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小說後期更新➡️POPO、鏡文學、方格子🔍 梔 偶爾更新手寫圖文✍🏻 IG: capeee.jasmine

《留給你的念想》-8

發布於

卓絲幫莫茜辦理出院手續之後,二話不說就搭著計程車走了。

子嬅開著單位的公用車,載著莫茜回到了原本的家;唐娜和湯旻則搭著安叔的車,跟著子嬅的車、一起前往。

 到了家門,莫茜拿出鑰匙,不停顫抖的手緩緩地把鑰匙插入。

這是唐娜和湯旻第一次來到莫茜的家,莫茜以往都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她的生活是多麼糟糕,所以也不曾邀請過她們。

但現在已經不會再更糟了,畢竟甚麼都沒有了。

燈依舊是打不開,但外面的天色還夠亮;安叔阻止想一同進去的子嬅,只讓唐娜和湯旻陪著莫茜進去。

當天散落一地的玻璃渣子,在窗外透進來的陽光下一閃一閃;血漬滲透了榻榻米,變成了混濁的暗紅色。那天拿出來的米桶和豬油,還放在流裡台上。

沒有機會吃了。和她共桌一起吃著豬油拌飯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唐娜和湯旻透過安叔那邊得知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也知道了莫茜即將搬離這裡;她們只是安靜地陪著,屋裡一點聲響都沒有。


莫茜穿著鞋子,走入了那間已經焦黑的房間。她爸爸死去的地方。

莫茜像走了神似的、朝著她爸爸生前最後坐著的位子走去;她坐在那個位置上,想像著那天的火勢是多麼兇猛。在那樣危急的情況下,他只管喊著他媽媽的名字和「小茜」、沒有別的。

她才知道那個男人對她們的愛是如此的深;他口中的「小茜」,指得是她。

這十幾年來,她不曾聽過她爸爸這麼喊過;她爸爸日日借酒澆愁、逃避現實,不知道那個小茜早已是半個成人的年紀了。

是因為卓拉的死亡來得太突然、不幸與他衷心期待的美滿擦肩而過,接受不了事實的他放棄了自我,也弄丟了卓拉留給他、最後的那一點希望——莫茜。在他假想的美好幻想,仍然存在卓拉、也有小茜,所以每每回家時,他總是在卓拉的房間、坐在遺像前滔滔不絕地說著各種不存在的事。

他沒有認得出莫茜,從來沒有。當莫茜從祖父母不情願地照顧到上小學的年紀時,莫茜才被送回他身邊;他所看見的莫茜,和他的幻想有著太大的落差。他討厭聽到眼前的小女孩自稱是他最疼愛的莫茜,所以一次次地大打出手。

莫茜開始不清楚,眼中流出的淚仍然是因為自己無法彌補她對她爸爸的一切虧欠、還是因為她失去了她最後能愛的親人。

她靜靜的在那個角落躺下,蜷縮成一個圓。


唐娜拉著湯旻走到了屋外,讓莫茜一個人待著。她們倚著牆,與安叔跟子嬅待在一起,在屋外等著莫茜和她的過往道別。

「茜…莫茜,莫茜之後會去哪裡?」唐娜對著子嬅問道。

唐娜心裡是惶恐的,湯旻也是。她們害怕莫茜會被送到很遠的地方、沒有人陪在她身邊;她們不願莫茜孤身一人面對未來,也害怕失去她。

「我也是很臨時收到這個案件,我也不太確定。依據以往的案件,應該會是送到莫茜現在戶籍地的孤兒院、儘量維持莫茜現有的生活;但是,如果之後有其他人到孤兒院領養莫茜的話,到時候莫茜可能就必須離開這裡。」

子嬅說完,唐娜和湯旻沒有抬頭、倆人都靜靜地看著地上。

「…安叔,爸爸媽媽可以領養茜茜嗎?」湯旻淚汪汪地望向安叔。

「這個啊…我沒有辦法回答妳,畢竟領養是一件大事…」安叔為難地回答湯旻。

「我是在國中時,被送到孤兒院的;一直到成年,我都沒有被人領養。怎麼說呢…到孤兒院領養的人都會選擇年紀小的孩子,就像是種亙古不變的法則,總是這樣的。」

聽到子嬅這麼說,唐娜和湯旻像是鬆了一口氣。

但是子嬅說玩後,心裡反而夾雜著很多種情緒。那時的她,承擔著失去家人的悲痛,她花了很多時間才融入孤兒院的環境和人群中;終於將孤兒院的大家視為新的親人之後,卻又一次次地看著其他孩子們離開。

就像反覆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親人離她而去。

這樣的事,算不算是二次傷害呢?對莫茜來說好嗎?子嬅不知道。


夕陽的光隔著窗,像是暗示著莫茜時間到了。莫茜坐起了身。她再一次環視這焦黑的房間,當作是最後的紀念。

起身準備離開時,突然有個細微的光芒一閃而過。夕陽的光折射在那些灰燼中的一個東西上。

莫茜順著光芒的來源,走到了一堆廢棄物前;她推想這些廢棄物應該是原本擺放遺像的矮木櫃,東西可能是原本放在矮木櫃裡的。接著,莫茜徒手挖出了帶著一些焦痕的金屬盒子。

她打開了金屬盒子,裡面放著一條銀色星型的項鍊和一張泛黃的照片。照片上的兩個人,是年輕時候的卓拉和莫昂;他們在一個河濱公園、笑得很燦爛。

莫茜只見過遺像中的媽媽,其他的照片都收在祖父母家中;在遺像中的卓拉是黑白的,是她生前在學校用的證件照;帶著僵硬的笑容和不自然的表情,不像這張合照如此快樂。

莫茜注視著這張合照,她不曾見過她爸爸有過如此幸福的容貌,也從未想過自己和爸爸一樣的頭髮在照片中是那麼地好看;她看著她媽媽的樣子,原來自己的五官和年輕時候的媽媽是如此的相像。

金屬盒子中的星型項鍊,是卓拉和莫昂在預產期間買的;他們挑了星星形狀的墜飾,希望準備出生的莫茜能像星星一般、是獨一無二又耀眼的存在。莫茜可能永遠不知道這條項鍊的意義,但她把這條項鍊視為她爸爸媽媽留給她最後的禮物。她抱著金屬盒子,離開了這間房子。

她告別了過去的黑暗,帶著合照中的卓拉和莫昂那樣的絢爛,重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留給你的念想》-7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