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耍少女

外宅那女人 § 第一章 § 穿越必備一技之長

發布於

她醒過來的時候,睜眼看到的是一間骯髒破舊的小柴房,屋樑和牆角佈滿灰塵和蜘蛛網,而她的身軀斜躺在稻草堆上,全身上下被紮的極度不舒服。

她感覺自己渾身無力,只能吃力地伸手摸索四周,發現自己的穿著竟然是古色古香......不,她身上穿的古裝灰濛濛沒一點顏色,又臭又破!

而且,這種屋子只會出現在古裝劇吧,該不會是哪家公司新推出的古代版密室逃脫?

想到這裡,她甩甩頭。自己沒有參加遊戲的印象呀!

正當她滿腦子都在努力回想昏迷前的記憶時,小柴房的門咿啞一聲被推開。

一個同樣穿著古裝的小男孩走進來,斜眼上下把她打量她一番。

「三姐既然醒了,就趕緊浣衣吧。娘的吩咐若給耽擱了,今晚照舊沒飯吃。」他冷冷地說道。

哪裡來的npc,一付小老頭的模樣,表情還很欠揍。重點是,為什麼他的衣著就可以乾淨整齊?

客服呢?她要投訴!

「咳,嗯......有水嗎?」她想開口教訓這臭小子,才發現自己口乾舌燥,只好啞著嗓音先討水喝。

小老頭緊皺眉頭,然後滿臉不屑地哼一聲,到門外拿回一碗水遞給她。

手捧著的破碗和裡頭裝滿混雜泥土的濁水,讓這一切場景太過真實,她心神一動,有個不可思議的念頭閃過,身子忍不住開始輕顫。

該不會......

她扯出一個慘笑問眼前的臭小鬼:「你,叫甚麼名字?這裡,是哪裡?」 

「三姐莫不是失憶了吧?」稚童一笑,又道:「也罷,就算是被邪崇附身,沒幹活照樣沒飯吃。」

小弟雙手負在身後,帶有文人秀才般的高傲,可惜稚氣的臉龐又讓這樣子十分滑稽。

她卻沒心情嘲笑,因為此時此刻她的腦海中只浮現出一句話。

該死,她真的穿越了?!

「至少,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朝代?」她繼續討好的追問。

「夫子曰,女子無才便是德。」小弟假掰地掩嘴笑出聲,「竟連何年何月都不知,真是歲不與我,三姐將來必能談一門好親事。」 

欸欸欸,這臭小鬼不僅廢話多,損人還用錯成語!

儘管腹誹如此,她也只能省下發火的體力,小弟也沒繼續嘲諷的意思,語畢便轉身離去。

眼看四下無人,她只好把希望寄託在剛才臭小鬼口中說的洗衣服,暗自希望是某種任務。

她看過很多穿越小說裡都是這麼寫的,完成任務後,可以觸發其它劇情。

後院秋風瑟瑟,落葉紛飛。

她隻身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院中,面對整整三大桶骯髒的布衣、罩衫和被褥。

木桶的水面倒映出一個女孩渾身蓬頭垢面,卻隨她的動作左右移動。

原身這張十分陌生的臉,現在變成她的臉了,她用力掐了掐自己,疼痛總是輕易讓人清醒。

簡單收拾之後,她邊洗衣服邊想著該如何解釋現在的狀況。

如果她身處某個遊戲文,應該有其它npc,得找出破關方法。

但最重要的是,她一醒來,系統就該跳出來,提供這個世界的所有資料呀!  

如果這是古言穿越文,那她就是想當然的女主角了,應會有重生梗,要趕緊找到男主角。

那她醒來的時候,身邊不就應該要有名忠心耿耿的婢女,哭著解釋劇情嗎?

更何況,穿越總是有原因的,她生前出了車禍?失足墜樓?被好友陷害? 

......完全想不起來呀 T.T  

那,原身又是怎麼死的?自殺?被殺?病死?

咕嚕—咕嚕—

自醒來後,她的肚子一直傳出飢腸轆轆的聲音,提供了確切證據,她十分肯定原身一定是被餓死的。

天公伯啊,既然要穿越,好歹讓她重生到某個皇親國戚家,當個千金小姐。

為什麼要穿到這種窮苦老百姓家受折磨呢?而且還是在家中備受虐待的角色,這到底算什麼呀?!

她只不過平日喜歡熬夜看小說,偶爾廢寢忘食,爬不起來,所以上班遲到的時候,會編個生理痛的藉口請假,其實她生性純良,並非大奸大惡之人呀!

她深深地嘆口氣,眼前每桶水中都混雜許多泥巴,難怪衣物越洗越髒,乾脆心一橫,把泡在髒水裡的衣物全拎起來掛到竹竿上,也不費力擰乾,待風乾後,拍一拍泥土,就算完事了。

她隨即轉身找了個隱密的地方小憩,期盼睡著後能不再感到飢餓。

天色漸暗,終於熬到開飯時刻,她分到一小塊烙餅,被趕到屋子角落獨自食用。 

原身在陳家排行第三,名喚三娘,被當成免費的長工,終日勞役,又因為人總要吃口飯,費口糧,所以地位比牛馬還不如,前日餓死在柴房竟也沒人注意。 

相比之下,爹娘和小弟和樂融融在餐桌几案上,一家人享用三菜一湯的畫面十分溫馨。

真是個重男輕女的時代。

她啐一聲,咬下一口烙餅,卻差點吐出來。

餅又乾又硬,沒半點味道,是最後一絲沒有被飢餓感沖走的理智,硬生生讓她把餅吞下肚。

難道,這是一篇最底層人民生活的,種田文?

欲哭無淚的她又去舀了碗水,待黃泥多數沉澱後,才小口小口地喝下,接著坐了幾個舒緩情緒和助眠的伸展操,才認命的躺回稻草堆裡睡下。

這家人很窮,卻把最好的吃穿用度都了給小弟,東扣西減也要花錢讓那臭小鬼上學堂。

而原身則是不被待見的女兒,日子過的極慘,各種家務粗活讓她從早忙到晚,才能吃上一口糧,更別提洗澡了,她只能趁洗衣服時,偷偷拿乾淨的粗布擦拭身子。

相比之下,現代化的生活放在古代簡直如同富豪,至少天天都能在乾淨的浴室中,舒舒服服地洗個澡。

唉......

幾日後,原身的娘喊她去大街上,找間肉舖買碎肉回來。

「死丫頭,買回來的肉要是缺斤少兩,看我不打死妳。」凶巴巴的婦人才威嚇完,就一巴掌砸向她的頭,滿臉兇狠遞出幾個銅錢。

傻眼,這是把親生女兒當賊呀。

虛弱的她措手不及,只能吃痛的抱著頭,假意唯唯諾諾,轉身就朝天翻個大白眼,快步踏出家門。

這些天都是陰天,天空有點灰,就像她此刻的心情。

「我一定要離開這裡!」她忍不住向天大喊。

可惡,她既不是醫生、傭兵、科學家,更不會造船或製香,算算朝代,背誦再多絕句律詩也當不成詩仙。

如果當年高考有認真背歷史,至少還能混個預言家餬口,可依照現實情況,現在離家出走,只能流浪街頭當乞丐。

難道老天讓她穿越,是為了教訓她平日不多學點技能,只會看小說?莫非這是一篇反省文而不是穿越文?

她已經拿出上班摸魚技術減輕工作量,把不堪負荷的粗活簡化到最少而不讓原身的爹娘知道,但是空出來的時間也不夠她釐清穿越的前因後果。

「這到底演的是哪一齣古裝劇啊!」她忍不住蹲坐在巷弄的角落裡崩潰地吶喊。

要知道,穿越的機會向來可遇不可求。既讓她遇上,又為何不給她一技之長,繼續待下去,如此日復一日的劇情,在小說中只會被一筆帶過,她就要成為史上最短命的穿越文女主角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