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小說後期更新➡️POPO、鏡文學、方格子🔍 梔 偶爾更新手寫圖文✍🏻 IG: capeee.jasmine

《留給你的念想》-7

發布於

莫茜醒來時,已經是事發過後兩天。

她在一間四人間的病房,但只有她一個人。她躺在偌大的病床上,看著自己;四肢多了好幾個滲血的紗布,尤其兩隻手臂幾乎是被綑得無法移動、手背上也插著點滴,雙腿敷著人工皮膚和一些藥膏,額頭也被綑上了很多圈的紗布。

她透過房門上的窗,見到她的小阿姨在病房外,她和醫生還有護士說著話。莫茜想著她記得的事…她想起了還在火災現場的爸爸。

她急忙下床,也不管兩腿瘦弱的腿上因為玻璃渣子造成的零星傷口和大片燒傷、粗魯地拔下點滴針管,直接奔向病房門外。

「爸爸呢?」莫茜一打開門,向著正在和小阿姨說話的醫生提問。

一向冷靜的莫茜,對於未知仍然是充滿恐懼的。

「沈醫師,我先帶妹妹回去。」一旁的護士說著。

「不、不,我只是想知道我爸爸去哪裡了。我會自己回去病床上的。」莫茜急忙打斷護士準備帶她回病房的動作。

「沈醫師,我帶她進去說說話。謝謝你的幫助。」莫茜的小阿姨卓絲向沈醫師道謝後,用力地掐住莫茜的手、往病房裡甩,然後輕聲地關上房門。

「小…小阿姨,我爸爸呢?」莫茜雖不喜歡她,但眼前爸爸的去向才是最重要的。

「托你的福,死了。」卓絲冷不防地說出這句話,正眼都不看莫茜一眼。

莫茜站在原地、腦中一片空白。

「為…為甚麼?」莫茜用著顫抖的聲音,勉強地問出口。

「哼。你還問我為甚麼?我還想問你為甚麼!你安分點跟你爸過個普通日子是會死嗎?沒事在家好好的,幹甚麼燒房子啊?我父母都在老家的養老院享著清福、我和我男朋友現在也在國外好好工作著,就為了你家裡這點破事,讓我飛回來久里這鳥不生蛋的地方、給你們父女倆付殯葬費跟醫藥費。你父女倆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卓絲用著尖酸刻薄的語氣,彷彿莫茜父親的死根本不是甚麼要緊事。

「小阿姨,對不起…只是…爸爸他…」莫茜忍著眼淚,聽著卓絲對她的冷言冷語。

「燒死了,當場就燒死了,就剩焦屍。行了吧?妳為甚麼不乾脆也燒死在那裏?跟妳有關的人都死了,妳到底是惡魔還是牛頭馬面的投胎轉世?姊姊為甚麼會生出妳這種小孩啊?為甚麼該死的人不是妳、是我姊姊啊?」卓絲說著說著、聲音也越發大聲;她顫抖著身子、對矮小的莫茜吼著,引起了病房外的社工注意。

一向堅強的莫茜,也在卓絲的這番話下崩潰了。

「小阿姨,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莫茜終究是個年幼的孩子,再裝著成熟的樣子、也終究不是個成人。

在她出生的那一天,因為她的到來、她失去了媽媽;隔了數年,因為她的出現、她再次失去了爸爸。

卓絲提起了莫茜媽媽的事,也泣不成聲;她無法直視眼前這個害死她姊姊的人,她恨不得當場殺了她。

屆時,沈醫師和一位女社工打開了病房的門,打斷了她們的對話。

雖然卓絲在沈醫師面前故作遺憾的樣子,但沈醫師見過太多類似的事情。當他看到她掐著莫茜的手並帶入病房內大聲說話時,他知道這世上又多了一個無辜的孩子。可是憑他的資格,他卻也不能做些甚麼。

「卓小姐,我們外邊請。」沈醫師指著路,帶著卓絲離開了病房。

病房剩下女社工,和崩潰的莫茜。

「妳好,莫茜。我是社工施子嬅,妳可以叫我獅子姊姊。」子嬅蹲下身子,摸了摸莫茜的頭。

萬念俱灰的莫茜沒有答話。失去一切的她不再歡迎任何人進入她的世界。

「妳爸爸的事情…我很遺憾。有一些事情,我知道現在不適合說,但是因為事情有些突然,所以有些事我得先跟妳交代一下;由於妳的直系血親在資格上無法扶養妳,我們調查到的旁系血親之經濟能力也不符合扶養條件,我們只能將妳送到政府機關照顧的單位…」子嬅還是摸著莫茜的頭,並看著她說著。

「孤兒院。」莫茜停止眼淚並打斷了她的話。莫茜突然的情緒轉變,讓子嬅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嗯…其實它…」子嬅想向莫茜解釋清楚,她害怕莫茜會排斥;按照莫茜的狀況,出院後就得進去孤兒院。

子嬅也不願意看到莫茜故作堅強。她也是在一場意外中失去所有親人而被送進孤兒院的人,她太明白莫茜心裡的感受。

但子嬅和莫茜不同的是,莫茜看得很開。子嬅在充滿親情的愛中長大,於是失去親人使她痛不欲生;但莫茜不同,她已經習慣了獨自生活了十幾年,她沒有得過親情的溫暖,自然失去後也不痛不癢。

莫茜的那些眼淚,是因為她再也沒有辦法向她爸爸彌補,她害死她媽媽這件事。

她不能彌補任何事情、挽回不了任何事情、阻止不了任何事情。她的眼淚全是對自己無能的憤怒。

「我沒有錢住院。所以直接進孤兒院吧。」莫茜恢復她那看似堅不可摧的外表。

「這個部分,卓小姐已經結清…」子嬅想和她解釋,讓莫茜不用擔心,因為卓絲已經用支票支付了莫茜在醫院的所有費用。

「醫院會有收據,或是診療費用紀錄嗎?」莫茜向子嬅問著。

「嗯,一般來說會是妳的小阿姨拿到。」子嬅並不清楚莫茜與卓絲之間的關係,自然回答時,用了比較親密的關係闡述著。

「可以麻煩你請醫院影印一份給我嗎?」莫茜向子嬅提出了請求,子嬅不知道原因,她沒有多想、便答應了。

「我之前住的地方…火災有波及到鄰居嗎?」莫茜繼續向子嬅提問,她想趕緊知道這段時間還發生了什麼事情。

「其他鄰居沒事,火災只有破壞了妳原本待的那間房間…關於具體的起火原因和相關防災措施失常的問題,警方那邊還在調查。」子嬅扶著莫茜,回到她的病床上。

「起火原因是我爸爸喝醉酒,應該是他沒注意時、不小心走火了。防災的自動滅火器,可能是因為老舊而故障了。」莫茜將點滴的針管拿起,試著按照原本在手背上的孔洞插回去。

「喔…妳等一下。」子嬅把病床調整成坐著的姿勢、讓莫茜舒服一點,並拿走了點滴的針管。

子嬅按了下病床旁的呼叫鈴,想請護士來幫莫茜把點滴調整好。

「我還能回去我原本住的地方嗎?」莫茜問道。

「理論上,應該是可以的。」子嬅回話後,護士也跟著進了病房。

護士熟練地拿了些酒精幫莫茜消毒、然後把點滴針管重新插入手背,再用棉片和膠布壓住插入的針頭。

這些疼痛早已不算甚麼。莫茜依舊是面無表情。

「這邊啦!妳要去哪裡!」、「不是啊,昨天不是往右走的嗎…」、「小姐…是左邊,拿筷子的手是右手、另一隻手是左手。」、「哦!唐娜妳等等我!」…

門外傳來了吵雜聲,然後莫茜病房的房門不久後便打開了。

是唐娜和湯旻,還有緊跟在後的安叔。

見著莫茜的熟人來後,子嬅向安叔打了個招呼、便和安叔一起到病房外。

「茜茜!妳終於醒了…我好擔心妳…嗚…」湯旻見著清醒的莫茜坐在病床上、便衝向莫茜並環抱住她,湯旻的眼淚劈哩啪啦地掉了下來。

「哎!旻旻!妳不要這樣抱她,她傷口還沒好。妳這樣茜茜會痛。」唐娜跟了上去,打了湯旻的頭兩下;同樣地,唐娜也哭了。

唐娜一說完,湯旻立刻放手。

「妳會不會痛?妳想要吃甚麼?我請安叔去幫我們買、或是娜娜回去做給我們吃,我在這陪妳。」湯旻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著,纖細的雙手輕輕貼著莫茜打著點滴的手。

「…妳如果很想吃我做的糕點,我現在就回去做。但妳要等等我。」唐娜抹了抹眼角的淚,然後把手也蓋上那兩雙已經握住的手。

莫茜被送進醫院的隔天,唐娜和湯旻在學校不見莫茜蹤影;莫茜從不缺課,連生病都是帶著口罩、硬著頭皮到學校上課。她倆覺得事有蹊蹺,便說好下了課就去莫茜家找找她;還不到莫茜家門口,就聽見鄰居說著莫茜家起大火的事。

她們向鄰居大嬸們打聽了來龍去脈,經過幾番波折才找到這間醫院。到醫院的時候,莫茜還在加護病房隔離觀察;她們隔著玻璃、看著躺在病床上昏迷的莫茜,蹲在醫院哭了很久。

她們一直以為強悍的莫茜,卻靜靜地、無力地躺在病床上,而她們卻無能為她做些甚麼。如果生日那天,她們一起陪著莫茜,是不是就不會這樣了?

她們不知道。她們是那麼的無能為力,甚至保護不了最重要的人。

如今莫茜醒了,她們只是相互依偎著,隔著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說話。

「我想…回家。」莫茜乾澀地說出了這句話,打破了沉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留給你的念想》-6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