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旅程

在這個混沌的世界中,想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可能消逝的一切

For you

發布於
修訂於
這應該是我在馬特市第四次寫你了。

這應該是我在馬特市第四次寫你了。

開始在這裡註了冊是爲了你,每次大家在文裡聊著留在馬特市的堅持與初心時,我也總會想到你,年中時因爲厭煩這裡的紛爭,本想把所有文給砍了然後離開,卻還是放不下心裡那一絲的掛念,而那篇「曬太陽」就這麼成了唯一的倖存者。

想起那時在這裡讀到你的第一篇文時,讀得心裡直發慌,想著要做些什麼,該做些什麼,一個遠在海這端的普通人,還能做什麼呢,只能註了冊,想用最世俗的方式給出支持,讀著你久久才上來更新的文章,揣著心,然後再寫下那些不輕不重的無謂留言。

「對你的幫助該是零吧」,我心裡其實是知道的,可卻自私的想以這種最省事的方法平息自己內心的波瀾。

前幾天無法剛好寫了篇賈樟柯那部新紀錄片的觀後文,我曾經很喜歡賈導的作品,可他最近的幾部電影,我已經有些無法產生共鳴,但還是被制約似的,有就會看,在這部紀錄片片尾,余華說了段被觀影者一致認為是全片最精華的話,他約略是這麼說的,「我小的時候,在海邊玩,看到的海水都是黃點點的,可課本裡卻說海水是藍的,所以有一天,我就想說我要一直游,一直游,游到海水變藍。」。

我還找了篇在台灣媒體上讀到,我挺認同的影評傳給了無法看,那評論裡認為余華這段話也許是他與賈樟柯共謀埋下的暗梗,他們在這個無法暢所欲言的世道下,用這樣隱晦的話語在訴說心裡的冀盼。

昨晚看了你的新文章,在文末你這樣寫著,「是的,我們都很絕望,可是我們還是固執的堅持著⋯」,讀著我便想起了余華說的那段話,那段前兩天我還覺得很有意境的話,現在卻讓人越想越怒,然後我開始氣起賈樟柯跟余華來了,這些還能握住某程度發話權的人,只會也只能在那講些不痛不癢,傷害不到自己的高尚話,可那真的跳下海,想要一直游一直游到海水變藍的傻子,卻一個個卡在漩渦裡。

一直游一直游,海水真的會變藍嗎?

你在那一端有見著一絲的湛藍嗎?

昨天打開了追蹤列表,你的文章跟馬特市裡我也很喜歡的另一個寫者的文章剛好上下相鄰著列在我的網頁上,那端的他正歡欣地寫著隔天要到來的特別日子,而你,好不容易從那混濁海水漩渦裡爬上岸的你,卻在擔心著一樣被水鬼給絆住的朋友。

混亂了一整晚,想著寫下些什麼,卻又怕寫什麼都不對,然候發覺我現在竟也像極了賈跟余兩人,能寫的只有這些無關痛癢的呻吟而已。

多曬太陽,祝平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有个朋友叫煎饼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