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懶的貓

活在自己世界的女孩子,和世界隔著一扇車窗。渺小的瓶中的魚,卻想成為慵懶的貓。

【食之療癒】爸爸煮的蒜頭雞湯

發布於
爸爸是大廚

在介紹美食之前,先來講一下我們家的大廚吧—那就是我爸爸,也是我們家的家庭煮夫

爸爸喜歡做魚料理,因為他覺得吃魚會變聰明,經過這些年天天都有魚吃的日子,我不確定我有沒有變得更聰明,但我能肯定的告訴你,我變得挑魚吃了。

有點像是嗅覺和味覺突然變得敏銳,或者說舌頭變得更挑剔了,吃下第一口魚肉時,如果嚐出一陣腥味就會忍不住皺起眉頭,不想再吃下去,但如果肉質很鮮嫩就會忍不住一口接一口。

除了魚料理外,他還堅持每天都要煮一鍋湯,不過熬湯真的是件很耗時又費瓦斯的事,為了讓食材變得軟爛、讓湯變得入味,以小火慢熬一兩個小時是很常見的事情。

爸爸會煮的湯有很多,像是筍子排骨湯、鵝肉羹湯、鮮魚湯、蓮藕湯、山藥湯,以及今天要介紹的蒜頭雞湯。

Dan Dennis on Unsplash
我和蒜頭的愛恨情仇

在各式各樣的調味中,常見的有香菜、蒜頭、薑絲、油蔥、辣椒等,我特別的青睞蒜頭,像是在吃烤香腸、炸四季豆時不加個蒜頭總覺得不對味,但這些都是生蒜頭。

我從不吃炒青菜裡的蒜頭和熱湯中的蒜頭,經過料理後蒜頭會變得軟軟的,口感奇差,還會混入其他食物的味道,讓味道變得奇怪。

感覺蒜頭的生和熟根本就是兩個極端,一個特別好吃,但另一個超級可怕—我一直是這樣堅信的,直到有一天爸爸煮了一鍋蒜頭雞湯。

那天,我看了碗裡的湯很久,因為湯裡充滿著大大小小的蒜頭,挑都挑不乾淨,我還愣愣的問說「是直接喝嗎」,因為真的很害怕吃到湯裡的熟蒜頭。

不過最後還是喝了。真香

蒜頭流進嘴裡的那一刻,腦袋想得是熟蒜頭可怕的口感和味道,但舌尖傳遞的卻是美味的訊號。

用蛤蜊和蒜頭熬出的湯底很鮮甜,被熬了很久的蒜頭沒有被牙齒咀嚼的機會,隨著湯汁流進喉嚨再進到暖暖的胃裡,搭配上肉質鮮嫩的雞肉,令人忍不住再來一碗。

在那之後,我就懂了—沒有不好吃的食材,只有不會煮的大廚。

社區活動提案:【食之療癒】我與食物的愛恨情仇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