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 Chan

透過閱讀、思考、寫作和實踐,反思兒童觀、教育理念和為人父母之道,回歸作為「人」的本質。以喜樂為激進的行動,在強權的世界活出溫柔。 Facebook Page: Tell It Slant https://www.Lfacebook.com/lamchan22/ Instagram: joy_is_a_radical_act

Overdramatic??

「我不告訴你,就是因為怕你的反應overdramatic!And this is exactly what you do now.」兒子這樣說。
Image by CBC Kids News

                                                

Technoblade——年僅23歲,他的YouTube 頻道有1400萬訂閱人數,內容主要分享他的Minecraft影片,以及他玩Minecraft的現場直播。2022年6月30日,他父親公開宣佈了他的死訊。

我兒子很喜歡Technoblade,在他剛開始玩Minecraft的時候,他很喜歡見人就宣傳,說:「Subscribe to Technoblade!」

我從朋友那裏聽見Technoblade的死訊時,已經是7月,我感到震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想如果是真的,兒子不可能不知道,但他沒有跟我提過這件事。於是我走進電腦房,又不敢太直接問他,於是繞了個圈來問:

「你最近好像很少看Technoblade的影片。」

「他沒有上載。」他回答說。

「我記得你去年好像說過他病了,要做手術,你知道他情況如何嗎?」

「你為什麼問這個問題?」他表情有點不自在。

「是這樣的,我聽見一個消息,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聽說他去世了,你知道這件事嗎?」

「我昨天就知道了。」他很快地回答,並繼續他的Minecraft遊戲。

「你沒有告訴我呢!」我用手臂環抱他的肩膀,說:「你一定很傷心吧?」

「我不告訴你,就是因為怕你的反應overdramatic!And this is exactly what you do now.」

我馬上把手縮回,並說:「我沒有玩Minecraft,也不太認識Technoblade,聽見這消息還是感到很難過,所以我想對你來說一定是更大的震撼……我只是想慰問一下。」

然後,我就離開了。

我走到自己的房間,坐下來思考。

首先,我想像自己是另一個人,旁觀我的感覺——被指責、被嫌棄、被拒絕的感覺。我對自己說:「你想慰問,但這卻正是他不想要的;你以為他需要你的關心,但他卻正是怕你會去關心;你覺得自己很小心翼翼地照顧他的感受,也沒有很大的情緒反應,只是輕輕抱一下肩膀,說一句話,但原來對他來說這已經是 “overdramatic”!你想多關心情感的需要原來是給人太誇張、太煞有介事的感覺。」

然後,我仍然想像自己是另一個人,旁觀這個少年的感受——還未處理好的情緒,還未準備好讓別人看見,被別人入侵私人領域的感覺,就好像還未穿好衣服就有人闖進房間,好尷尬、好狼狽。

我們兩個的感覺都不應被否定,我擁抱了自己的感覺,不厭棄那個喜歡關心情感需要的自己,不因為別人未準備好接受就否定自己的好。我告訴自己:我並不是 “overdramatic”,那只是他未能接受,我其實是個有情的人。

這樣接納了自己,才終於有心靈空間去接納這少年,他並非無情,更不是沒有情感需要,而是需要大人接納他的情緒,並以他能接受的方式去關心他。

既然他不能接受直接地關注他的情緒,也不想別人隨意碰觸這個私人領域,我就嘗試表達意見而不是情感,藉此與他建立連繫。

當天稍晚的時候,他剛洗完澡,我按照平時的習慣替他吹頭髮,邊吹邊聊天。

「原來Technoblade只有23歲,很年輕呢!不過,他在世這短短的時光,卻已經做到了他最想做的事,將他的天賦盡情發揮了,我覺得這真的是很難得!」我說出自己的想法。

「是啊,他達到了他的目標,而且是超過了這個目標。」他終於可以泰然自若地談論這件事。

「他的遺言中還說若給他再多活千百次人生,他還是會選擇成為Technoblade!我真心羨慕和欣賞。」

第二天,我在兒子的Discord 帳戶發現他的頭像下寫上一句新的句子:

“Rest in peace, Technoblade.”

少年人所需要的陪伴,大概就從尊重他的感受開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兒子的英雄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