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湖,我的无历史之地

圣诞与元旦

陈纯
回覆
忧我同胞@Chinesechives

“在今年圣诞期间,据“普世基督徒关怀差会”说,深圳大学向工作人员发出通知,要求他们禁止学生在校园内举办圣诞活动、张贴圣诞传单或展示圣诞装饰。”

https://www.google.com.hk/amp/s/www.voachinese.com/amp/china-war-on-christmas-20201225/5713610.html

陈纯
回覆
最强输出@125618

要不是你最爱的政府出过批评“过洋节”的文件,那个学生又如何上纲上线呢?看问题这么表面就迫不及待开始喷,这姿势也太糟糕了点。

当下中国的民粹主义

陈纯
回覆
Evansozy@Evansozy

自由派内部不是铁板一块的,从2010年以来,左翼自由派对右翼自由派或者原教旨市场主义者有过许多批评,针对的就是你上面说的那些问题。

陈纯

“公知”是被体制和小粉红建构出来的,而不是相反

陈纯

我其实第二节就已经描述了小粉红的特征和观念啊,怎么会地图炮呢?你觉得会误伤谁呢?

陈纯

多谢你的一些建议。


不过我个人不认为“粉红基”的存在能说明小粉红对于性别性向问题有一种多元化的态度,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大部分粉红是支持这一多元化的。毋宁说,这说明了粉红观念对于性少数群体的渗透性。

陈纯
回覆
Tosaka@Tosaka

我看了一下,这些还真不算什么反人类言论,她自己说的,就是质疑一下30万的数据,这个我从上互联网开始就不断看有自由派在说。另外几个都不是她发的,只是转的。


我觉得这个跟你之前说的“慰安妇”问题,以及洗白南京大屠杀,差别还是挺大的。当然她也有可能说过,但我当时看到粉红截图的并没有那样的内容(如果有我应该会挺震惊,毕竟我个人也不认同这样的言论)。

陈纯
回覆
Tosaka@Tosaka

我也是在就事论事,我们不是在聊小粉红举报的原因嘛,王小妮、罗新和周玄毅都是因为有所谓“反体制”的言论被举报的,周的事那时还有人让我特意去提醒他,至于他有没有被处分,这个不是重点。


梁的那些言论我没有看到,如果你能提供出处当然最好,也方便我核查一下你理解的和她说的是不是有什么出入。但是我看到举报的那些小粉红的截图,并没有包含你说的这些内容,所以究竟是因为反体制还是你说的“反人类”,我觉得不太好说。

陈纯

那王小妮、罗新、周玄毅也是有反人类言论吗?梁艳萍怎么洗白“南京大屠杀”呢?

陈纯

我并没有说饭圈全部是女性,但确实大部分是女性,为什么里面只要有男性就得用“他们”?那不也是一种语言上的歧视吗?

陈纯
回覆
老米@mihulao

推荐一本书给你,赵思乐的《她们的征途》,以女性的视角来讲述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和抗争者为这个国家所做的行动有哪些。

陈纯

确实没错,而且信基督教的前自由派里很大一部分都变成川粉了

家与春秋

国是与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