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小說後期更新➡️POPO、鏡文學、方格子🔍 梔 偶爾更新手寫圖文✍🏻 IG: capeee.jasmine

《留給你的念想》-9

發布於

走出門外,吹來了涼涼的秋風。秋風吹起了唐娜的平瀏海,她按著瀏海繼續走著。

一如既往,湯旻總是早唐娜一步出門。湯旻喜歡提早去阿非那裡挑好一點的生咖啡豆,有時阿非會分她一些他自己烘過的咖啡豆;到店裡後,湯旻會手沖一杯她自己喜歡的拿鐵,然後一邊烘豆、一邊準備開店的一些東西。


國中畢業後,她仨人個別選擇了不同的路。成績一直都很優異的莫茜,最終在一堆的貴族學校和公立學校的邀請函中,選了久里最著名的貴族學校——多羅蒂亞高校。

莫茜之所以選擇多羅蒂亞,只是因為它提供了最優渥的獎學金、足以抵銷她的生活開銷;此外,多羅蒂亞除了提出免除學費和提供免費的雙人宿舍外,多羅蒂亞也是最適合擴展人際關係和鞏固未來社會地位的一個跳板。就讀多羅蒂亞的學生,大多是各種官二代、富二代等等,但為維持校譽和品質,多羅蒂亞也會招入一些成績優異的學生、培養成能夠在各行業立足的優秀學生。

原本以湯旻的家庭背景,國中畢業後應該也會進入多羅蒂亞高校。陸禮同樣是從多羅蒂亞畢業的,而他那與湯旻同歲的妹妹陸璃也就讀多羅蒂亞,和莫茜同屆。

當年,唐娜仨人準備畢業時,陸禮和家裡提議希望可以協助湯旻進入多羅蒂亞、讓陸璃可以代替湯爸爸和湯媽媽照顧湯旻;湯旻自幼和陸禮、陸璃一起長大,陸禮的父母和湯旻的父母也是多年的深交好友,幫忙支付多羅蒂亞的學費並不是件麻煩事,但湯旻婉拒了這件事。

湯旻心裡也是希望能和陸璃、莫茜一起在多羅蒂亞念書,但她自知她並無任何背景和條件進入多羅蒂亞,而且這樣的舉動反而會給陸家帶來一些流言蜚語,畢竟湯氏集團當年一夕之間倒閉的消息仍是一個謎團。

這幾年,各界對於龐大的湯氏集團倒閉一事有著很多種說法。有些傳言說是湯氏集團一直做些不正當的事業和勾當、也有的流言說是因為湯氏集團幫助賄選而被政府私下處決等等的;湯旻深知在這樣的情況下,去就讀多羅蒂亞也只是給陸家招黑、反而還有可能讓陷害她父母的人逮到她的蹤跡,枉費她父母和她切割關係的用意。

於是在國中準備畢業那年,湯旻最後選擇跟唐娜一起,不升學。


「妳…妳再說一次,妳說妳不升學?」莫茜站在唐娜桌前,面對著坐在椅子上轉筆的唐娜詫異地說著。

「對,不升學。」唐娜繼續轉著她的筆,彷彿這是件小事似的。

「妳太離譜了吧,妳成績爛也還是有學校可以念。妳有必要自暴自棄嗎?」莫茜把唐娜的筆拿走,湯旻則是蹲在桌旁默默地聽著。

「我沒有自暴自棄!還有,我成績沒有爛,只是不好。」唐娜把筆搶了回來。

「妳成績都成了萬年校排吊車尾,還不爛嗎?」莫茜用食指彈了唐娜的額頭,筆一下就掉到了湯旻面前。

「…我就不升學,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去學校只會耽誤我。」唐娜把那張空白的高中志願表揉成一團。

「妳指得是妳奶奶的事,嗯?」莫茜雙臂交叉。

說到這件事,湯旻也站了起來。

「我得在三年後的海選招生中,進入波思黎學院。」唐娜說著,口氣也變得嚴肅了。

唐娜一語不發,陷入了那時的回憶漩渦中。


唐娜不升學基於兩個原因,或說是源自同一個原因也可以。

準備升上國中的那個暑假,唐娜想著去街上晃晃再去店裡,意外看到了一張城裡、像是職業競賽的海報,於是便向公佈欄前去、仔細地查看了一番。上面大大地寫著「波思黎學院招生海選會!」。

唐娜仔細去調查了波思黎學院是甚麼。波思黎學院是一間菁英糕點學院,位於沿海的尹別城中。學院本身有附校,培養有能力、可以直升學院的學生,但升學率只有百分之十。學院除了校內直升的學生外,也會向校外招生。能成功通過校外招生標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畢竟海選會五年一次、競選規則是滿足學院內三位評審的一致同意、每個城鎮最多招募一人,常有招不到校外新生的情況。此外,能從學院中畢業的人也寥寥可數。

波思黎有個至高無上的糕點委員會,會從中選出真正的「德里耶」-世界頂級糕點師的最高美譽。擁有「德里耶」的美名,任何高級餐廳都會出天價聘請;但對於所有熱衷糕點的糕點師而言,「德里耶」才是唯一的目標。

自那之後,這就變成了唐娜的心之所向。她花了更多的時間在糕點上,學習和讀書都不是她的人生目標。她向她奶奶問過這件事,她奶奶和唐娜說她不知道這個學院和這些事情,於是唐娜開始興致勃勃地說起了這些。當唐娜告訴奶奶她決定要透過海選會的方式進去波思黎學院時,卻遭到了她奶奶的強烈反對。她奶奶沒有解釋原因,但她奶奶從來不是如此蠻橫無理的人。唐娜想,或許是奶奶怕她失敗、受挫吧!於是表面上順從了奶奶的意思,但這個願望卻沒有在她心中消失過。

直至唐娜仨人升上國中一年級,唐娜的奶奶受邀擔任一場比賽的評審,在外地待了幾天;回久里之後,一切都如常。直到幾個月後的某個晚上,那晚剛好只有唐娜奶奶一個人,離開時在咖啡館外被人重擊;咖啡館也被犯人用球棒破壞,整片的落地窗被打碎、裡面的吧台、咖啡機和所有裝潢也被徹底破壞。

當時,周邊鄰居聽見聲響便馬上報警、警察也迅速趕到現場。犯人很快就被警察團團包圍。

「哈哈哈!末露.康蕊,這就是妳的報應!」犯人被警察包圍後,像個瘋子似的大喊著。接著,犯人吞下了預備好的劇毒自盡。

當末露被送往醫院時,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

當時的唐娜在蓋上白布的奶奶床旁泣不成聲,一切都太突然。唐娜想不明白,平日奶奶都不與人交惡、對街坊鄰居都很親切,為甚麼突然就有個人對她下這麼重的毒手?

唐娜爸爸帶著唐娜到了末露的咖啡館,已經不是那個溫暖、柔和的店面。滿是她與奶奶、湯旻、莫茜回憶的咖啡館,已經物是人非了。

最終,警察只從犯人的證件中得知他是來自一個叫做「暨荒鎮」的地方,是個離久里很遠的城鎮;此外,這個犯人在兩個月前才進入久里。


「妳為甚麼這麼篤定,犯人是波思黎的人?」莫茜打斷了唐娜的回憶。

每當唐娜開始回想那段回憶,唐娜會不自覺地咬牙切齒、表情變得猙獰,不同於平時善良和熱情的她。

「我仔細去調查過奶奶去擔任評審的比賽,是波思黎學院的五君選拔。」

波思黎五君,是學院公認最有可能成為「德里耶」的學生。往年的德里耶都是從五君中被挑選出來的,而五君選拔的評審則是由過去的五君中,挑選三位組成,有時也會有德里耶出席。五君擁有學院內的多項權力,包括掌握學院內的各項糕點發展、學院內所有學生的資料,以及擁有歷年德里耶和歷年五君的專攻、優勝糕點的資料。

唐娜查到這些時,才恍然大悟奶奶曾是波思黎五君之一。但她向奶奶問起時,卻沒有聽她提過任何和波思黎有關的事。為甚麼?奶奶在隱藏甚麼?

有太多事,在波思黎學院發生。為了成為「德里耶」、查清奶奶隱藏的事和死因,她都必須成為海選的優勝者。


「妳認為是五君其中一人下的手?」莫茜問道。

「嗯。若不是現任波思黎五君的人是無法找到歷年五君的資料的,也只有五君的人才有權力找出奶奶過去的資料。八九不離十,是五君其中之一。」

「…那娜娜妳不升學,要留在咖啡館嗎?」湯旻看著氣氛越來越糟,找了個話題岔開唐娜的思緒。

「嗯啊,我得留在咖啡館繼續精進我的廚藝。所以我!不!升!學!」唐娜很快地被湯旻給轉移了注意力。她向莫茜再次聲明她的決定。

咖啡館被破壞那年,唐娜陷入了很長一段時間的低靡氛圍;唐娜的父母也想恢復咖啡館的模樣,但他們沒有辦法一口氣支付龐大的修繕費。

湯旻和莫茜看著唐娜一蹶不振的樣子都束手無策…直到後來湯旻靈機一動想到苦肉計。後來,湯旻回去哭爹喊娘地求她爸媽幫忙修好咖啡館、哭呀鬧呀說著唐娜和咖啡館都是她珍貴的寶貝。修繕一個店面,對於當時還是鼎盛時期的湯氏集團而言,並非難事。

於是在湯旻的苦肉計下,湯氏集團請了合作商白駒建設來幫忙修復咖啡館。白駒建設除了幫忙恢復了咖啡館原有的模樣外,還進行了用餐區的室內設計改良。


「拿妳沒辦法。那旻旻妳呢?」莫茜搖了搖頭,然後向湯旻問道。

「娜娜一個人在咖啡館肯定忙不過來啊!我得去幫忙!」湯旻興奮地說道。

「妳…我不管你們了。反正從多羅蒂亞過去咖啡館也就搭一趟公車。妳倆在那,我們還能跟以前一樣。」莫茜直接放棄說服她倆了。

「但是之後只有妳自己要寫作業哦!嘻嘻!」湯旻幸災樂禍地說著。

「…反正這幾年來,也幾乎只有我自己在寫作業。哼!」莫茜用食指將右眼袋往下拉、對著湯旻吐舌頭。


如今,距離波思黎海選也只剩不到一年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留給你的念想》-8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