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薬袋托托

Cut-and-go,遅咲きガール,忽冷忽熱怪獸。 https://t.me/lukewarmbeast

得了吧強尼

大學是三年好還是四年好?計畫是三年後出國唸。

甲男和乙男相視對坐著。各自在前面擺了瓶啤酒,鑲著原木邊的桌子閃耀著清晰的淺藍,微醺的燈光在煙霧中陰沈又瀟灑。甲男講著自己的規劃,時不時抬起手腕瞧時間。講計畫是為了換話題,情人節欸,面前的卻是上了大學就被 missus 甩了的何等可憐的乙男。

「好啦有什麼大不了的,」甲男吃著冷氣,也棘手地冒汗。用手巾擦擦額上的汗水,吮了一口清涼的一番搾り,講道:「你不就是太自大太 trust all 了嗎?做一些出格、極端的事情,最後又落俗套逃不開自己矮小的 class⋯⋯這也不能怪人家。這個年紀的女孩子⋯⋯」

低著頭,乙男,覺得很傷。熱帶氣候也讓他的皮膚開始變得煩躁和油膩。眼鏡快要滑落。他為自己聲援道:「你⋯⋯你說,廿一世紀的女孩子是不是越來越獨立!追自己的事業⋯⋯現在的離婚電影都這麼演⋯⋯」於是他灌下了杯子裡面剩下的東西。酒精滑過喉頭,像是兜風時從車上摔出,跌在瀝青道上。他繼續說:「就是嘛!越來越沒有家庭觀念。說什麼『我們是獨立的個體』,明明是不想在一起的託辭。那些細部的言語,當時怎麼聽得明白。」

「唉。」甲男痛苦地扭過頭去,縷著頭髮。旁邊一桌一個姑娘向這邊白了一眼。他摀著嘴巴嘆口氣、無精打采地說:「唉⋯⋯我們還是談談未來的事情吧。」

「為什麼不讓我們在一起啊,我這麼專注戀愛。什麼爭吵都覺得可以承受。身邊的人們都好膚淺,不解風情,唯有她。難道是因為我太理想又無能我不配嘛。麻煩等我吖。」乙男扶眼鏡,用兩個指頭揉著他的眼袋。

得了吧強尼。都好久了啦,該是 time to walk though。」他說:「我得讓你死心。Your ex-missus 是個吃抑鬱藥片的朋克女孩,你是個聽老牌爵士的濫情 geek,在一起有什麼好結果⋯⋯昏沈渡日的狀態,你自己講 few years 沒有早睡了,早睡又痛苦地輾轉。昨晚又叫醒我陪看 prime video。給你買睡覺糖漿的錢是不是又拿去租電影買 bandcamp 的樂隊啦?!」

甲男還不放過:「每次你們吵架你過來給我哭訴的時候,我都咒罵著你的幼稚。上次在心齋橋吃餃子的時候就給你說過了。未來只是讓你獨自開心的事情,但你讓她感受不到未來。Clear?你都不聽我勸罷了⋯⋯」說著甲男自己開始抽泣起來。

強尼只是癱坐在椅子上,啞口無言。只得低下頭讀起自己寫的叫《粉色和棕色》的小說來:

喝可樂的時候,易拉罐底面朝向了前方站在講臺上的先生。甜膩的糖漿泡沫在我的口中打轉,腐蝕牙齒是它們的惡趣味,真是十分黏人的衝動。兩葉嘴脣留下甜蜜的味道,舌頭舔食著殘餘的糖分。我端詳著先生彎下腰的姿態,他的胸膛微微從白色襯衫的領口流出來,有一隻螞蟻在上面緩緩地攀爬著。四周不知道是電流還是暖氣的聲音但是請殺掉外面通電話的女孩。肋骨下方的皮膚也不知道為什麼像癬一樣瘙癢,真是十分黏人的衝動啊。
於是我閉上眼睛,下意識用指頭捏住鼻子的尖端,大肆地吸氣。從那裡面流出來的是海藻的味道。先生我在你的面前是一具腐爛的浮屍,你的眼神像是在端詳死去的我一樣冷酷。好癢啊。心裡面也好癢。我想塗抹上深藍色的指甲,再次被先生抱入懷中,撫摸先生熱乎乎溼答答的下面。但是先生又繼續開始講文法了。我的手裡頭擱著一本村上隆的書,說什麼碾軋喝過紅色和藍色顏料的蟑螂,會泵出鮮紫色的體液。先生請讓我和你一起被巨大的蟑螂喝掉吧,撕開它之後我們會在一起野合啊。
大概⋯⋯大概,沒有人會在意男孩的獨白吧。在我身邊流動的時間像是被分成一塊又一塊。一些分塊被別人挪去另外的地方,所以其他剩下的分塊就想要拼命地往裡面填充。我在描述一個扭曲的感知世界。在我的這個世界裡面,我和先生的戀愛是潦草的黏著的純愛。先生比我大快廿歲。
思考著。於是我開始低下頭看手機。在啁啾上有一個帳號叫做「渋谷 meltdown」,裡面是醉倒在馬路上列車裡面的可悲的人們的照片。我特別喜歡 meltdown 的概念。熔化掉?是這座禁錮著慾的城市本身。還是連接這座城市的慾的樞紐——每一班新幹線裡、每一條馬路上。人們的共感被熔化,開始對別人的知覺毫無感受力。對別人是冷漠的眼神,對夜晚是苦楚的夢境。與此同時,我和先生的關係正在 meltdown。
⋯⋯

甲男見強尼毫無動作,便推開桌子出門透氣。現在似乎是新加坡的旱季。但濕答答。汗液浸濕衣衫,微風又會吹乾,天空像是要下雨。他想起和強尼在一起的時光——看電影前影片還有一會兒,他們準備去海邊走走。買了抹茶冰淇凌,在沿海步道吹海風。步道上是在減脂的跑者和騎行者,他們低著頭走樹下的陰暗小徑冒險。

回憶被打斷惹。強尼輕拍他的肩膀,他轉過身開始吻著強尼的嘴唇。強尼的殘念在想給 ex-missus 寫的最後一封信,最後一句「好愛妳。祝妳幸福」和正文好不相干,嘲諷著,是最先寫上去的。得了吧,強尼,你只愛她的骨頭。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