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大帝

我呱.我呱.我呱呱呱 鏡文學:呱呱大帝 熱·愛 年少不輕狂,枉少年。 只要堅持做好某件事,你總會在該領域被看見。 做出不會後悔的東西。

美好夢魘#3

學弟的魔法竟是莫泉的惡夢?

離去之際,巫昆晨氣喘吁吁的跑來,身後是那個籃球不太強的男生

「姐姐們,這個給你,是讓心情變好的魔法喔!」

莫泉和白晨亭看了看他手裡的東西,是兩根可樂味的棒棒糖

「我們不吃陌生小鬼的東西。」莫泉說道,「我叫巫昆晨,他叫施瑜,吶現在我們認識,不是陌生人。」巫昆晨不放棄,指著身後的男生說道

「真可惜,我們還是沒有興趣。」白晨亭和莫泉越過他們準備離開,巫昆晨秉持著愈挫愈勇的精神,大喊道:「那記得我們可以吧?我叫巫昆晨,他叫......」「我叫施瑜!」那個一直沒有說話,名叫施瑜的男生突然大喊

莫泉和白晨亭沒有回頭,只是繼續往前走。放學路上,白晨亭若有所思,莫泉問了她,她說:「你說為什麼那些學弟認識我們?」

「哪個?打球的那些?認識我們的人不在少數,他倒不值得晨你特別記得吧?」莫泉接了話

「可是那個巫什麼的,不覺得很眼熟嗎......」話還未說完,「聽說姐姐們在討論我?」巫昆晨突然冒出來,臉上是打球時看見的治癒笑容,但卻沒了當時的自責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好似卡通人物的開心模樣。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傢伙,我們索性就問出了我們的問題,我們隨意的坐在一旁的石頭椅子上

巫昆晨說道:「姐姐們在學校很有名啊!我還看到姐姐和一群哥哥在做很酷的事!」

我頓時想起,那天湯均翰到班上時,一邊那個不太開臉色的小鬼,現在想想,當時那小鬼的確長得和眼前的小鬼一模一樣我和晨不約而同的笑了聲

「行,記著了!」晨拿起衣服,順勢從口袋摸出一顆糖

「喏!所謂的魔法糖,但沒有糖棍,不知道能不能施法。」她將口袋的那顆硬糖扔給巫昆晨

巫昆晨似乎還沉浸在我們說的話,但看見突然扔過去的糖,倒也利索的接住,然後說道:「可以呦!」。

道了別,回到家中,裡面一片死寂,父母出差大概還得一個星期才會回來,弟弟也還在補習班。

脫下鞋子,家裡因為打掃阿姨定期打掃,就算不穿拖鞋也無所謂,「唉~」我嘆了口氣,便徑直走向廚房,冰箱只剩下雞蛋和白飯,簡單炒了飯便匆匆解決了晚餐,因為習慣,我順勢就把手放進口袋,大概有東西卡住,我的手才放進一半便停下了,仔細一摸,是晨總放口袋的糖

我稱不上愛吃,最多心情好的時候陪她吃一顆,但她總說放一顆在我這兒方便她吃。

大概是為了找找樂子,我心生一計,決定整一整晨,偷摸吃了那顆糖,甜蜜的滋味在口中蔓延開來,充斥著整個口腔

「真夠甜的!」莫泉舔了舔嘴唇說道

晚上的夢裡,棒棒糖的糖棍兒似乎真的能變魔法,搖身一變成了助她逃離禁錮的深淵的鑰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美好夢魘#1

美好夢魘#2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