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田橙

让我们保持安静,被生活环绕

冥想盆 | 5.1 — 5.7 读书交流

發布於
《一间自己的房间》和《夏日终曲》

C 一间自己的房间

一间自己的房间

伍尔夫是英国的女作家和女权主义者。文章一开始她就抛出自己的观点:“一个女人如果打算写小说的话,那她一定要有钱,还要有一间自己的房间。”接着她就将自己如何得到这个观点的思考过程原原本本、大胆坦率地告诉读者。

同时告诉我们:一个女孩,如果想要挣脱束缚,需要些什么?

伍尔夫的回答是——经济独立、人格独立、自由空间、选择的权利。

她告诫当时那些坐在教室里听讲座的佼佼者、女大学生:

“我希望,大家无论通过什么方法,都能挣到足够的钱,去旅行,去闲着,去思考世界的过去和未来,去看书做梦,去街角闲逛,让思绪的钓线深深沉入街流之中。”

若以书而论,每本书都会变成你自己的房间,给你一个庇护,让你安静下来。


是这样,她说了两个我觉得很有意思的地方

1.假如莎士比亚有个妹妹,对戏剧充满热爱,富有才华

父母没有送她去读书,她偷看哥哥的书然后没看几页就被父母叫去补袜子。她因为不想和邻家羊毛商的儿子结婚,离家出走。像哥哥一样钟情剧院,剧场经理暗示她,她始终无法施展自己的才华

这究竟是真是假,谁能断定呢?

   但若反思我杜撰的莎士比亚妹妹的故事,我觉得,那终究蕴含了部分真相:任何一位天赋过人的十六世纪才女都注定会发疯,会饮弹自尽,或在某个远离村庄的荒舍离群索居,孤独终老,半是女巫,半是术士,被人取笑,也让人畏惧。

   这位天赋过人的才女一旦将其才华用于诗歌,除了旁人的百般阻挠,她与之对抗的本能也会折磨她撕扯她,无需动用心理学的大道理就能断定,她的健康和精神必然大受其害,身心俱残。没有哪个女人走到伦敦、从剧院后台径直冲到演员经理面前而不会经受侮辱、遭受痛苦,也许这毫无道理可言—或许是因为贞洁观,但这很可能只是一些社会群体出于不可知的理由而臆造出来,并且疯狂崇拜的概念—但却无可避免。

2. 如果夏洛特·勃朗特有钱一点,对这个世界多了解一点,多一些人生阅历,她的作品会更棒。而不是在寂寥地眺望远方的田野消磨天赋.


H: 莎士比亚的妹妹那个例子真的好真实

   现在也可以看到这样的事情

C: 是这样的,所以很多人说,啊呀女性权利已经很高啦。就会很无语,那些失声的,被无形中放弃的,她们是不被看见的。

H: 男孩追求梦想要求女朋友体谅,女性追逐自己的梦想就要被百般阻挠, 说这一切都是没有必要的。

C: 哈哈哈乃万。虎扑女神了。

2019年,中国的发达地区,还有走私阴道血去鉴定男女。那些女孩没有被生下来。

H: 说到底现在男性所谓的压力 就业啊结婚啊 还不是同胞们造成的。

C: 对啊,所以我提倡男女平等,同工同酬, 女性的崛起对男性也有好处

   看完了豆瓣,想到一个meme

   女性和男性的关系就像鱼和摩托车。

H:为什么

C: 就是大家以为是鱼和水,女人离不开男人嘛,实际上是摩托车,对我没什么用。




H《夏日终曲》

夏日终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人称的缘故,在未和盘托出之前的Eilo的不安、焦灼以及莫名的期待被描写得十分细腻,每一段都想摘抄下来。

“我从第一天就喜欢上他,即使他以冰冷回应我重新献上的友谊,我也永远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这次对话,以及不乏让暴风雪远去、重新找回夏天的简单方法。我忘记在那个许诺里加的注是:冰霜和冷淡有的是办法,能立即撤销所有在晴朗日子签署的休战书。”

“那火是恐惧,是惊慌,再多挨一分钟,如果他不来敲我的门我就会死——但与其现在来到,我宁可他永远别来。”

看到最后也渐渐释然了,虽然上一秒还在震惊于居然是oliver当面说的结婚消息,但是又觉得十五年后的再见面真的能缓解我的很多难过——“我和你一样,什么都记得。”

记得莫奈涯径,也记得在罗马跟诗人以及初次见面的朋友们谈天说地,在帕斯奎诺雕像下呕吐,在罗马巷弄里接吻。

也许世界上有很多圣克莱门特症候群,他们将记忆里终生难忘的碎片重塑又叠加,一切都互相关联,但又暧昧不清。以后还会有很多个夏天,但对于他们来说,再也没有这个夏天的最后十天更让人难忘的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