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闲

驶向黑暗的货车—读《夜行货车》

發布於

看陈映真的小说,经常有看历史的感觉。这次收录的短篇小说是按照刊登时间排序,更能感觉到时代的风气。女性、乡里在这几篇文里被看做坚韧有承受力的,能抚慰惶恐不安的现代人,对抗资本主义和现代文化。企业职员的可笑、对工作的不安、渴望升职的内驱力在书里被写透了。 六月的玫瑰花 时值越战,到台湾休假的黑人军曹在台湾小姐艾密丽的怀中放松战争带来的紧张。军曹小时候活的很糟,母亲向白人卖淫养活家庭,参军后有白人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时他直接哭了,他第一次感到了平等。军曹在和艾密丽交往时偶尔会聊起越南,但他不会提在恐惧之下他杀光了一个村子,他对台湾的亚热带风光有着厌恶。艾密丽怀孕后,军曹承诺要娶她,但几个月后,艾密丽接到了军曹的阵亡通知书。 贺大哥 富家女喜欢上了善良温厚的白人义工贺大哥,但随后得知贺大哥是个精神病人。贺大哥是去过越南的美军士兵,服役回国后美莱村屠杀被爆出,作为参与者的他把这种道德压力放大了,另外构建了一个人格,从此作为贺大哥活着。当被父母雇佣的侦探找到后,无法接受真相,成了精神病。 夜行货车 时间迈入台湾经济飞跃的七十年代,主角成了上班族。跨国公司里,经理林荣平的情妇刘小玲,受到白人上司的骚扰,但林荣平不敢得罪上司忍了。 刘小玲在失望下想要辞职投奔美国的亲戚,但又和同公司的詹奕宏好上了。詹奕宏从小拼命读书到了硕士,但却不知道读书有什么用,进了公司后和刘小玲交往,他的不安焦虑总会时不时的化为刻薄酗酒嫉妒流露出来。 在刘小玲辞职的欢送会上,詹奕宏突然男子气概了一回,辞职抗议白人上司对台湾的歧视。 最后詹奕宏想带刘小玲回乡下,文尾他脑子里想起了黑色的、强大的、开往南方的他的故乡的货车。 上班族的一天 黄静雄因为跨国公司的人事斗争,无法升上兹兹在念的副经理,对食言出卖他的上司发了脾气。请假回家摆弄起了许久没有碰过的照相机,忽然想起了忘却许久的初恋。但当他听说原本要来当副经理的美国人不适应台湾气候不来了,他立刻让妻子把照相机收拾起来回公司奋斗了。 云 工厂女工组织工会,受到厂方和工贼阻挠,最后失败,一个个的被排挤辞职了。这里的女工们一个个非常鲜活,有外表是刺头内心却缺爱还被负心人弄怀孕的鱿鱼,有喜欢文学的小文,长的有男子气被叫成赵公子。事败后当初支持她们的张经理也辞职创业,终日计较利润,当初的女工再见他时几乎认不出来。 万商帝君 缺乏文凭没办法升职的小职员疯了,自称主管财富的万商帝君。公司唯一关心他的基督徒女同事去探望他时,发现他的住处逼冗廉价。 时间线是1982年,提到了中美建交对台湾的震动,一个美国商人是这么安慰惶恐美国背叛台湾的同事:“清教徒的中国大陆,必将迅速消失,好像烈日下的冰块。柔软的,追求人生乐趣、幸福、快乐的消费文化,将很快地在中国大陆滋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