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龙

Absurdity

自由撰稿的倦惰與中國媒體的國際新聞選題

發布於

自從美國大選後就沒有更新了,因為最近一直在找自由撰稿的工作。自己有點工作經驗,文筆也還可以,所以敲門問一問還蠻簡單的,然後最後全部卡在選題上。我問的全都是泛嚴肅媒體,有些雖然是自媒體的樣子,但所有稿件還是基於採訪基礎上的,所以我把它們稱為泛嚴肅媒體。

我居然產生了一種極度水土不服的感覺。以前一直都做國內新聞,判斷選題時,我是借用前人經驗,尋找這個小選題的母題,比如有殺人犯喊冤20載,定案證據全是口供沒有物證,這就對應著rule of law的母題,但在國際新聞這裏,我什麼都找不到。

原因是什麼,我也都知道,大家都明白。別看中國人在微信朋友圈裡會對其他國家指點江山,他們其實根本就不關心。至於那些流傳在朋友圈裡的國際新聞是真的還是假的?誰在意呢?

但這個原因讓實操變得格外奇怪。某媒體希望我多尋找海外華人的故事,還需要別人提供大量照片,要記錄人生。我人在瑞士,至今見到的華人除了中餐館的,就是打flu shot時遇到的一對華人夫妻。他們見到我們時,格外興奮,說他們在這裡一兩年了,很少見到華人,今天實在是太幸運了。

另一家則想讓我找不一樣的,去政治的選題。我的德語水平還不足以讓我能去閱讀德文報紙,而在歐洲的英文媒體(不包括英國媒體),則多半寫的是政治新聞。我的德文水平更無法達到能夠採訪的程度。所以撰稿寫文,也多半只是編譯(這可能還涉及到法律問題)。

所以慢慢就淡下來了。我不報題,那些編輯老師也不打擾我。

說了一大通,感覺像在抱怨。倒也沒有。本來這就是工作而已,有就做,沒有就算了。我也不算是很積極。原本想讓生活不無聊所以找件事做,卻沒料到這件事也挺無聊的。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