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6 篇作品累積創作 28351 
御薬袋托托
置頂作品

青年側記

識水性的水怪還在假惺惺地講包容的人,是在計劃一場屠殺。好意容納他見,實則強置共性。像是被困在一間從底部開始漲水的封閉房間。起初沒有任何人想過堵住源頭,積而成患。後來者,若不想溺水就得去學游泳。「為了活下來,跟著我一起學游泳吧?」資歷者笑道。

御薬袋托托

分級與邊境漩渦

村上春樹的英文譯者 Jay Rubin 講日本戰後審查的表徵是「權力喪失恐懼症」,它「恰恰證明瞭當權者承認自己的權力有可能單憑語言和思想就能被顛覆」。然而當審查成為基準與慣例,這種恐懼就轉嫁給陰影下的創作者與希望跳脫審查去體驗各色奇狀物的人士——以國家認同感對他們進行絞殺,卻混淆為優勝劣汰。

20
御薬袋托托

普遍創傷

之前我藉用「醉醒狀態」來比喻創傷後的掙扎——施予過量精神刺激之後造成不可逆且持續的機能病變。病變使人重複回溯創傷時的危機場景以尋找解薬:當時我應當做何才能避開不可逆破壞?當時應當存在何者才能主持正義?此舉將患者箝制在惶惶臆想中,使其不斷追尋記憶痕跡,試圖緩解症狀。

7
御薬袋托托

Another Catalogue of Artists from China

太容易出戲一月恰巧在獅城烏節路上聽過 Yao Yu Sun 先生關於在地傳統鉛字史的講座。幫忙照應秩序與器材的有位梳 high alfo puff 的非裔工作人員,她著的深藍半袖制服流露出健美曲線,卻有東方人特有的丹鳳眼與溫潤氣質,從周遭的亞細亞面龐之中獨立開來。

5
御薬袋托托

女生喜歡上女生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一)

Carmen Maria Machado 的《The Husband Stitch》,收錄在《Her Body and Other Parties》,二〇一七(原文片段):我報名了女子藝術課。丈夫工作、兒子上學,我會開車到佈滿綠意的校園,在那座灰矮建築裡受教。

6
御薬袋托托

華彩

今日在翻舊書,瞥見我以前唸不下書的撕裂的日子。在 John Milton 的一本小冊子《A Speech for the Liberty of Unlicensed Printing》(一六四四年)裡,一頁我貼了標籤。其中勾劃出 Milton 引述 Francis Bacon 的...

御薬袋托托

用 Tot 作筆記

「Tot 是個用裝有的沒的的地方。」午後,在深夜,有那麼一霎,你或許想提筆記下漂浮在腦海裡的奇怪點子,或者是想要和朋友聊聊的論題。沒有那麼嚴肅,也不會太過複雜,卻仍需要一些富文字記號。

御薬袋托托

無法集體頹廢

好後悔在十九歲才看 cult 片《Dazed and Confused》(Richard Linklater 導,一九九三),不能夠成為我的童年。由一曲 Aerosmith 的《Sweet Emotion》(一九七五)打頭,本片張幕於七六年德州高中畢業暑假的首日:留長髮聽搖滾樂團的少男少女競速破壞、霸凌整蠱、談情說愛。

御薬袋托托

殺死純愛

歲末楊德昌的兩部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一一》在網飛上提供,我觀看了這兩部分別映於九一、〇〇年的電影。在裡面可以看到如今功成名就的臺灣電影人的身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可以看到陳以文、湯湘竹)。同時不得不說,臺語、國語、英文和日文交織在一起,是楊德昌電影裡面可愛的一處。

御薬袋托托

Holy Mantle

近來好容易被激怒,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對親近的人也是這樣,因此不太敢講話。可以想像出來我如果怒出聲音來的樣子,隨時可能發生,覺得太可怖。這種怒氣不是具體針對誰誰誰的。爸爸在小時候會當著我的面怒罵讓他感到不舒服的陌生人,聲音超大、言語超暴力。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