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ppho

來自前現代的靈魂,誤闖入後現代的肉體。碰來碰去,都是密碼。心悸,卻無可奈何。不合時宜,又跟不上時代,只好活在自己的小小時代。吴爾芙說,寫作,需要一間屬於自己的房間。歲月悠悠,年華似水流,靈魂和肉體依然問啊問、找啊找,何處心安是吾鄉?看完《長安十二時辰》,目前醉心於爬梳相關歷史。《陳情令》仍是我的最愛,始於忘羨情,終於意難平,十二萬餘字,慢慢搬過來。劇評,小說,人生如戲,戲說歷史,一丘一壑也風流。

紫色的背影

一束愛麗思 可否道盡你的心情?我卻偏愛你 捎來一把滿天星。

越來越鈍了

即使在這樣的陽光下

也想不起你紫色的背影

可曾融入大塊文章中

猶記你從橋上走來

我從橋下走過

你擰著一天雲彩

我掬著一握溪水

風兒 滿滿地盈著

花兒 恣意地笑著

橋上橋下的野薑花

豈不正浪漫

淺吟低唱

一絲絲 一縷縷

彷若李太白的詩魂

在你冷冽高傲的眉峰

勾起了我 無限的遐思

一束愛麗思 可否道盡你的心情

我卻偏愛你 捎來一把滿天星

如果你還記得

我曾在月光下 織著一地的玫瑰花瓣

喃喃訴說 紫羅蘭的故事

你記得也好 不記得也好

當日頭偏西時

 我仍憶不起你 紫色的背影

 昨夜 可曾入我夢裏

後記:寫於世紀末,美利堅密西根州。其時,窗外大片陽光,心動,有所感。年少往事,重讀,無風也無雨,無喜亦無悲,唯有似水年華。近來、微恙,仍有開心事,一見百里心歡喜,王一博之《風起洛陽》也。畢生唯一滿心喜歡之明星,是最初,也是最終;是美色,也是才華。“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看他跳舞,是一場美的饗宴;見他一身摩托車勁裝,蕭蕭肅肅,爽朗清舉,風姿特秀。

若有來世,想當一名摩托車賽手。今生,已不可期。人初老,長於摩托車之都台北,不會騎摩托車,還是個少見的大近視。

即使在這樣的陽光下 也想不起你紫色的背影 可曾融入大塊文章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數字詩

冬十月(2021/11/11)

聲音的故事: 眾聲喧嘩,童年往事不回味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