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W

要成為一個有故事可說的人, 然後再成為說故事的人。 旅行/自然/小記

花蓮(二)上路-關於他們和我們

發布於
photograph by ChunW

到旅社安置好行李,我們到隔著一條斑馬線的腳踏車店租車。老闆熟練的拿出地圖,畫著路線,告訴我們在哪裡轉往哪個方向,我想這大概成為他的日常了吧!只差在,他可能沒想過有一天,會有兩個要成年不成年的高中生在中午1點租了腳踏車,說要去慕谷慕魚。

「要去慕谷慕魚喔……兩個小時喔。」

平淡的口氣中,隱隱感覺得出裡頭的詫異與不可置信。

他鐵定覺得我們瘋了。

而我們的確是。

而我們也就這樣出發了。

-

日正當中,花蓮很熱情,沒起風的時候就像是小時候拿放大鏡聚焦陽光一樣,燒得連煙都快出來了。至於那顆蛋黃仍掛著他那不可一世的睥睨,專注地火烤著我,高度自信,而且萬無一失。

在慶幸我倆還未成焦屍之餘,一邊開著Google map找路,一邊抵抗暴烈的酷暑。不到半小時,全身早已溼透。

-

溽暑難耐,一路上供給我動力的,無非是左側無限綿延的山,顏色蒼鬱,那片綠深沉得讓我稍稍忘卻身處的高溫。

山啊,說是山嗎?還是樹?

地圖上,我們不會看到構成這座山有哪種樹、幾棵樹,只會看到一個山的名字,那美崙山還叫美崙山嗎?中央山脈還叫中央山脈嗎?近看是一棵的樹,而當樹肩並肩靠著時,遠處的我們又稱之為山。

甚至於說,不只是由樹構成了山,是由好幾座山構成了另一座山,而每一座山或是每一棵樹裡面,又蘊藏了好多種環境、動物、植物、微生物之類比他們還要小的東西。是每一個小東西為這棵樹賦予了意義吧,是乾燥的落葉、濕潤的地衣、擴張中的黏菌、覓食的松鼠、等待時機的老鷹賦予了這座森林意義吧!

「大山畢竟是一個無法切割的整體,山里的岩石、土壤、水和空氣相較有靈魂、能呼吸的活生物都是不可或缺的。」──山之生

當各種生命在不同地域上無間斷循環、相遇時,他們的共通點毫無疑問地都是同樣頌揚著生命的獨特性。生命們各自承載屬於他們的故事,然後和參與他們的另一個生命相識,不論相識時間長短,他們的相遇不僅成為了彼此的一部份,也共同造就了更社區性、集體性的交流活動。

他們,或說是我們,成為彼此的旅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花蓮(一)啟程-關於準備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