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ming

護理師,我最驕傲的職業 AI博士,我最期待的未來

【人生的突破時刻】護理師的障礙

既然哭了,就不要被挫折打倒,不然眼淚就浪費了…

護理師最脆弱的那年,九成也許都在第一年,原因可能不是來自環境,而是自己給的壓力,壓垮了自己。

最近有一位新人要離職,起因是在輸血過程中發生Near Miss(跡近錯失),意即:已經發生的疏失(Error),但未對病人造成傷害,有點像「虛驚事件」。

掉著淚,決意離職的告白是「自己無法承擔病人的生死,承受不了那樣的心理壓力」,自覺完全不適合擔任第一線的護理工作。

回想起自己的第一年,狀況一樣糟糕

我從國中升高中那年,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升學壓力,還有熬夜,原本不會過敏的體質,突然被「過敏」纏上,纏至今也將20年,依舊離不開藥物。

病情最慘的那年,就是當新人的第一年。

半夜常常被自己驚醒,因為窒息,受到極度驚嚇,上半身瞬間彈起來。

https://health.ettoday.net/news/767720

窒息的原因是「鼻過敏太嚴重」,呼吸道完全阻塞,一點氧氣都吸不到,幸好人體還有反射作用,熟睡中還能對失去氧氣有反應,那年自知是鼻過敏太嚴重,還好沒有聯想到鬼壓床這種傳說。

上班時,帶我的學姐老是大驚小怪的問說「怎麼,你有沒有聽到ㄏㄧㄨ ㄏㄧㄨ的聲音」(有點像咻咻咻),我說「有啊…就是我的鼻子」,就算吃了藥,還是阻塞的很嚴重,唯獨比半夜好一點,不會兩孔都阻塞,至少會有一孔有些微的縫隙。

那時壓力真的太大了,學校學了四年,都很單純,講心血管疾病就專注在心血管,討論肺疾就只談肺疾。

可是到了臨床上,每個病人都是各個器官系統疾病的綜合體,一下子要面對,要能反應,沒有經驗的新人,只能帶著一股傻勁的做,運氣好的順利渡過第一年,慢慢成長,運氣差的,第一年就像在地獄裡掙扎,想逃抓不到邊,想留卻找不到適合自己的方法。

到了獨立期,症狀愈來愈不行,明顯影響作息和健康

在病房裡,新人都有資深學姐帶,帶多久看各家醫院、各單位而不同。

當要開始一個人單打獨鬥時,每天都覺得身體在發抖,心中滿是不確定感,推著護理車去找病人,半夜睡覺老是夢到已經早上快10點了,病人9點該吃的藥我一個都還沒發出去,還在找我的護理車,學姐們都不見了,有時是夢到要交班了,我竟然都還沒搞清楚每個病人的狀況,或是夢到正在病房處理病人的狀況,但壓根不曉得我該怎麼辦,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全身緊繃,就像吸不到空氣一樣,然後,「蹦!」我又整個人彈跳起來,真的吸不到空氣,又嚇醒了。

這樣反反覆覆,家人每個月見我回家一次,氣色一回比一回差。

就在某天,因為一位督導,我突然體悟一件事

當時我在台大公館院區,平時這裡大概是護理部的三不管地帶(自已這樣覺得XD)。

公館院區很小,沒幾個病房,跟總院那距離好一段路程,坐交通車也要花點時間,護理部的督導們很少有機會來這走走。

某天,我們的直屬督導來聽我們交班,她完全打破我對護理主管的印象。

親切,笑容可掬,但真正對我有影響的是「她的指導」,督導聽交班時,不是來找碴的,不是來刁難的,她仔細聽我們所講的內容,當發現有對我們有用的知識時,她便分享自己的個人經驗。

那時我們肝病末期的病人不少,對於黃疸的判斷都靠抽血,她告訴我們身體軀幹黃、四肢黃、手掌黃、臉黃、眼白黃,各自的黃疸指數大概是多少,讓我可以目視就判斷出病人現在可能的指數,也能更清楚病人的變化是好轉還是下滑…。

我不知道身旁的資深學姐知不知道這個知識,如果知道卻不教我,我要多久以後才能學到?那如果連學姐也不知道呢?我回家查書,書也沒寫到這麼細節,這種好像只能靠師徒制傳遞的知識,也太珍貴了吧!

自此,我突然學會了張開耳朵,仔細聽,身邊正在發生什麼事

醫療上,太多複雜的事件交錯,書上能教的太有限。

有時候,我會聽到某位同事在走廊上,急著大喊問說「病人有沒有抽過Troponin-I ?」Troponin-I ?那是什麼?為什麼要這麼急?急到要在走廊上大喊?然後,我就會去翻看那個病人的病歷,才發現原來是懷疑「急性心肌梗塞」,而且不止Troponin-I ,還抽了一堆其他的血清指標。

在護理站裡,看著病人的紀錄,從症狀、主訴,到醫生的診斷、用藥;看大家在忙,不好意思走進那個病房,就坐在護理站聽,醫生們走回來時都在說什麼,準備做什麼處理,學姐們走回來時,都在準備什麼;回宿舍後,再把寫下的一個一個查,漸漸的,就更認識這個疾病了,教自己,下次如果是自己遇上,知不知道該做什麼。

這一招,大大的突破了自己的困境,那時,學習的最快速,連自己都突然有了成就感。

當新人的那年,想哭的日子俯拾皆是。

但我想告訴自己的是,既然哭了,就要哭得有價值。

Matters社區活動提案:【人生的突破時刻】超越昨天的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