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9 篇作品累積創作 31944 
御薬袋托托
置頂作品

青年側記

識水性的水怪還在假惺惺地講包容的人,是在計劃一場屠殺。好意容納他見,實則強置共性。像是被困在一間從底部開始漲水的封閉房間。起初沒有任何人想過堵住源頭,積而成患。後來者,若不想溺水就得去學游泳。「為了活下來,跟著我一起學游泳吧?」資歷者笑道。

御薬袋托托

普遍創傷

之前我藉用「醉醒狀態」來比喻創傷後的掙扎——施予過量精神刺激之後造成不可逆且持續的機能病變。病變使人重複回溯創傷時的危機場景以尋找解薬:當時我應當做何才能避開不可逆破壞?當時應當存在何者才能主持正義?此舉將患者箝制在惶惶臆想中,使其不斷追尋記憶痕跡,試圖緩解症狀。

7
御薬袋托托

Another Catalogue of Artists from China

太容易出戲一月恰巧在獅城烏節路上聽過 Yao Yu Sun 先生關於在地傳統鉛字史的講座。幫忙照應秩序與器材的有位梳 high alfo puff 的非裔工作人員,她著的深藍半袖制服流露出健美曲線,卻有東方人特有的丹鳳眼與溫潤氣質,從周遭的亞細亞面龐之中獨立開來。

5
御薬袋托托

淹沒或⋯⋯

突然想起四方田犬彥寫的《摩滅之賦》(二〇〇三)。羅馬發行的金幣,離中心城邦越遠,其上君王浮雕的型態就愈加曖昧。「Chinese whispers」這個短語也講了同樣一件事情:與其相信所聞,不如選好參照物。

5
御薬袋托托

女生喜歡上女生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一)

Carmen Maria Machado 的《The Husband Stitch》,收錄在《Her Body and Other Parties》,二〇一七(原文片段):我報名了女子藝術課。丈夫工作、兒子上學,我會開車到佈滿綠意的校園,在那座灰矮建築裡受教。

6
御薬袋托托

偽裝受害者

她拿起跌落砸向她的冰塊塑料袋,疼,又敷上了額頭。關上冷凍室的門時,她想著為什麼冰塊會被擱在上面,以至於生發出芒果乾那樣的怒意。冰箱門上貼的是——透過外面的成像機的光,她模糊地打量著——樂團的海報。幾隻螞蟻在上面攀爬著。身子暖暖的,洗浴過後的她癱坐在地上,把冰鎮過、喝了一半的飲料倒在威士忌杯裡面。

御薬袋托托

華彩

今日在翻舊書,瞥見我以前唸不下書的撕裂的日子。在 John Milton 的一本小冊子《A Speech for the Liberty of Unlicensed Printing》(一六四四年)裡,一頁我貼了標籤。其中勾劃出 Milton 引述 Francis Bacon 的...

御薬袋托托

用 Tot 作筆記

「Tot 是個用裝有的沒的的地方。」午後,在深夜,有那麼一霎,你或許想提筆記下漂浮在腦海裡的奇怪點子,或者是想要和朋友聊聊的論題。沒有那麼嚴肅,也不會太過複雜,卻仍需要一些富文字記號。

御薬袋托托

無法集體頹廢

好後悔在十九歲才看 cult 片《Dazed and Confused》(Richard Linklater 導,一九九三),不能夠成為我的童年。由一曲 Aerosmith 的《Sweet Emotion》(一九七五)打頭,本片張幕於七六年德州高中畢業暑假的首日:留長髮聽搖滾樂團的少男少女競速破壞、霸凌整蠱、談情說愛。

御薬袋托托

得了吧強尼

大學是三年好還是四年好?計畫是三年後出國唸。甲男和乙男相視對坐著。各自在前面擺了瓶啤酒,鑲著原木邊的桌子閃耀著清晰的淺藍,微醺的燈光在煙霧中陰沈又瀟灑。甲男講著自己的規劃,時不時抬起手腕瞧時間。講計畫是為了換話題,情人節欸,面前的卻是上了大學就被 missus 甩了的何等可憐的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