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 Chan

透過閱讀、思考、寫作和實踐,反思兒童觀、教育理念和為人父母之道,回歸作為「人」的本質。以喜樂為激進的行動,在強權的世界活出溫柔。 Facebook Page: Tell It Slant https://www.Lfacebook.com/lamchan22/ Instagram: joy_is_a_radical_act

尊重——「接待」的方式

我不是說「稱讚」,我是說「尊重」……

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創辦孤兒院收容猶太孤兒的波蘭兒童人權之父柯扎克(Janusz Korczak)本身是兒科醫生,由於許多孩子對於給醫生做檢查會感到非常不安,他會嘗試在做檢查時跟孩子聊天,讓他們放鬆心情,他在《如何愛孩子》一書中記述了某次跟一個孩子聊天時所得到的啟發:

「『你會自己開門嗎?』我問一個病人,他媽媽事先告訴過我,他會怕醫生。

『甚至連廁所的門都會開。』他很快回答。

我哈哈大笑。男孩覺得尷尬,但是我更尷尬。

我讓他說出他秘密的勝利,然後我嘲笑了他。

這不難想像,當他已經可以不費力地打開所有的門,只有廁所的門頑強抵抗。那是他野心的目標:從這個角度看,他和夢想著完成困難手術的年輕醫生,並沒有什麼兩樣。

他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因為他知道,他內心世界的事物不會在外在的現實中引起任何共鳴。

也許人們經常抱著懷疑的態度問他問題,讓他沮喪,或是將他推開。『你在那裏幹什麼?你為什麼一直在那裏東摸西摸?不要動它,因為你會把它弄壞。馬上回房間去。』

於是他偷偷地、秘密地工作,最後終於打開門了。

……

你們有沒有看過,嬰兒花上很長時間,有耐心地、小臉一動也不動,嘴巴微微張開,眼神專注地把褲襪或拖鞋穿上又脫下?他不是在玩,也不是在模仿大人,更不是在殺時間。他在工作。

等到他三歲、五歲、十歲的時候,你們要給他的意志提供什麼樣的養分?」


我想,「養分」就是以「信任」和「肯定」來表達的「尊重」。請注意:我不是說「稱讚」,我是說「尊重」,就像柯扎克說的,明白到孩子們一直在「工作」,而且非常認真,跟一個夢想著完成困難手術的年輕醫生一樣。這樣的尊重,不但是對孩子提供意志的養分,對這樣尊重孩子的大人來說,在給予尊重的時候,大人自己的人性也得救贖。耶穌是這樣說的:

「凡因我的名(按:這不是說打著耶穌或基督教的名號,『因我的名』說的是用與他的性情和心意一致的方式)接待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凡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我來的。誰是你們中間最小的,那人就是最大的。」(路加福音九48)

柯扎克這個故事引起我的共鳴,叫我想起有一次兒子向我們發脾氣的事。

某次我在手機中發現一段多年前的錄影片段,是兒子五歲的時候因為看了《孤星淚》電影,不斷地唱著電影中的歌曲,其中一首 “Who am I”是當時他最喜歡唱的,他唱得七情上面,歌曲最後一句「24601——」是全首歌最高音、最激昂的一句,他閉上眼睛出盡全力擠出最後一個音,眼睛、鼻子皺成一團,唱得有一點點跑調,但我們覺得十分可愛,我把片段給他看,我和丈夫都笑得人仰馬翻,說他太可愛了,他看了一眼卻把電話推開,說不要再看,但我說:

「你看看吧,你那時真是很可愛。」

他用力把電話推開,幾乎將我的電話推到地上,我驚訝地說:

「幹嘛那麼大反應?!我又不是取笑你,只是覺得可愛。」

然後他很憤怒地說:「我說了不要再看,你都不理會!」

此時我才開始接受他原來真的並不喜歡我們這樣重播片段,但我還是花了一段時間才明白他的想法和感受。

後來過了一段日子,我跟他重提這件事,告訴他我想要了解他的感受和想法,他說如果我真的想看,自己私下看看倒是沒問題的,只是不要在他面前展示。

我後來才終於想通了:他不斷地唱這些歌曲,不是為了模仿大人,不是為了表演,更不是要做可愛的事來娛樂我們,是因為他真的喜歡,他重複試唱,探索自己的聲音可以到達的領域,回味那些音符的跳動、歌詞的鏗鏘,甚至是在嘗試弄清楚歌詞想要表達的意思,他認真的「工作」卻被我用來「娛樂」,而且並不認真看待他的反對,直到他發脾氣我還感覺莫名其妙。我們大人有時覺得自己沒有惡意,不過其實某些行為是不自覺地出自對小孩子的「輕視」,以為他們所需要的尊重跟大人不一樣。

孩子許多行為或活動都是在「工作」,我們卻常常認為那是無關緊要的玩意兒。

所以,大一點的孩子在玩電腦遊戲或做他們感興趣的事時,當中的耐性和專注,同樣是認真和具意志力的「工作」,請不要輕看他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