下神來,就看到一位醫師跳上病人的床,其他醫師護理師壓頭壓手壓腳,主責的總醫師拿出手上的S-B tube ,直接往病人鼻孔塞,鼻孔通道那麼小,那管子那麼粗,病人肯定很難受!

病人臉部表情猙獰,急躁的抽動身體任何一個可以動的地方,為什麼不打麻醉?要讓他這麼難受?因為一旦打了麻醉,他將無法自主呼吸,現在口腔裡、氣道裡都是血,能自主呼吸時,嗆到還會吐,一旦不能自主呼吸,不知道該嗆吐時更危險!

眼前驚心動魄…

因為塞得不是很順利,我看著醫師雙腳橫跪在病人身體兩邊,雙手緊握那條管子,往病人的方向猛的用力再用力,床也跟著這個節奏晃動。

每插一下,他的太太跟著哭喊一聲,哭聲伴隨她的眼淚奔流,我的心也再揪緊一下,今天還好他的兩個孩子沒來,一個剛上小學,一個幼稚園,小孩如果看到爸爸這個樣子,再聽到媽媽哭成這個樣子,小小的心靈不知是否承受得住。

好不容易終於插到底,趕緊打氣,撐開內部氣球,從食道、胃裡面加壓止血,出血口壓緊了,接下來便要快速送到加護病房,做進一步治療。

一群人開始將能放上床的儀器全部拆下來放上床、拿來氧氣鋼瓶、接上氧氣、繼續監測狀況、有人負責聯絡、有人負責開始推動病床,紀錄還在疾筆振書,邊走邊寫,一群人就這樣消失在我面前,留下地上滿滿的血…。

食道靜脈曲張出血

第一次認識這位警察時,學姐說他已經是這個病房的常客,本身是B型肝炎帶原者,嚴重肝硬化,併發症如腹水、黃疸…,在他身上都非常的明顯,其中,又以食道靜脈曲張最為危險,因為是膨大像瘤的血管破裂,出血量非常多,嘴巴會不斷吐出一口一口的鮮血,嚴重時會引起休克,甚至死亡

而S-B tube(Sengstaken-Blakemore tube),又叫食道氣球,這時的用處即是「利用外在壓力,將胃與食道的出血處"加壓止血"」。

這黃黃的球這麼粗,要硬生生的插進鼻孔裡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太恐怖…

食道靜脈曲張什麼時候會破裂實在無法預估,病人可能前一秒還悠閒的吃著點心,下一秒就突然大吐血,有時出血量大到可以噴到天花板上…。

長期慢性B肝、C肝、酗酒…導致的「肝硬化」,後患無窮,曾有另一位老伯,嚴重肝硬化,導致肝昏迷,他肝昏迷發作時症狀很經典,全家祖宗十八代都不認得了,整個人會躁動不安咆哮,這時他太太都會認為是魔神仔上他的身,一直在旁邊唸經!罵夭壽鬼!

其實,若沒即時發現很快就開始嗜睡昏迷。因此,第一件事便是趕快準備灌腸,這是血中氨(ammonia)濃度太高引起的昏迷前兆,我第一次遇到時也很傻不懂,直到學姐噹我才知道嚴重性,這位老伯發生的頻率很高,因此第二次後我就知道該做什麼事了。

唉~我的媽媽也是B型肝炎帶原者,每半年必須抽血、作腹部超音波檢查,老人家不喜歡上醫院,尤其是這種例行檢查,每次都沒有特別異常,就會覺得浪費時間、浪費金錢,然而沒有異常正是好事,只是很難改變他們的想法。

【讓愛發電計畫.提案】醫院不會冷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