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长平。

答弦子:女生都该练练“狮吼功”

@弦子 ——

感谢老师的回复,也想向老师提出一个问题,因为微博上的私信,我现在接触的很多都是房思琪的例子,没有想到会那么多,而且过程都很类似,虽然现在我还不能完全理解林奕含为什么会爱上老师,但是对这类受害者的痛苦有一个非常直观的感受,所以现在我也还是非常迷惑,或许这些案例更加深刻的体现了不平等的权力的可怕性,总应该有个解决或者讨论的渠道。而事实是,除非当事人都像林奕含那样自证清白,不然真的很难获得任何解脱自己的机会——希望老师可以给我一个方向,我希望可以和大家更好的交流房思琪式的案例,这样或许可以对帮助我曝光房思琪式的案例,但现在由于学识浅薄,我并不知道应该如何谈起。

@Chang Ping ——

@弦子 谢谢你提供这些事实。各种类型的性侵案数量之众,性质之恶劣,总是令人震惊。我们也要提醒自己,这些只是可以说出来的事实而已。在被说出来之前,它们一直存在,就像大量未能说出的事实一样。

“说出来”不只是让事实曝光,而且是当事人之间扭转权力关系的开始。大家知道,性侵案的关键,不是某些男人更禽兽,不是某些女人不检点,也不是酒精让人失控,而是权力关系失衡之后的欺凌(bullying,或称霸陵) 。施害者控制局面的筹码之一,就是料定受害者不敢说出去。“说啊,说了也没人信!”“说出去首先是你自己丢人!”“敢说出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那些在关押中受折磨的人权律师也会受到同样的威胁,甚至要求签下“沉默协议书”才能放人。

因此,“说出来”首先不是为了让人相信,受人质疑,而是改变你和欺凌者之间的权力关系。

@艾晓明 老师分析了林奕含小说的语言,非常到位。语言是关键。说不说,说什么,怎样说,都是权力游戏的一部分。我研究过校园欺凌问题。有个朋友,德国中学老师,跟我谈到过对付欺凌语言游戏。比如你想脱身,“我替你走还不行吗”会让欺凌者获得满足感,“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说话”则会让被欺凌者夺回主导感。她说,对付欺凌最有效的武器,不是打回去,不是告老师,而是大声喊“走开(或滚开、滚出去)”。如果不敢一个人喊,就叫上朋友一起喊。

“滚开”这个简单的词语,我建议人人都学会,特别是女生。出国旅游的话,学会各种语言的说法。我有一次经历:深夜在波恩坐地铁回家,接一个长电话。为了不打搅别人,我走到几节空车厢的最后一节。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抬头看见一个瘾君子,拿着针头对着我,说:“要么扎针,要么钱!”我同情他,也不想试验被针扎(鬼知道那是什么),就摸了20欧元给他。继续专心讲电话。又听见声音,抬头看,又是他:“要么扎针,要么钱!”我气坏了,大吼一声:“滚开!”他掉头就跑。

当然,这只能证明“滚开”的力量,不能说明真正的权力关系。在真正的权力关系中,“滚开”是很难说出口的。不信你先在浴室里练习试试。打开水龙头,对着空中高喊一百遍“滚开”。然后想象,一个对你有权力的人,侵犯你了,你站起来喊:“滚开!”未雨绸缪,反复练习。

“君不见剑气棱棱贯牛斗?胸中了了旧恩仇。”这是秋瑾的《剑歌》。她真练剑。愤怒地高喊“滚开”,就是当代每个女人要练的剑术。(一位女士听了我的推荐,说,“明白,狮吼功。”好吧。)

不只是这样。各种旧话语都是陷阱。当老师把手放在你的腿上,不要怯怯地问:“老师,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是把话语主导权交给他,他早准备好了:“因为老师太喜欢你了。”你要说:“×××,你给我出去!立即!”“今天的课到此为止,让我想一想,我明天会告诉你怎么办。”这样一来,这一天被猜想折磨的就不是你,而是他了。

刚巧看到《纽约时报》新发了一篇“mee to”文章,

https://www.nytimes.com/2018/09/25/opinion/padma-lakshmi-sexual-assault-rape.html?_ga=2.21826107.1840909252.1538253296-587919585.1534064825

作者Padma Lakshmi (@PadmaLakshmi) 是节目主持人、制片人和作家。她说,她告诉女儿:“If anybody touches you in your privates or makes you feel uncomfortable, you yell loud.”她说的也是——狮吼功,改变权力关系的语言游戏。

再回到你的问题:“总应该有个解决或者讨论的渠道。”我的回答就是那位德国老师的建议:如果不敢一个人喊,就叫上朋友一起喊。这也是me too运动和其他女权运动的意义:姐妹情谊,团结,互助。一些女权组织已经做得非常好,比如 冯媛、李莹等做的反家暴,李麦子、肖美丽等做的女权行动小组,吕频对妇女赋权的思考非常深入,李思磐也组织新媒体做了很多事情。你可以加入她们,一起讨论,寻求更有效的行动方案。

想贴几句Women’s March 的宣传口号作为结束,因为觉得它讲得特别有劲。阅读的时候,请把美国的事(比如Trump, Oval office 等)置换成中国的事就行了:

Action after action, women are taking matters into our own hands at an unprecedented scale, because lives are at stake. Our resistance began with Trump’s assault on our human rights, but it doesn’t end with him. We will vote, we will march, we will rally, and we will disobey to create swift political consequences for anyone who upholds the agenda of the white supremacists in the Oval Office.

https://secure.actblue.com/donate/wmnational?recurring=1

另外, me too朱军案的重要性,不在于有些人说的是第一场诉讼,或者是否走法律程序,而是朱军直接依仗男权和政权两种霸权来进行欺凌。不要说我完全相信你的指控,就算是一个虚构的指控,对方也已经利用权力进行欺凌了,比如不立案、删帖、禁言、媒体报道评论的禁忌等等。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明白我的意思,但事实上它是正在发生的针对每个人的欺凌。你们在为自己,也为她,为他,为每一个人抗争——是的,每一个人,包括那些挑剔、质疑和辱骂你们的人。

1 篇關聯作品
性騷擾137在線問答150
99
99

回應1

只看衍生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