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大帝

我呱.我呱.我呱呱呱 鏡文學:呱呱大帝 年少不輕狂,枉少年。

美好夢魘#2

(edited)
書接上回,莫泉霸氣回應??

雖然莫泉自己不在意,但似乎已經造成班上人的麻煩

「嘖!真麻煩」莫泉在心裡暗暗的想

走到教室外的走廊,湯均翰又打算上來獻殷勤,「碰」莫泉纖細而修長的腿狠狠的踹在湯均翰身旁的牆上,高度甚至和一邊的飲水機齊高,而後隨手拿起一旁體育日所用的擴音器,大聲說道

「這人與我並無干系,再有造謠,後果自負。」

隨後,白晨亭便從教室走了出來,搭上莫泉的肩,對湯均翰和他帶來的一大幫人挑了下眉

「聽懂了?滾。」

雖說只有僅僅兩個人,卻彷彿有千軍萬馬,那眼神裡的殺氣簡直像老練的殺手,既有令人聞風喪膽的氣息,又有種鄙視的意味,不知道湯均翰是被這樣的殺氣嚇到,還是方才莫泉那一踹,亦或是兩者都有,總之他和那一大群兄弟狼狽地離開,

將走之時,還遇上不知好歹的學弟向他們打招呼,要不是那時他們實在狼狽,否則學弟大該得殘一隻手才回的去吧!

約莫是到了下午兩點的時候吧!從合作社離開的莫泉和白晨亭,正巧看見幾個男生在球場上打籃球,她倆頓時來了興致,到籃球場向那些男生提出報組(籃球術語,指一起打球),

在徵得同意後,白泉用那蔥嫩的指鬆開了脖上的領帶,鎖骨若隱若現的,本來整齊扣好的袖子也被拉起;白晨亭則拆下了總是綁在右手食指的繃帶,和左手的銀色波浪狀戒指,便雙雙上了場,

和她們同隊的還有一個看來氣質相當好的女孩,和一個有些許靦腆的男孩,敵隊則是四個穿著整齊劃一校服的男生,但不知為何,穿著5號球衣的男生令人有種眼熟的感覺......

微風輕輕地吹過,帶動一旁搖曳釉綠的榕樹,那榕樹樹葉像是裁判「開始比賽」的手勢,由空中劃破空氣似的落下,正式宣告比賽開始。

發球的是那個靦腆的男孩,他似乎是第一次接觸籃球,傳出來的球沒什麼力道,但幾乎是在接到傳球的瞬間,莫泉和白晨亭如同離弦之劍,高速向前衝刺,打算一開始就打快攻,哪怕防守者突然出現,也能用華麗招式晃過對手,

然後,急停跳投,得分

;拉桿上籃,得分;

大風車灌籃,得分......

正當完成灌籃的白晨亭跳下的那刻,那個眼熟的男生正因撿籃球,而不偏不倚的走向白晨亭跳下的位置,被撞上的男生因重心不穩而踉蹌了一下,隨後便摔在莫泉的手臂上,莫泉的表情不易察覺的難看了下,但很快後回復正常,看著他的校服問道:

「巫昆晨?」

我仔細觀察,他膚色皎潔,輪廓明顯,雖然鼻子嘴巴不算出眾,但又大又圓的杏眼透漏著靈氣,即使戴著黑色細框眼鏡也無法抵擋。

名叫巫昆晨的男生重新站起後,自責又治癒的笑答:

「是的,我就是巫昆晨,剛剛沒有站穩,姐姐真是對不起啊!」

見他是真的自責,莫泉也不打算追究,便道:

「不會,本就是晨撞著你的,不該怪誰。」

「晨?」好像因為好奇他的表情由自責轉為困惑,連聲音都夾帶著疑惑

「就是剛才撞到你的學姊。」莫泉難得耐心的解釋,還不等他反應,莫泉就被白晨亭叫回了場上,結果......不出二十分鐘,她們贏下三十分,獲得了勝利。離去之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美好夢魘#1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