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bow logo

Cut-and-go,遅咲きガール,忽冷忽熱怪獸。 https://t.me/lukewarmbeast

Zima Blue 色純淨空氣

談奴性被 my missus 嗆。我們看了劇《Love, Death & Robots》中的《Zima Blue》集(嗯,它的創作團隊 Passion Pictures 曾參與過《Searching for Sugar Man》的製作),其中提到純粹的機械做工在更高維度的視力下進行設定的作業。在 Zima Blue 的例子中,Zima Blue 是機器人本體最先看到的顏色,人類設計者是處於高維的一方,機器人通過進行清潔藍色泳池瓷壁的作業達到一種純粹的樂趣,純粹成為藝術的終點。

我們時常會陷入一個命題:「存粹」「原汁原味」「經典」是不是某種盲目從眾的匡正呢?最小化感官的範圍,集中注意力於特定的波長,以適應特定的群體和融入環境。像是松露巧克力的內芯裡包裹著什麼的固態,是被甜蜜環抱的無瑕的安全感。有沒有在這樣的基礎上變化、製造新東西的必要呢?

At any rate,我們都理性地相信所謂的存粹不存在,並準備著花一生時間介乎水乳交融的非存粹之間。但是,搖搖欲墜的純粹假設難道不是因為無法向上望、無法對外擴維,而對身形制約產生的不適嗎?欸,純粹才不僅僅是回歸、追本溯源的事情,而更應該行至另外一種窮究:Zima Blue 參與清潔作業,終點是低維機器人理解作為高維設計者的語境——理解作為人類的崇高。新是激躁、倦怠與恐懼,而 Zima Blue 色純淨空氣更進一步地關乎時代和地域性的擴展。


(題圖自:ArtStation.com

Netflix 6藝術41機器人2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