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季

台湾写手

好巧啊,我也刚好喜欢你

發布於
这篇是之前写的,最近在备考,所以要隔好久才有新作啦,不过我好像本来就写很慢(?

“铠哥!”一个扎着丸子头的男生,在一间宿舍门口站着,好像是要找人。

“干嘛…”开门的男子一头乱糟糟的银白色长发,看得出来是被门口站着的人所吵醒的。

“你昨天答应陪我去挑礼物的……”看出来对方满满的不耐烦之后,至尊宝开始装可怜,他知道男子很吃这套。

“好好好,我去换衣服,你站这等我。”果不其然,他妥协了。 “你要把我晾门口?”“没有没有,你进来吧…”铠明明是个对谁都高冷到像个冰块的人,却总是惯着这样闹腾的至尊宝。

没办法,谁让至尊宝是铠这个冰块的心上人呢?

“铠,你绝对疯了……绝对!”从自己喜欢上至尊宝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没有一天不在心里跟自己说这句话。

“至尊宝,你如果一直退缩,你就只配暗恋了……”自从之前看到铠跟一个女孩子有说有笑的逛街,铠还帮那女孩拿东西,诸如此类的亲密举动后,至尊宝就更加确定自己对铠的心意,每天都在对自己说这句话,虽然他仍旧畏缩不前。

“你觉得这个手表怎么样?”至尊宝手指着橱窗,拍了拍正在滑手机的铠。

“不错啊,你又要送给哪个马上要被你祸害的女孩子?”铠日常打趣至尊宝。

“什么叫我祸害人家,而且我有说要送给女孩子吗?”至尊宝虽然这样说,但脸上还是挂着笑容。

不是送给女孩子啊……那是送给谁呢……铠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不知道为何欣喜,更不知道为何心会空落落的。

“那我就买这个喽”至尊宝看着正发呆的铠。“啊…好”铠听到至尊宝声音才回过神来。

“发什么呆啊,在想哪个女孩子是不是?”至・搞事情・尊宝上线。“哪有,乱说什么呢,买完就走了啊。”铠赶紧解释(狡辩)。

“行吧,等会陪我去那家新开的火锅店吃饭。”至尊宝结完帐,看了看时间,正好到饭点,有了个留下心上人的理由。

“嗯,好。”

“嘿嘿,就在附近,直接过去吧。”

“好好好,我的祖宗。” 如果不是两人都是男的,这样的相处模式,根本就跟一对小情侣一模一样。

那家火锅店很有名,店外大排长龙,拿到号码牌的时候,差点让两人昏倒,大概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吃上饭。

“我给你去买点东西垫胃吧,你在这等我,别乱跑,乖昂。”铠知道至尊宝有胃病,逛了一下午,再加上午饭没吃,估计要吃火锅的时候都肚子疼到得上医院了。

铠走远后,有个跟两人同校的学妹注意到了在火锅店门口的至尊宝,两人立即上前攀谈,聊过后得知至尊宝在等她们的男神-铠,就提议拼桌。 “嗯,行吧”至尊宝表面上和蔼可亲,且非常温柔,实际在心里早已扒起了这位小学妹的皮。

这人话可真多……至尊宝面对着眼前人的各种问题,心想着铠能不能快点回来,眼睛也瞟来瞟去的,寻找着铠的踪迹。

这样的情况,直至铠的身影出现在至尊宝的视野里才截止。

“呐,奶茶跟煎饼果子,先吃点东西,不然等会该肚子疼了。”铠完全不顾旁边那双带着崇拜与爱慕的眼睛,只是叮嘱着眼前的人。 “嗯嗯,那个…她们是我们学校的学妹,正好遇到,就一起拼桌了。”至尊宝不想让场面尴尬,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介绍起身旁的人。“喔好。”铠回应的十分冷淡,跟上一秒相比完全是判若两人。

“学长好呀~”

“嗯,你好”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铠完全没有要过多理会这人的意思,但或许是这个女孩不太懂铠、或者是太过爱慕铠的缘故,她竟完全没有看出来,反倒觉得铠是在装高冷。

“为什么是热的?”至尊宝对于自己喜欢冰奶茶,铠却似乎不知道这件事感到不爽。

“如果你想等等肚子疼的话,我再去给你买一杯。”铠略带讽刺的说。一旁的学妹不能说是尴尬,只能说是格格不入。

队伍前的人纷纷进到店里,而过了段时间,终于轮到了三人,或许在旁人看来,铠跟至尊宝其中一人是多余的那个,但其实两人身旁的学妹才是多余的人。

“多吃点。”这家店除了火锅有名之外,它们家小龙虾也很有热度,而自从他们点的小龙虾上桌后,铠一口饭也没吃,而是专注于剥虾。当然,这不是他吃的,而是至尊宝吃的。

这顿饭吃得异常安静,或许是因为有一名外人,相较于平常的谈天说地,今日两人的对话中只剩下了简单的语句。

“那个……学长,你可以送我回宿舍吗…?”这个一路尬到尾的学妹还在试图挽留自己的男神,怎料……“抱歉,我帮你打车吧,我跟至尊宝还有事说。”铠一如既往的高冷,一如既往的不亲近别人,毕竟他的温柔是留给他心尖上的人的。

“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至尊宝疑惑的看向身旁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子。

“其实没有,只是不想送她而已,麻烦。”

“人家可是你的迷妹啊”

“无所谓,我送你回宿舍吧。”

“嗯好”

可能是因为喜欢铠,或者是他对自己不一样的对待,所以至尊宝现在脸红红的不得了。而他现在现在的模样,早已被铠尽收眼底。

很快,两人已经到了至尊宝住的宿舍楼底下。

“那个…明天下午三点,在***路的咖啡厅约可以吗?”至尊宝终于在道别前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自己早在今天前就练习不下百遍的话。

“好”铠答应的很爽快,这也让至尊宝在心中提着已久的大石放下了。

他们互相道了别,在看不到彼此的身影后,两个人心里都想着一些事。

『一旦做出决定就回不到过往,但在这条路上,这一步仍有价值。』

双方都决定了自己在终点向着对方的路上的下一步。

阳光明媚的下午,充满着悠闲的氛围,但对于至尊宝和铠,却是截然相反,也许世界的另一个角落,会有类似的两人,在同样的时间点上演类似的故事。

铠在相约地点的外头,就看到早已等在咖啡厅中的至尊宝。 “这个小朋友又在发呆。”铠笑着摇了摇头,想着自己心爱的小朋友。

至尊宝回过神来时,自己约的人早已做在自己的对面,还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至尊宝的脸一瞬间就红了,“我怎么又在他面前出糗了呀……”至尊宝又在心里骂起了自己。

“你今天要跟我讲什么事情吗?”铠看见面前的人回过神,就问了今天至尊宝约自己的事。

“那个……生日快乐”至尊宝在说话的同时拿出自己在昨天挑的礼物,推到铠的面前。

“还有啊…那个…我喜欢你……”此时的至尊宝早已羞红了脸,手指头不安的抓着咖啡杯。

“那还真巧,我也喜欢你”铠抓着眼前人不安的手,凝望着对方深情款款的说。铠表面上那层冰块融化后,眼底的温柔毫不保留的流露出来,“这还是那个冰山吗… …”这般话语把至尊宝撩的脸都红了。

两条相交的平行线,会相遇,但在相遇后会离得越来越远,并永远不再相会。

不过人的感情,或许不那么适合这个说法,而更适合形容成一条路,踏出去了,才有可能走到尽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