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小說後期更新➡️POPO、鏡文學、方格子🔍 梔 偶爾更新手寫圖文✍🏻 IG: capeee.jasmine

《留給你的念想》-4

發布於

最終,莫茜選擇不去唐娜家的咖啡館;但她答應了之後再和湯旻一起去。

隔天一早,湯旻又是一瘸一瘸地回到了學校。

唐娜嘲笑著湯旻,還在她的繃帶上用彩色筆畫上了一隻小豬的臉;不甘示弱的湯旻也拿起彩色筆往唐娜身上畫一隻小狗。

這時才進到教室的莫茜看著她倆玩得正起勁,便拿起了背包裡的兩張便條紙,寫上「笨蛋」跟「傻瓜」。她看准時機,往唐娜背上貼上了「笨蛋」、而湯旻的背上則是「傻瓜」。

就這麼嘻嘻哈哈地度過了好幾天。莫茜也逐漸接受了這兩個人進入她的世界。

某天下了課,她們一起去了唐娜家的咖啡館。

 

咖啡館在久里最熱鬧的街上,位在街尾的一個轉角。久里不是個太大的城鎮,所以大部分的攤商都在這條街上;這條街很長、也有很多岔路,錯綜複雜。第一次來久里的人很常在這裡迷路,儘管有著各種路邊,但在這條幾乎能買齊所有日常所需的大街小巷中,路標顯得沒什麼用。

一靠近咖啡館,在門外就能聞到濃厚的咖啡香。

「奶~奶!我帶朋友來了!」唐娜使勁地推開了門,奔向裡面。聲音貫穿了偌大的咖啡館。

莫茜趁著門闔上的瞬間溜了進來,而想跟上腳步的湯旻一頭撞上了厚重的門、被落在了咖啡館外面。

 

從外面就能透過一大片的落地窗,看見咖啡館的裡邊。特意挑高的咖啡館一進去,左側是擺放麵包和糕點的販賣層架;中間是一個長長的木製吧台、很有質感,裡面是結帳櫃檯、洗碗槽、料理台、咖啡機和手沖咖啡的各種器具;右側是提供休息的座椅區,因為挑高的關係、中間還加了一個比較矮小的二樓。很多大學生或是上班族都喜歡在這裡點杯咖啡、配塊蛋糕甜點,待上一個下午。

「朋友嗎?我聽妳爸爸說妳在學校是個惡霸,誰要跟妳做朋友來著?讓我看看。」有個年邁的女人從吧台後方的紅檜木製牛仔門走了出來。

是唐娜的奶奶。

她手裡拿著擦手巾、擦著滿是麵粉的纖細雙手,穿著一條長長的黑色圍裙。她有著已經有些褪去的淺紅色頭髮,帶著和藹而溫柔的笑容。

「在這裡、這裡!」唐娜忘了只有自己跑了進來,於是又折回去門口。

莫茜在店裡,禮貌地站在門的中央;湯旻的額頭腫了個小包,在外面使勁地推,推不開莫茜檔住的門。

「她都已經瘸了,不要整她了…」唐娜嘴上勸著莫茜,但還是止不住笑意。

湯旻噘起了嘴,雙手交叉地抱在胸前。

唐娜和莫茜一人拉著一邊的門,湯旻擺著小公主的架勢走進店裡。雖然一瘸一瘸的。

 

「奶奶好!」莫茜和湯旻一左、一右地站著,異口同聲地向唐娜奶奶打招呼。

「妳們好呀!娜娜平常有沒有給妳們添麻煩呀?希望你們不要誤會娜娜,她其實不是個小惡霸的。」奶奶蹲下了身子,和莫茜跟湯旻說著。

「我沒有添麻煩。而且這個傢伙,莫茜,才是惡霸。」唐娜擠到了莫茜和湯旻中間,急忙地解釋。

「對…茜茜才是惡霸、茜茜才可怕…」湯旻躲在唐娜後面、幫腔地說著。

「奶奶,請不要誤會。我個性只是比較直率,希望奶奶理解。」莫茜帶著她那別人看不透的笑容,緩緩地解釋。

「原來妳是莫茜呀?我聽娜娜她爸爸說妳是班上成績最好的學生呢!娜娜也常常跟我說起妳,說妳總是在讀些很難的書。娜娜她不太喜歡念書,她老是喜歡跟我待在廚房裡。課業上可能還要麻煩妳多教教她呢!」奶奶和藹的用了左手摸了摸莫茜的頭。

「我…我是湯旻…」湯旻還沒等莫茜回答,便冒出頭自我介紹。但她仍有些害羞,還是躲在唐娜身後。

「啊,妳是湯旻呀!娜娜總跟我說妳很可愛…」奶奶也順手用了右手順了順湯黑色長髮。

「不是可愛,是很怪。奶奶妳都沒在聽我說。」唐娜露出了嫌棄的模樣。

「妳怎麼可以這樣跟妳奶奶說!我都跟我爸爸媽媽說妳很特別、妳是我的好朋友耶!」湯旻聽完奶奶說的話,生氣地跟唐娜理論。

「她其實也不是很怪,應該就是比較呆。」莫茜也插上了嘴。

「好像也是。」唐娜轉過頭回答莫茜,無視了生氣的湯旻。

「你們幾個小傢伙真可愛。我去給妳們做些小點心,妳們先坐在吧台的位置吧!讓小媞姊姊給你們弄點喝的吧!」奶奶揉了揉她們仨人小臉頰,把手指向吧台。

小媞是在唐娜奶奶店裡打工的大學生,總是笑臉迎人。

「我也想幫忙。」唐娜撒嬌地拉著奶奶的裙子。

「妳的朋友來了,妳要招待她們才行呀。明天再讓妳幫忙,好嗎?」奶奶拍了拍唐娜的頭,唐娜這才不吵了。

奶奶繞過吧台後,走進了廚房。

 

仨人爬上了高腳椅。但隔了一會兒,唐娜又爬下了椅子、往吧台裡跑;湯旻用兩隻小手撐著腮幫子、一覽這偌大的咖啡廳;而莫茜從書包裡拿出了作業本,準備寫作業。

「小媞姊姊,我來幫忙了!」比吧台還矮的唐娜仰望著小媞。

「嗯…那麼娜娜妳可以幫我跟吧台的兩位客人點單嗎?」小媞指了指發呆的湯旻跟寫著作業的莫茜。

「好呀!」於是唐娜又急匆匆地拎著菜單、跑出吧台。

「妳們要喝甚麼?今天的招牌是…藝…藝支咖啡。」唐娜看著菜單,但沒看懂上面的字。

「那念”ㄐㄧˋ”,藝妓。藝支是甚麼鬼。」莫茜看了看小媞後上方的菜單,然後糾正唐娜。

小媞忍不住笑了。

「妳怎麼知道?是念藝妓嗎?小媞姊姊。」唐娜有些不服氣,轉頭看著小媞。

「嗯呢,是念藝妓。」小媞回答道。

「感覺就沒有難得倒茜茜的事。笨娜娜。」湯旻吐槽著,順帶給了個吐舌頭的表情。

「…那妳知道嗎?旻旻。」唐娜又轉過去看著吐著舌頭的湯旻。

「不知道。」湯旻不假思索地回答了。

「反正一個是笨蛋、一個是傻瓜,妳倆有啥好爭的?爭誰比較蠢嗎?」莫茜寫著作業,頭也沒抬地吐槽。

「…」唐娜和湯旻都閉上了嘴。畢竟在莫茜的面前,她倆都是蠢的。

「…妳們要不然就一起過來寫作業;如果我會的話,我可以教妳們。明天不是要考數學嗎?妳們都不準備嗎?」莫茜停下了筆,然後看著傻愣著的她倆。

「這樣吧,我給你們三個都弄杯巧克力牛奶,好嗎?然後娜娜,妳趕緊去寫作業,明天還要考試,要好好準備呀!」小媞看著唐娜。

「…好吧。」唐娜無奈地爬上高腳椅,把菜單遞給了小媞。

「謝謝小媞姊姊。」莫茜和湯旻很有禮貌地向小媞道謝。

 

後來,每天下課後,她們仨人都會一起在咖啡館寫作業。到了晚上,因為湯旻家比較遠,安叔都會開車過來接她。莫茜家和咖啡館隔得不遠、和唐娜家也剛好是同一個方向;但唐娜常常和奶奶一起待在廚房到打烊,所以莫茜幾乎都自己走路回家,不過偶爾也會和唐娜一起走。


直到五年級那年,莫茜再也沒有家可以回去為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留給你的念想》-3

《留給你的念想》-2

《留給你的念想》 -1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