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橙菜

世界一直是這樣,只等我們掀開門簾

發布於

掀開門簾,卻看見了那些不堪,你不能說沒看見。不堪甚至是被賦予的定義。你沙啞地怒吼,說不該是這樣的。一位路人靜靜地看了你一眼,默不作聲地低頭走去。你不知他已經經歷過類似的一切,或是命運為他安排的那天還沒到來。你看著冷靜的他,說真幸運啊,也真不幸啊。幸或不幸總是相對的,也像齒輪一樣輪迴降臨,他的內心無人能知。

唯心者與唯物者對此辯論,唯心者說,當我改變了自己的內心,我就改變了整個世界。唯物者說,無論你的內心如何改變,世界一成不變。堅定的唯心或者唯物信仰者註定漸行漸遠,但曾有交集嗎?也許吧,我並不堅定,動搖的頻率就像鞦韆,視乎風有多大。

站在雲端辯論讓人陷入虛無。所以總是喜歡拿起身邊的人或事舉例。但哲學就是哲學,和現實是兩回事。就像高等數學總是列出一些不切實際的假設,如果你用理論去逛超市,是自找煩惱。

後來我才漸漸感受到,所謂的保守和自由的共生對立也許類似。看著像沙漏。沙子只有那麼多,你說他們是對立的,但內部的流動永遠存在,少有人想把沙漏放平。

回到掀開門簾的那一刻,走下去是單向門。一直向前走,害怕吵鬧,害怕發出異響,害怕與眾不同,人人都能成為冷靜的路人。門後的路怎麼走,全由自己決定。這種自決既是束縛,也是自由。選擇一個,也就選擇了另一個,殊途同歸嗎,歸處是光明嗎?

或者不如忘掉那個不知何時才來的終點,拿著手電,只盡力照亮眼前的路,也許天亮前一刻,身邊一直都有同路人。

攝影師:Jordan Benton,連結:Pexels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