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紀細工

心是老靈魂・寧靜愛創造 《只要追蹤,拍拍幾乎會互追》 ig: callme6912 入選potato media2月優質素人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二十)完

要是自己再跑快一點,再快一點…是不是能夠阻止這件事情發生。

雖然羅良妹的看法太過現實,陳揚覺得,自己還是自己,並沒有因為羅良妹的堅持而有所改變。徐千惠也知道了這件事情,這陣子的忐忑都煙消雲散,看到陳揚臉上的驚喜和笑容,是騙不了人。


「其實郭湘相也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子,你可以試著跟她處處看…」

羅良妹話還沒說完又被陳揚打斷。「見都沒見過,怎麼可能會有感情?婚姻不能將就。」


「感情可以培養。你看我和你爸…」

只要人是好的,以後日子還長,相處久了總是會有感情。


「妳說爸和妳有感情?」陳揚站在門口悠悠的說著。


羅良妹一愣的看著自己的兒子,看那神情倒像個看透世事的老人,讓她有些看不明白。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羅良妹神情有些憂鬱。這個年代結婚生不出孩子,親朋好友那邊的閒言閒語可是會逼瘋人的。


為什麼孩子就是不明白,我都是為了你好。


陳揚沒好氣的笑著,「我還是那句話,只有那一個選擇。」說完就拉上了門往外走。

本人拍攝


三三兩兩的學生在粉寮路上走著。

四人幫現在只剩下三個人,三個人湊到一起好一陣打鬧。羅幸興自從過完年後王錦誠離開了臺灣,就幾乎每天都在走神,無意識的跟陳揚來回多次教室,然後又回過神往右走了回去。因為羅幸興臉面薄,誰都不好意思開口調侃他。

有些事情還是需要耐心的等待時間來解決。


就像徐千惠的事情一樣。

宋永洲悠閒地晃過去觀光系,路上碰到熟人就熱情地跟人家打招呼。

幾個學生還在驚喜的討論著某某某老師疑似張清芳的姐姐,宋永洲倒是樂此不疲的加碼參謀。沒心沒肺地大笑引來自家妹妹把窗戶打開要他安靜點。

放學的路上,宋瑤和哥哥嘴裡不停埋怨他今天做的事,一路打鬧的走在小巷弄裡。


天氣漸漸熱了,跑到溪邊玩耍的人又開始冒了出來。

宋永洲不經意的瞅見不遠處地上兩隻小小的女拖鞋,孤零零地擺在浣衣池旁不遠的大石頭上,慌忙的大叫道宋瑶去叫人過來。

不一會兒,住在溪邊的幾戶人家,就趕了過來跟著踩著淤泥來回尋找,沒多久最後的希望破滅,幾個人把陥在淤泥的身體托著送上岸。


周太太大呼著怎麼會是我女兒!

她今天一直都在家裡睡覺呀!聞訊而來的周俊一滿臉悲痛,站都站不住,旁邊人趕緊伸手扶住。

周太太見到那張臉之後,當場就暈了過去,一堆人七手八腳地忙活,宋瑤緊抓著自家哥哥的手,滿眼通紅的跟著流淚。


天慢慢地暗了下來,對於宋瑤來說,這一天注定難忘。

圍觀的人們開始散去,宋瑤陷入了深深的自責。

要是自己再跑快一點,再快一點…是不是能夠阻止這件事情發生。

躺在床上,宋瑤一夜都沒睡。連平日夜裡的祈禱都停了下來。宋永洲一早覺得妹妹神情不對,伸手過來摸了摸宋瑤的頭,沒見她發燒,有點發慌的想去廚房把父母叫來看看。


宋瑤連忙拉住自家哥哥的手,說沒事,只是第一次看到這種事情,心裡覺得難過。在宋永洲的督促下匆匆的將早飯吃完。

潛意識裡,不停地告訴自己,只是做了一個夢,一個看起來很真實的夢。

「出門小心安全。」宋母從櫃裡拿出兩個平安福,遞了過去。「喏,小心放好,不要帶去廁所。」

宋家兄妹兩人接了過去,點了點頭就踏出了家門。


「你說,兒子怎麼一次兩次都遇到這種事情?」宋母拉著宋父就是好一陣訴苦,聽得人連連苦笑。

「他想做什麽就去做吧,注意些安全就好。至少他倆可沒做什麼壞事,你就放寬心吧!」

這一點宋母倒是很讚同。

最後,宋永洲出社會後考上了消防員,真真切切的救人於水火,讓兩老不得不心服口服。


果然如此。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一)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二)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