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大帝

我呱.我呱.我呱呱呱 鏡文學:呱呱大帝 熱·愛 年少不輕狂,枉少年。 只要堅持做好某件事,你總會在該領域被看見。 做出不會後悔的東西。

美好夢魘#7

午餐

突然,

「魚頭你這傢伙,居然自己偷跑?啊啊?姐姐?」那個神出鬼沒的傢伙又出現了,巫昆晨。

「魚頭?」我疑惑地說

「班上都這樣叫他,名字和魚的讀音一樣,平常又一副死魚臉。」

「大概只有在姐姐們面前才會這麼嬌羞?」巫昆晨自然的坐在施瑜旁還順便揶揄了下他

可能是察覺異樣,他又站起身

「咦!不對,你為什麼坐在泉姊姊旁邊?晨亭姐姐為什麼在對面?那我為什麼坐這裡?」

巫昆晨自顧自地說了一大串話,又霹靂啪啦的問一堆問題,吵雜的聲音實在讓我受不了

「借我靠一下。畢竟是男朋友嘛」我輕聲帶有些調侃語氣對旁邊的施瑜說

這話像是給了施瑜「些許」勇氣,對我點點頭,又對巫昆晨說:

「我……那個……和泉姊姊……那個……」「叫泉就可以了」我配合說道

唉!

說是些許可不假,畢竟看樣子他還無法完整說出一整句話。

「他們交往了。」

晨不鹹不淡的說。

「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

還沒有說完,他就被施瑜摀上嘴了。

或許是意識到自己的冒失,他重新坐下,

但這次沒有坐在施瑜和我所坐的長椅,而是重新拿了張板凳,坐在沒人的桌子南側。

說來好笑,現在的座位大概是:我和施瑜坐在桌子西側的長椅上;巫昆晨自己坐在小小的板凳位在南邊;而晨一個人坐在諾大的長椅面對著我,

但我挺意外的,巫昆晨平時該說是神經大條還是不拘小節呢?總之,是那種和「一本正經」這字眼八竿子打不著的人。

而他現在竟然很禮貌的自己拉了椅子正襟危坐,還理了理衣服,伸手對我說道:

「我叫巫昆晨,施瑜的朋友,平時會和他一起去球場練球,那笨蛋魚頭雖然球技不如我,但也努力練習,相信再過一些時間就可以媲美我,到時候陪姐姐練球也不會那麼掉鏈子,他平時會煮飯,腦子也還算好使……」

「鏘」

一聲響亮的,撞擊空心物體的聲音傳來

「您還是別說話吧!」帶著搞笑鄉音和害羞的施瑜再次說話。


午餐過程一直很歡樂,

……雖然大多是巫昆晨在說話。

盤中餐已全部清空,眼看午休時見就要過完,我們收拾收拾殘渣便要拿去專門的餐盤回收區,

興許是想一盡世俗中對男友的認知,施瑜幾乎是以環住我的姿勢幫我拿走面前的餐盤。

說來他的身高與173公分的我相比其實差不多,甚至還矮上一些。


但因為身體的極度靠近,他身上氣味就這麼毫無防備地闖進我的鼻腔。

不是過重的香水味;也沒有教室男生大汗淋漓的味道。

恰如其分的沐浴露和乳液的香味,如兩條妖嬈的蛇爭先闖入我的鼻息,卻沒有絲毫突兀,反而十分溫和。

但這麼形容或許還不尚完美,因為撇除上述的兩種味道,似乎還有種獨特的,徹徹底底環繞他的氣味,是什麼呢?

我說不上來,雖和他的性格有些違和,但我想,那就是獨屬於他,施瑜的味道。

可能是意識到現在的情形實在曖昧,他連忙退開,羞澀的雙頰染上淡淡的,如夕陽西下的紅暈。


臉皮真的是薄的可以。


結束午餐短暫的「約會」,我們便分別了。

因為高二和高一教室不在同一個樓層,所以在食堂門口我們就向著反方向離開了。

剛走向高二一(泉和晨的教室),一陣腳步聲從我和晨身後傳來。

老實說,在學校有腳步聲再正常不過了,甚至該說沒有腳步聲才不正常,

但因為剛才和施瑜還有巫昆晨吃飯花了太多時間,這會兒已經午休過一半了,

這種時候出現在走廊的只可能是老師,但這腳步聲明顯是刻意放輕後的成果,甚至可以用鬼鬼祟祟來形容。

我豎起耳朵,如蝙蝠般聽聲辨位,直到……


一陣柔軟攀附上我的後背,那是不具攻擊性的,溫柔的,炙熱的,

我猛然轉頭,

一雙大而黑亮的眸子正望著我,似月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的湖水,倒映著我的身影,人畜無害的模樣令人想狠狠地捏一把

---施瑜。

看看眼下的情況,他正雙手環抱住我。他的臂展十分長,很輕易地就能夠圈住我。

但想想他方才在食堂扭捏的樣子,現在的他大膽的不可思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關於「美好夢魘」這本小說

美好夢魘#1

美好夢魘#2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