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耍少女

外宅那女人 § 第六章 § 屏風之上

劉姬出身於一支底層宗室,本應享受錦衣玉食的生活,卻因該宗室血緣與當今皇家過於疏遠,又因皇室祖制不得出外謀生路,導致家境窮困,萬不得已之下,才將家中女兒暗中送人。

收養她的人家也算出息,家裡兄長不久後謀得一官半職,無奈因一時糊塗獲罪,累及家人,她與家中女眷才被送入教坊司,賜名劉姬。

這故事太曲折離奇了。

陳三娘邊嗑瓜子邊聽的津津有味,還順勢捧場說道:「難怪姐姐氣質出眾,原來身上有皇家血脈啊。能與姐姐相識,真是我妹妹的福氣,讓妹妹以茶代酒敬姐姐一杯。」瓜子吃多了,終究會感到口渴。

陳三娘的捧場讓一旁的鶯鶯燕燕同時七嘴八舌起來。

「就是嘛,如若當初祖上爭氣,劉姐姐如今也是公主,說到嫁入陸府,未必會輪到九黎公主。」

她們大膽地在錦衣衛的地盤上議論皇室大統,不會被砍頭嗎?陳三娘有點為秋千女團的未來擔心。

此時,劉姬又嘆口氣說道:「幸得陸大人垂憐,為兄除罪,妾身無以為報,願與眾妹妹們齊心侍奉陸大人。可上回妹妹親眼所見,黃媽媽橫在姐妹們和喬三姐之間,仗勢欺人,如何能和睦相處。」

她面露委屈,拉過陳三娘的左手繼續說:「妹妹與喬三姐年齡相仿,若能為我說上幾句好話,妾身感激不盡。」

穆芙蓉也湊近陳三娘的右耳低聲說:「依劉姐姐在陸大人心中的份量,讓陳妹妹入院伺候,也不是難事。」

此時此刻,聽到這些誘導話語的陳三娘異常興奮,她萬萬沒想到自己會穿越到君九齡小說,還可以解鎖書中沒有提到的宅鬥劇情,眼看有機會參與其中,整個人躍躍欲試。

她戲癮一發,往桌面上用力一拍,大聲喝道:「像黃媽媽這等奴才,竟敢多次衝撞諸位姐姐,早該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豈能容她放肆!」

陳三娘的反應搞得屋內女子們頓時一愣,是她們拋出的餌太誘人,還是這黃毛ㄚ頭太好拐騙?

幸好穆芙蓉反應快,率先回神說:「咳,其實呢,劉姐姐從教坊司帶來一味藥粉,可養顏美容,明目清嗓,泡於茶水飲下,功效極佳。咱們就是喝了這藥粉,才變得膚白水嫩呢。」

她拉下衣袖展露肌膚,一口氣說的行雲流水,可恨如今小說界尚未引進置入性廣告,否則此處應有美顏美膚廠商贊助,冠名播出。

「此等好物,應當與妹妹們同享,三娘可願給喬三姐送去?」劉姬親切笑道。

積極的陳三娘立刻配合地點頭。

「有勞妹妹了,明日便我那小廝送幾帖藥粉到三娘的閣樓,若妹妹喜歡,留下一些自用也好。」

劉姬眼看大事已成,遂找了個簡單的藉口先行離去,其餘女子歡送陳三娘出廂房後,也各自散去。

幽靜的內院小徑上,陳三娘負手而行,悠哉閒逛,邊走邊想著,這藥粉肯定不是什麼好藥粉,八成有毒,小說中喬三姐嗓子變啞是因為一般病症,莫非,其中另有隱情?

忽然之間,杏桃不知從哪裡慌張跑出來。

「小姐,您逛哪兒去了,奴婢半天也找不著。陸大人就要進宅了,快隨奴婢回去吧。」

陳三娘便被杏桃匆匆忙忙拉往小閣樓的方向,途中經過前院,她注意到有個盛裝打扮的女子憑欄而望,神態盡顯嫋娜旖旎,姿態做作,朝外宅大門的方向噘著櫻桃小嘴。

「她是誰?」

「周娘子,花名依依,每次大人回來,周娘子皆拔得頭籌。」杏桃頭也不回,拉著陳三娘繼續碎步前進。

拔得頭籌,要幹嘛?搶頭香,還是撲進陸雲旗懷裡?答案顯然是後者。

好不容易趕在陸雲旗入宅前回到小閣樓,杏桃關起門不禁氣喘吁吁,陳三娘倒很開心,走入臥室,拉開屏風,提筆記上剛才收集到的新名字。

素雅的屏風上,已被陳三娘大筆揮毫,洋洋灑灑寫上不少人名。

柳氏、佟氏、阮招娣、喬三姐、劉姬、成小青、李春香、穆芙蓉、周依依。

以陳三娘的原身家境來說,出身窮苦人家的女兒能認字已屬不易,會寫字的又更少。

只是,這毛筆字實在讓人不敢恭維,真的太醜太傷眼了,杏桃入內安靜收拾筆墨,目不斜視。

隔日,陳三娘很不淑女地翹著二郎腿躺在臥榻上,嘴裡還叼著一顆櫻桃。

杏桃侍立一旁搧風,她已經可以做到神色自若地面對自家小姐粗鄙的姿勢,而不被嚇得花容失色。

陳三娘手上把玩著剛才劉姬小廝送來的"養顏美容"藥包,幾乎可以肯定喬三姐嗓音受損很可能是受人陷害,而且還是借她這個穿越之人的手。

不過,那個小廝有點面熟啊,陳三娘想著。

某個無聊的下午,她曾經閒逛到偏僻的後院小門,想找機會偷溜去大街上逛逛,無意間窺見在隱密的樹林後方,管事和小廝湊在一起耳鬢廝磨......不,低聲交談。

當時她就覺得,如果不是又解鎖了隱藏的bl劇情,就是這兩人之間有些貓膩。

這宅子可是當今最高情報局錦衣衛頭子的窩,裡頭的風吹草動,陸雲旗到底是不知道呢,還是壓根不放在眼裡?

如今,手中的這幾包藥粉一路闖關送到陳三娘手上,順利的有些詭異,她忍不住偏頭瞧一眼面色沉靜的杏桃。

也許,不管外宅的女人們行事如何囂張、花銀兩如流水、使手段栽贓陷害,陸雲旗都無所謂。

只要他出現時,她們能各司其職,扮演好九齡公主的各個部位,這些明爭暗鬥的小手段,他根本懶的插手。

也就是說,若陳三娘下藥傷到九齡公主的嗓子,她的下場一定很慘......

陳三娘思及至此,打了個冷顫之後,便帶著藥包起身前往內院,去尋找苦主喬三ㄚ了。

今日天氣略陰,但是輕風徐徐吹撫,令人舒爽。

陳三娘經過櫻花樹林的角落,發現有三名陌生的女子聚在一起竊竊私語,神色慌恐不安。

她和善的先出聲打招呼,三人如小白兔被驚嚇一般,立時害羞掩面。

「三娘給各位姐姐請安。」

小白兔們看見是住在閣樓的陳三娘,隨即卸下戒心。

「三娘不必多禮,其實我們年紀相仿,互稱閨名便好。」率先卸下心防的白昭安微笑道。

一旁的蘇嫣然和丁娥也紛紛向她屈膝行禮,一言一語之間,氣氛變得輕鬆愉悅。

這三人心無城府,沒有秋千女團的風塵味,也不如其他娘子們般窈窕嫵媚,亦或成熟穩重。

年幼的她們出身一般人家,就像三張白紙。

陳三娘拿出隨身攜帶的點心袋,將瓜子拿出來分食,想問問她們是如何侍奉陸大人。

三人紛紛靦腆,語帶低落說,至今仍不得要領,還望今夜宴席上好好表現一番。

「我們學不來劉姐姐的才藝,又不敢如周姐姐那般以......以口餵酒......」

「每次宴席上,即使鼓起勇氣,也湊不近大人身側。」

「可是,大人總會用目光注視我們,對我們微笑。」

紅暈爬上她們的面頰粉嫩,三人一起可愛地用雙手握拳齊聲說:「大人的微笑,真好看。為了大人,我們會努力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外宅那女人 § 第五章 § 藉妳之手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