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居

如你願意,可以喚我阿居 。

屋宇有燈

發布於

我仍然相信,真我,就像一盞小小的恒常的燈,微微亮在心頭。

它存在於恆久地流動的意識背後。


身體不是我,情緒不是我,思想不是我,身份認同不是我,關係不是我,標籤也不是我。

因為他們在不斷地生滅變化。我不附著在大海的波浪上。


把任何虛妄當成真實,想要它恆久,想要它順心如意,就會有執著的煩惱。

也會有因為不好就不喜愛,就厭棄自己,就失去信心的煩惱。


可他們不過是一些來而復去的東西。你憑你的力,可以促它們往你希望的方向生長,可是風雲雨露,不隨人意,你像個農夫,播種後只能接受收成。

收成不滿意,就再繼續播種。如是而已。一種蔬菜的毀滅,不代表你農夫的毀滅。一季的無收,不代表你農夫的凋零。


沒有人可以剝奪你隨時隨地繼續做農夫的資格。到死前一刻,你還是有選擇。


因為一念變化而起的變化可以是迅速的。我不是在說俗世需要等到數月才收成的農夫。當然,有一些事情,是需要比數月還漫長的播種。


你初來時只是兩手空空的農夫啊。連種子的獲得都是值得感恩的。更何況陽光和雨露。


妳想起好時光和好狀態,想起自己(曾經)擁有的能力和思維方式,要覺得這是來自饋贈,它們不是妳本身,不會固定不變,時來時走,是很自然的。而妳在想起的那一念,就重新接上了這條線索。它們並非毫無意義地來去。他們有遺產。


身體是我借來居住的屋子。情緒、思想都依附而生。妳借助它們來這個世界旅行一趟,它們幫助你去理解、去感受、去決策、去行動。他們不構成我自己。但我可以試著使用和調整他們。


我仍相信宇宙中有無名無形的力量。而我,和每個人一樣,是可以和那股力量對接上的。它恆定、永久,使我不會因為世界上的生滅無常而恐懼不安。

相信一點兒萬物有靈,會比較有安全感。


像是兒時雷雨天,抱著熟悉的小豬布偶,想像它是有人格的,想像他在陪伴我。

那時就意識到,我的心可以這樣分離出一個陪伴和安慰的角色。那麼我知道我在陪伴我自己,那股安定無名的力量在陪伴我自己,就夠了。


2020.02.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