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折
半折

少了一個口嗎?

有幾回,能說服自己 | 微型小說(1)

噩夢嚇醒我,也有可能是號角聲太大聲,我醒得很錯愕。但管不了太多,我趕緊跑到廣場集合,深怕因為遲到被處罰。

集合時必須全神貫注在長官講的話,做錯口令不僅會被懲罰,也會其他人被嘲笑,在這裡沒有任何朋友。

嚴肅的臉孔講了許久,才最後說出:吃完早飯會進行一個重要的任務。吃飯時間不多,馬上得銜接上任務。

進軍營前幾天我時常挨餓,也沒有人特別教我要怎麼生存。後來才明白,有做事就能吃飯,做不好事才會遭受處罰。

很快地一道命令先說:兩天內要殺光村莊裡的車伕,漏掉一個就少一頓飯。

我還沒殺過人,但已經看過不少人死亡,包括我的父母,也抬過不少屍體。但一整天跟著他們,我也殺了幾個車伕,看見他們害怕、發抖、求饒、發臭。

一個士官走過來說:「這是正常的反應,沒有很難,你必須適應,快把他們丟到樹下一起燒了!」我趕緊把路上一具具屍體搬走。

生命也許重要,但違反了規定,我也會少頓飯,甚至死亡。說服自己去接受任何事情似乎沒有很難。

晚上領完飯,烏雲壟罩、雷聲四起,我摀住頭和餐盒避免大雨淋濕,跑回屋內。我正在發抖,不知道為什麼抖得無法停止,就和那些被我殺害的人一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