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闲

法国后五月风暴时代的文革想象

發布於
《东风——法国知识分子与20世纪60年代的遗产》读书笔记

红宝书和毛主义在法国曾流行一时,这是简中圈津津乐道的事。

六七十年代的法国社会发生了结构性转变,强调工运的马列主义开始被看作过时的教条。工薪雇员变成社会大多数,富裕社会弥漫着消费主义,削弱了的工人阶级已经不能作为社会革命的源动力。

法国人对中国发生的事情其实并不了解,想象中的中国文化大革命反而方便了左派的政治想象投射。当时法国流行的是“日常生活的革命”,权力的系统性压迫是全方面的,控制、惩罚、纪律和指引无处不在。毛主义的文化革命学说为法国人带来了灵感,文化不再是政治经济的附属品,文化是核心所在,“想象力当权”。

当更多中国的信息传来后,对中国的想象和热情也随之消失,但变革仍在继续。福柯的全景监狱成了现代社会里权力运作的最佳隐喻。人们用非传统的方式察觉到了权力的运作,问题不再被简化成国家镇压或资产阶级压迫,控制和强迫无处不在,反抗也需处处爆发。所有的人,青少年、移民、囚犯、性少数,每一个被压迫的人、每一个处于社会边缘的人,都成了革命关注的目标。斗争的对象和场所是日常又具体的,学校、家庭、专横的家长式权威、非人的专家治理、单一化叙事和教育、性骚扰、歧视和不公。

以上这些重新塑造了现代社会,同时也意味传统左翼的衰落。19世纪无产阶级斗争的图景被粉碎和重构了,争取自由和解放不再借由马列的宏大命题,政治和斗争被民主化了,能激发群体注意力的议题变成以日常生活为中心,人们要争取的是可以被看到、能被听见的权力,民主和解放是可以落实在日常生活中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