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mburgburgermeister

索多玛马特市市长

同性恋是基因?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同性恋是不是基因,应该有严谨的科学论证和实验,仅靠政治,难道就应该改写科学吗?坚持科学,难道就是“歧视”?

人类生物学中很少有像性取向这样复杂或充满政治色彩的方面。如果有明确的基因联系证明同性恋者是 "天生如此",那将会证明同性恋并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然而,一些人担心这样的发现会被滥用于 "治疗 "同性恋,大多数研究小组都回避了这个话题。

现在,一项新的研究声称其排除了单一基因或少数几个基因可以导致人类趋向于同性性行为的说法。研究人员在基因组中发现了五个单点,这些单点似乎在有过至少一次同性经历的人中很常见。这些遗传标记中有两个靠近与性激素和嗅觉有关的基因--这两个因素可能在性吸引中起作用。但是,这五个标志物加在一起,对研究中人们性活动差异的解释还不到百分之一。当研究人员观察有同性经历的人的总体遗传相似性时,遗传学似乎占了这种行为的8%至25%。其余的可能是环境或其他生物影响的结果。这些发现周四发表在《科学》杂志上。

另一项研究分析了40对同性恋兄弟的基因组,只观察被认定为同性恋的人。新的研究是对危险性行为或开放性经验的研究,研究指出至少有一次同性经历的参与者也更有可能有抽大麻,并且总体上有更多的性伙伴的体验。哈默说,这些发现并没有揭示出性取向的任何生物学途径。



无论是从William给出的论文,还是其他论文来看,有关同性恋的生物学研究都表示无法证明性取向和基因有任何直接关系,反而更确定了性取向是后天社会环境影响下的某种polygenic phenotype,基因只能决定其在社会影响下对环境因子的反应。比如如William给出论文当中所述,冒险倾向基因的人可能会在某站环境因子情况下选择纵欲,并在其中尝试同性性行为,而最终选择成为“同性恋”。

然而这并不代表拥有这类基因的人必然会成为同性恋;同理他们也可能会成为撒谎成性的台湾政客,骗选民毫无脸红,一个屁话接着一个屁话,自己都不信但是依然义正词严,就和并不是同性恋的William一样、不妨碍它满口谎言,为了自己的脸面不惜发明出“同性恋基因”这类奇怪的东西来,还要歪曲科学论文来给自己背书,这就是中华田园自由派的嘴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對不起,我失態了

爆笑市長 Episode 3

底比斯聖隊 - 漢武帝 - 悄悄渡紅海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