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柏偉

我是男生,也是女性主義者

發布於

對,這是一本書的名字,作者是韓國的高中國文教師崔乘範。我只是借這本有意思的書名來當標題。

這幾年做了幾場性別議題的演講與座談,深深感受男性這個社會身份的複雜之處。

但我從小就不喜歡男生。

到了這個年紀才慢慢分辨出那個「不喜歡」不是因為生理的性別而討厭,而是不喜歡那種被社會養成的男生的樣子。

參加一些性別議題的討論,聽我講自身經驗時都很OK,但到總結時,大家還是習慣性地只因為長了陰莖而把生理男性統稱為加害者。

聽到這些言論時,我大都只能在心裡吶喊:「喂,你認真覺得前面坐著的這個男人必然是加害者嗎?」

有啦,「你們這些男人就是父權制的既得利益者。」

但講這個概念的時候,我們都把父權制簡化,且具身化為一個個真實的男性,只看到個人,而忘了那個體制。可是這也不通呀,這世界上很多厭女/仇女的男人,但也有不厭女/不仇女的男人、也有親女性主義的男人、也有宣稱自己是女性主義者的男人。況且世界上也不是只有異性戀的男/女分別。用生理性來簡化性別的分野,其實都在便宜行事,本質化原本複雜的人,更進一步,也鞏固了父權制的設計。

我自認是女性主義者。雖然有人認為生理男不可能是女性主義者,我覺得這可能犯了生理本質論的毛病。尤其性別平等這樣的觀念在現代世界變化進展地這麼快速,許多生理男在成長的過程中早就被養成傳統觀念裡不男不女的樣子,緊抱著生理決定論的觀念還真太落伍了。

最後補一個廣告,請大家支持不厭女/不恐同的 臺灣男性協會 ,而且本協會不男不女、既女又男、多元性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雷諾曼牌卡公益解牌活動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