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ming

護理師,我最驕傲的職業 AI博士,我最期待的未來

這個人的性別重要嗎?

如果生命當中可以選擇一個適合的人與自己長廂廝守,這個人的性別重要嗎?

在我之前的文章裡,曾經提到:(拒絕被控制,也拒絕承襲

我也見過非常開明的家長,女兒帶著她的女友回家、結婚、領養小孩,一家三代和樂相處,假日到處遊玩,看他們在互動上彼此尊重、不過度干涉,幸福滿分。

其實,就是我表哥一家。

pixabay.com

回想生平中第一次與性少數相遇

剛上大學時,很幸運的身處在一群北中南集合的朋友圈中。

大家都是未來的護理人員,認識自己身體的機會比一般大學生多,就互相學習,你看我,我看你。

大三那年,某次與室友(這次真的是大學女室友,不是現在家裡那個男室友 XD)睡前聊天,聊著聊著,突然聊到她們社團外宿發生的事情。

她參加功夫型社團(凡舉柔道、跆拳、合氣道、空手道…,我都覺得是帥氣的功夫型社團),那年打進縣市比賽的決賽,因此參賽那幾天有機會和社團裡的學姐共宿,一群人擠在大通舖。

當晚不知為何,聊著聊著,彷復進了PTT西斯版,室友大解禁描述社團共宿那幾晚,她半夜醒來看到的事情,聽得我像是進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然而就護理學教育傳達的知識,即使自己心裡確實充滿好奇感,在認知裡,我們也清楚這些是很正常的事。(咱們就別具體描述是什麼事了 XD)

只是,讓我訝異的是,我終於聽懂了,我的室友,其實是喜歡女生的。

我真的是後知後覺型,我們同班3年,做室友2年,我都沒有發覺。

不過,這份訝異其實是來自於「原來這些是那麼自然的事」呀!

自己很少接觸這方面的議題或討論,甚至是在Matters上才知道有「驕傲月」的,也好奇「性少數」這詞是專有名詞嗎?所以對這方面,沒有一知半解,而是不知不解。

在那陣默默的訝異之後,不論是外在表現上,或內在想法上,我的室友依舊是我的室友,沒有因此而有什麼不一樣,我覺得很平常,因此,我們仍然一起生活著。

會有爭議及矛盾都是人自己創造出來的。

對於這件事,我想問的倒是:

「如果生命當中可以選擇一個適合的人與自己長廂廝守,這個人的性別重要嗎?」

看表哥一家,媽媽、女兒、媳婦、孫子快樂相處,彼此關心,這才是最富足的呀!

啊!漏了提到,其實表哥是個傳統大男人,因此,他們家偶爾會出現一些頗有趣、相當反差的畫面,想像一下一群女人愉快的逗著孩子玩,坐在角落斜視這美滿畫面的中年傳統男子,每次看到都要忍住不笑出來,好想問表嫂當初怎麼說服表哥的哦!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区活动提案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遇见的一位性少数的初体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