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小說後期更新➡️POPO、鏡文學、方格子🔍 梔 偶爾更新手寫圖文✍🏻 IG: capeee.jasmine

《留給你的念想》-6

發布於

房門外,站著一個搖搖晃晃、渾身酒氣的男人,拎著半瓶沒喝完的啤酒。

是莫茜的爸爸。

莫茜從一旁放著香柱和打火機的櫃子中,拿出打火機和香柱;點燃香柱後,把手上的香柱放到她媽媽的遺像前、雙手合十的向媽媽說著話;接著,莫茜將打火機擱在了櫃子的一旁,然後走出房外。

「吃過晚餐了嗎?」莫茜對著搖搖晃晃的爸爸說著。她爸爸像是沒聽見,只是朝著她媽媽房間的方向去。

莫茜走去廚房,從櫥櫃裡拿出米桶和結凍的豬油。

「蹦-」從她媽媽房間裡傳出了東西掉落到地上的聲音。

莫茜放下了手邊的東西、走向聲音的來源。

走進時看見,媽媽遺照旁的櫃子被推倒、原本插在小香爐上的香柱和香灰也散落一地;下一秒,小香爐逕直地朝她的頭砸去。

莫茜一陣暈眩,連忙扶住牆壁。

「香柱是甚麼意思?妳在咒她去死嗎?」意識不清楚的她爸爸,開始胡亂地發著酒瘋。

那個男人根本不記得她是誰。

莫茜沒有回答,摀著流下血絲的頭蹲下身子、想撿起小香爐。

他向莫茜走去,一腳把個子比他矮小的她踢向牆角。

「妳解釋清楚啊?」他對著倒在地上、因為撞擊而站不起的莫茜怒吼。

莫茜沒有回話。她知道她爸爸意識不清的時候都以為媽媽還在,時不時還會對著媽媽的遺照淘淘不絕地說話,就像是媽媽還在一樣。

同樣地,她心裡也是那麼渴望地。

然而,清醒面對現實的只有她。她不想戳破他美好的幻想,只是靜靜地躺在地上。

「妳說話啊?」他見莫茜沒有回話,便朝向她走去。

他怒氣沖沖、對著躺在地上的莫茜拳打腳踢,等著地上披頭散髮的莫茜求饒。

莫茜沒有,只是任由她爸爸宰割。她想著等她爸爸打累了、就會去睡了,到時再起來準備晚飯。

她爸爸醒來時,意識通常是清楚的;他們會一起吃上一頓簡便的晚餐,以往都是如此的。

雖然隔天,她爸爸又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像是甚麼都不曾發生過。

 

然而,他遲遲沒有停下他的動作,反而因為莫茜的沉默更加惱火。

莫茜的意識有些模糊,身體也被打得有點麻木。

他回到她媽媽的房裡,拿起那罐沒有喝完的酒瓶、把裡頭剩餘的酒一滴不剩地灑在房間後,拎著酒瓶走向莫茜。

莫茜扶著牆,她以為她爸爸是累了、回房間睡了;她一手摀著被小香爐砸到的地方、一手抹了抹臉上鼻血,心想明天肯定又讓湯旻和唐娜擔心了。

每次這樣的時候,隔天到了學校總是招來一些閒言閒語,但她也不放心上。她想著,湯旻的個性總是容易緊張、然後拉著她去醫院;唐娜和湯旻不一樣,她每次都會很生氣、嚷嚷著要帶她去警察局。但是最後,她總會說服唐娜和湯旻,然後醫院和警察局都沒有去,則是像最初認識那般,去保健室而已。

莫茜想了想,明天又要讓阿姨念了。這都不知道是小學期間的第幾次了。


她將凌亂的頭髮往後一撥、準備重新紮好馬尾,看見了直直向她走來的爸爸舉起了酒瓶、砸在矮茶几上。

酒瓶裂成了她爸爸手上和掉落在地上的兩截,還有一地的玻璃渣子。

「爸,你先別動。你的腳會踩到…」莫茜看著地上的玻璃碎片、想伸手制止她爸爸踩到那些渣子。

那被砸裂後、尖銳的酒瓶,毫不留情地劃向莫茜。

莫茜下意識地用雙手擋在了身子前方,那尖銳的酒瓶便劃在了莫茜的手臂上。血從手臂上濺得一地,那原本就一地玻璃渣子的榻榻米,頓時又多了一攤凌亂的血漬。

莫茜也沒有意料到她爸爸會有這樣的舉動,沒有站穩的她踉蹌地往後摔。

她爸爸被眼前的一片血嚇到了,嚇得跌坐在地上、直直地往後退,然後落魄地爬回她媽媽的房間。

她爸爸從破舊的褲子裡掏出了香菸,想點幾根菸壓壓驚。他遲遲找不到打火機,直到他一路往後、撞倒了莫茜擱在一旁的打火機。

打火機就這麼掉在了意識不清的他面前。

她爸爸因為驚嚇而不停顫抖的手,拿著打火機和菸。他點起了打火機、黑暗中忽然出現的火光讓驚魂未定的他一手甩開。

打火機掉落在原本就在地上的酒。小小的火光瞬間成了一片火海。

「爸!」莫茜用手撐起了身體,不管眼前的玻璃渣子、直直地向他奔去。

「對不起,卓拉…卓拉,你在哪裡…」頓時,她爸爸所有的情緒傾瀉而出、眼淚像是洩洪般地從眼眶裡不斷地掉了出來;他大聲嘶吼、哭著吶喊莫茜媽媽的名字。他找不到她、卻又被火勢困在了角落。

「爸,你快出來!你快點出來!」火勢逐漸蔓延、擋住了莫茜直往她爸爸的路。

「卓拉…卓拉…我一直好緊張要當爸爸你知道嗎?等你帶小茜回家以後…」她爸爸語無倫次地喊著她媽媽的名字,依舊待在原地。

因為沒有電費的關係,自動滅火器沒有啟動,莫茜試圖打電話叫消防車也行不通、也來不及;於是,她拖著血跡斑斑的身子跑到大樓走廊拿滅火器。

意識不清的她,拖著瘦弱無力、血流不止的身體,使勁地將滅火器將屋裡拖。

她逆著撲天蓋地的濃煙、向著她爸爸的方向直直走去;同時,向外飄散的濃煙也引來了其他住戶的注意。

她用力地拔開了滅火器的插銷,將滅火器裡的乾粉不停地朝著火勢噴去;滅火器已經用完了,蔓延的火勢仍然不斷散開,包圍了整個房間。這麼亮的情況下,她卻找不到她爸爸的身影。

莫茜再強大的意志力也敗給了瘦弱的身子,最終還是垮下了。

她心想,也許就是「回家」的時候了。

『我們一家三口,可以一起回家了…總想…見見媽媽…』莫茜臉上帶著微笑,意識逐漸昏迷。



「在這裡,在屋子裡!」隨著濃煙帶走莫茜的意識,她也不知道看見的是甚麼;從房門透進大樓走廊的燈光,似乎被甚麼給擋住了。

莫茜的意識一點一滴的消逝,眼前一片黑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留給你的念想》-5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