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gwin

豆瓣难民,找个没有审查的地方写字

谈爱国

發布於

女儿如今上的小学意识形态的教育已经夸张到丧心病狂。

大字不识几个的孩子已经要背诵24字的‘核心价值观’,我开玩笑说,这24字弄懂了你博士都可以毕业了。然后女儿就开始给我诉苦,今天学校里老师的诸多爱国主义教育要求。

我知道中间很多概念、语词的含混不清孩子是意识不到的,我也不打算和学校撕破脸去否定他们的意识形态灌输。

但是愤怒让我很想把这些模糊的概念,整理成文字,以便孩子以后能够理解的时候翻看。

“爱国”这组动宾词组,国本身就是一个很难定义的词语。

海德格尔提出过人是被抛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我们的出生都并不由我们所控制。但今天我们基本都会出生于某个国家。这是一个大系统,我们会拿到对应的身份证件、编号、强制教育、税收等等无处躲藏的现代系统。就这些系统内最核心的恐怕是属于小部分群体或者个人意志决定的暴力机构。

这份想法来自马克思韦伯,由于这个小的暴力机构几乎垄断了最高暴力的权力,机构和他的决策者就有了绝对话语权,从而对政治、媒体、经济、教育等等方面形成影响。但这个暴力内核值得爱吗?我想一般人是很难爱得起来的,至少很难形成群体共识。

那今天谈的爱国,爱的是谁呢?是我们脚下的山河?是我们具有共同文化的民族?是我们拥有共同意志的共同体?

故乡,在前现代因为我们基本上生于一地长于一地,爱故乡可以是爱自己经验的一草一木、楼宇山川。但今天,我居住于一个巨大的城市,根本不可能去经验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在城市中的各种服务更多也是用金钱来维系,而非情感的投入。住在海淀区是否应该爱房山区?以后搬家去了西城区又怎么来爱呢?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