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ppho

來自前現代的靈魂,誤闖入後現代的肉體。碰來碰去,都是密碼。心悸,卻無可奈何。不合時宜,又跟不上時代,只好活在自己的小小時代。吴爾芙說,寫作,需要一間屬於自己的房間。歲月悠悠,年華似水流,靈魂和肉體依然問啊問、找啊找,何處心安是吾鄉?看完《長安十二時辰》,目前醉心於爬梳相關歷史。《陳情令》仍是我的最愛,始於忘羨情,終於意難平,十二萬餘字,慢慢搬過來。劇評,小說,人生如戲,戲說歷史,一丘一壑也風流。

2022/03/11:心情紀事,終不似、少年遊

 (編輯過)
或許,寂寞就是人生的底色。悄悄地,不經意地,如柳枝抽新葉,就出來招招手。

今日醒來,一句“故人曾到否?”,無端出現腦海。想了又想,好像來自“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一估狗,果然如是。宋·劉過《唐多令·蘆葉滿汀洲》,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二十年,重過南樓。柳下繫船猶未穩,能幾日,又中秋。 黃鶴斷磯頭,故人曾到否?舊江山,渾是新愁。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游。

劉過,字改之。大學時讀《神鵰俠侶》,清楚記得郭靖幫楊過取名時,特意加了個字“改之”?印像之所以深刻,因取名為過,前所未聞。如今恍然大悟,原來典故出自於此;同時蘊含、有則改之,無則嘉勉之意。

雖然神鵰俠侶說的是楊過和小龍女的愛情,當年讀時,卻未曾為他們的愛情感動過。或許是因小龍女過於仙氣飄飄,如冰似雪、如夢似幻,怎會沾染紅塵俗世的男歡女愛?古墓、絕情谷、十六年後谷下相見,不像武俠,更像玄俠。倒是小郭襄的潸然淚下,記憶深深。書末,楊過與小龍女擕手翩然而去,小郭襄心中多少繾綣,多少不忍不捨,惟有化做離人淚。此時,金庸以李白的秋風詞,道出了小郭襄的心思。

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少女情懷,又是情竇初開;君子已杳然,思念仍濃釅,怕是想忘也忘不了,想抛也拋不去。日後郭襄獨自行走江湖,尋尋覓覓,盼能再見楊過一面,終是不得。由是放棄俗念,開創峨嵋一派。

《唐多令·蘆葉滿汀洲》,最喜“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末三句。詞人此時已是暮年,就算江山無愁,人生也難免幾多愁。文人雅士,傷春悲秋,自古有之;不必因功業未建、抱負無可施。年華流逝,即使酒與桂花依舊,人,終非年少,可以重溫,終不似少年。

大自然的變化亦是,一眨眼,花非花,樹非樹。吾極愛柳樹,尚在島嶼時,卻全是從圖畫、古詩詞裡得來的意像,沒親眼見過。第一次見到,美利堅密西根州,英文名字很好聽,weeping willow。身旁男士一出口,我自然而然聯想到,閒靜似嬌花照水,行動如弱柳扶風的林黛玉。想像那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應也是柳葉輕輕拂過,細膩柔嫩,引人遐思。

新住家巷口一戶人家後院裡,有一棵大柳樹,幾乎天天經過,天天看著他。前幾日發覺已抽新葉,淡淡的,不仔細看,容易錯過。拍了照,寄了出去,說不清為什麼,就是覺得美。下午又經過,新葉已由淡轉濃,又拍了照,卻有淡淡哀愁。世間凡人凡事凡物,皆只有當下,此時此刻,一剎那。錯過了就錯過了,時間不會停留,生命不是影片,永遠無法倒轉。

柳樹年年綠,韶華年年逝,感傷的不是紅顏老,而是生之意義。

線上正讀《長安十二時辰》,把長安當成信念的五尊閻羅張小敬,狠毒辣拗絕,聰慧貌美女婢檀棋捕捉到的一剎那神情,卻是寂寞

大詩人李白喝到盡興處,不也高聲唱著,

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

也許,寂寞就是人生的底色。悄悄地,不經意地,如柳枝抽新葉,就出來招招手。

2022年3月11日之柳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詩一首》錯過了,一朵山茶花

紫色的背影

4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